中美关系如何破局:中共应汲取毛泽东的一条政治遗产

+

A

-
2018-12-16 19:54:46

1970年代初,中国面临的国际形势进一步恶化。同时与两个超级大国—美国、苏联的对抗,不仅自身国力难以支撑,外部发展环境更是受限。在这种背景下,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寻求突破,与宿敌美国联手。

1972年2月,中国北京,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左一)会见到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图源:VCG)

从毛泽东发表《别了,司徒雷登》开始,中共对美国的态度已昭然于世。待到建政后,毛泽东提出一边倒的外交战略,美国试图拉拢中国,避免中苏两国结盟的目的破产。中美之间似已形同陌路,但还不至剑拔弩张。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国民政府在力量对比占绝对优势,且有大量美援的情况下,败于中共政权,退居台湾。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Truman)对当时国民党的贪污腐化深感不满,宣布台湾和朝鲜半岛不在其东亚防御范围,采取“脱身”策略。这让一度担心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毛泽东放心不少。

但不久后,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美国迅速转变策略。以联合国军名义出兵朝鲜,并派第七舰队到台湾海峡。中美对抗升级。之后,直到1960年代,炮击金门、援越抗美等一系列事件的发生,令中美间龃龉不断,毛泽东认定“美帝国主义是最危险的敌人”。

一般认为,中美关系在1970年代回暖,得益于中苏关系的恶化。尤其1962年4月新疆边民外逃事件(中苏之间为此事展开了长达一年半的外交交涉)、1969年3月珍宝岛事件的发生,使中苏关系由过去的“论战”、“文斗”演变为武装冲突。此时,受毛泽东之命,由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等中共元帅组成的“国际形势研究组”, 提出:苏联对中国的威胁比美国大,应利用美苏之间的矛盾,打开中美两国关系僵持局面。

而当时的美国,正陷于越南战争的泥潭,国内反战之声高涨,与苏联争霸中处于弱势。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上台后,也希望联手中国,制衡苏联,尽快从越战中脱身。

在这一系列因素影响下,毛泽东决定向美国靠拢,实行“联美抗苏”的“一条线”国际战略。

1972年2月,中美双方在上海就《联合公报》达成协议。中美关系发展从此有了共同遵守的准则。同年7月,毛泽东在中南海召集周恩来、姬鹏飞、乔冠华等人,议论国际形势。毛泽东在会上谈到:“我讲过多次,中国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吃的,但现在要吃呢,要用文的,用武的难。”

可见,虽然不再公开反美,毛泽东还是保持高度警惕。

1973年2月,毛泽东会见到访的美国国务卿基辛格。谈到中美贸易问题时,毛泽东说:“你们总统现在又好像要把中国的长城搬到你们美国去(此处”长城“指关税壁垒。)我们两国之间的贸易现在可怜得很喽,要逐步发展。”

1973年6月,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约见中国外交部负责人,面交尼克松致周恩来的信,主要内容是美国拟同苏联签订“防止核战争协定”。

毛泽东看到周恩来的相关报道后,转告周恩来、姬鹏飞、乔冠华,“与资联合常忌斗争”。这实际上是批评外交部在与资本主义联合的时候便忘了还有矛盾和斗争的错误倾向。在周恩来向美方表明中国政府的强硬立场后,毛泽东说:“这才腰杆子硬了”。

当时,中美关系既已开启合作模式,接下来就应该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了。可毛泽东对此似乎并不着急。

1973年11月,毛泽东同再次访华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谈到中美建交问题。他提出只要美国跟台湾断交,中美两国就可能解决外交关系问题。“我想不要一百年。你们如果有需要就办,如果还不行,就推迟下去。”

中共建政后,毛泽东对美国的认识充满曲折和变化。与早期直接对抗不同的是,晚年的毛泽东更加注意从国家安全和利益出发处理中美关系。鉴于毛泽东的中共领袖地位,他的美国观实际就是中共应对美国的指导思想。

这就意味着,随着中美关系的破冰,中共实际已逐步放弃以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区分“亲疏”、“敌友”的“一边倒”外交路线,转而以实际利益为取向的务实的对美政策。

反观如今中美贸易战,既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蓄意挑起,又体现了在中国崛起的当下,中美两个大国必然发生碰撞的大势所趋。

毛泽东当年在内外困局中,顺势而为,搁置革命理想,取现实主义态度,采取灵活却不一味妥协的应对措施,由此筑基中美关系。这或可视为毛泽东一条政治遗产,仍应是当下中共的不移之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