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户”竟成作乱祸首 揭开明代杭州民变真相

+

A

-
2018-12-06 00:13:30

近来,为历史人物翻案的风气相当盛行,例如一统六国的秦始皇,过去常以司马迁《史记》中的观点来评断,虽有“书同文、车同轨",“废封建、行郡县"等功绩,但大众对秦始皇的第一印象多是暴君。不过现代史家透过考古,发现过去被儒生痛批的阿房宫根本没有建成,亦无火烧的痕迹。由此可知,古代帝王可能由于各种因素,被过去的史官冠以负面评价,成为现代人对古代君王的刻板印象,但有散落在各处的民间记载史料,还是多少能还原君王的部分真实。可一般的小老百姓,被贴上负面标签却很难留下只字片语,得到翻案的机会与帝王相比是微乎其微的。

发生于明万历年间的短暂民变,有被历史误解多年无法为自己辩白的小老百姓。图为明神宗万历帝朱翊钧 (图源:VCG)

台湾明史学者蔡惠琴,在台湾辅仁大学历史系第14届文化交流史研讨会中,发表《明末杭州民变中的真实庶民与虚构的图像》一文,为一位可怜被误解上百年的平民百姓─丁仕卿翻案。

明朝万历年间,有场只发生短短三天就被平息的民变。明代官方记录《明实录》载:“乙酉初(明万历十年,公元1582年)杭州兵变……丁仕卿者,上虞(今浙江省绍兴市上虞区)流民也。久蓄奸谋,奋行保甲借建言,号召市民指恨乡官为名,啸聚纳喊折更搂栅门,焚劫乡官宅舍肆行摽掠。"

这场发生在杭州的民变,明朝政府派张佳胤以军队武力镇压,三天就将叛乱平定,官方将此事件定调为杭州游民无赖闹事。明代知名文人、“后七子"之一的王世贞,在事后为友人张佳胤撰写平乱事迹,内容基本与官方态度一致。乍看之下让人认为这是一起无赖“打砸抢”性质的民变,却引起了蔡惠琴的注意,她查找了被认为是这场民变首领丁仕卿的身分后,发现与官方有相悖之处。

在陈善所著的《万历杭州府志》中,丁仕卿的身分并非如其他官方记载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无赖,而是一位为民奔走、关心地方时事并勇于向上建言的生员:“上虞人丁仕卿,寓杭,为东李坊之社教读。见会城之民惫于夫宿,不任,亦投牒当路,谓官夫百七十名,足备拨遣夜巡之役,既户出间架钱以召募总甲火夫,而复差及保甲,俾民财力两敝,请俱罢免。"

这段记录带出了杭州民变的真正原因:杭州百姓不满夜巡差役且被官方双重剥削,丁仕卿为此长期向政府陈情改善,但政府出尔反尔所致。

明初朱元璋设立“总甲火夫”制度,主要负责巡视地方夜间治安,不过有科举功名的士人与在外地的客商拥有特权,免服差役。因此夜巡差役落到一般百姓身上,轮值夜巡均不得休息,于是衍生出“以银代役”的变通方式。嘉靖二十四年(公元1545年),杭州居民提出以房屋面积,分上中下三等征税,此为间架税并用来雇人夜巡。这样的替代方式,不仅让一般需负差役的平民在夜晚可以得到休息,也能让部分无业游民有事做有钱拿,一并解决困扰民众的夜巡和游民问题。

明代杭州倭寇横行,地方政府为此增设保甲。但嘉靖三十四年(公元1555年),保甲除了一般的轮流守备外也要协助地方夜巡,本以为是短暂的权宜之计后来却成为常例,造成民众明明缴交了间架税,却仍然要负担夜巡的情况。当时在杭州任教的丁仕卿屡次上书,希望能够改善杭州百姓的间架税与夜巡工作,从嘉靖三十八年至万历五年(1559年至1577年),丁仕卿花了18年,终于让政府废除杭州百姓的夜巡并立碑做证。

这一切却在万历八年(1580年)生变,杭州又再次让百姓负担夜巡力役。丁仕卿再度出面为民争取权益,但杭州地方官并不采纳,于是他只好远赴千里至北京直接向中央反映,却遭到欺骗,使陈情夜巡一事受阻。《崔鸣吾纪事》有载:“丁窃不平,鸣于官,不从。乃走京师论之,又为显宦所绐(音带,欺骗)。"

且这多征收的间架税为杭州特有地方税,由地方截留、不须上缴中央。杭州官员收了民众上缴的间架税,又要他们夜巡,代表间架税没有雇人夜巡。据蔡惠琴研究,推论这笔钱极有可能被官员及乡绅中饱私囊。

丁仕卿过往陈情,杭州官员并没有暴力相待,这次丁在京师陈情无果回到杭州,却遭到杭州官员逮捕并施以酷刑,让杭州百姓群情激愤,这件事成为杭州民变的导火线。

整起民变与生员丁仕卿有着截然不同的论述,当中展现了明代官员同侪互保、乡绅与地方官勾结,仕绅阶级握有历史话语权,而与宦途无缘的生员和百姓只能任人宰制,成为历史当中沉默的大众。透过史家仔细梳理,才能一见过往无声的庶民样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