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后江泽民首次会晤美国总统 解决了两件大事

+

A

-
2018-12-02 08:36:07

六四事件后,美国在短短一个月内对中国实施了一系列制裁。虽然此后不久,两国间政府交往得以继续。但两国元首会晤一直未能举行,中美两国关系从此经历了四年的低潮期。直到1993年11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美国总统克林顿(William Clinton)在西雅图会面。中美关系迎来转机。

1997年10月,中国领导人江泽民受美国总统克林顿邀请访美(图源:AFP)

克林顿在参选美国总统时,对华态度强硬,称中国政府是屠杀学生的“刽子手”。当时,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美国“给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1998年由美国国会立法把“最惠国待遇”正名为“正常贸易关系”)需要国会每年一审。一些对中国抱有偏见和敌视的议员,利用每年一审的机会,在非经济问题上借题发挥,非难中国。克林顿为迎合国内反华势力,向选民承诺将中国人权问题与最惠国问题挂钩。

1993年1月,克林顿成为美国新总统。中美关系又现波折。先是同年7月发生“银河号事件”,美国怀疑中国的银河号货轮装载化学武器原料运往伊朗,并在公海上对货轮采取军舰跟踪和军用飞机拍照等非常行动。同年9月,美国等西方国家成功阻挠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

尽管摩擦不断,对美国来讲,放弃中国市场绝非明智之举。1993年9月,美国政府正式推出称之为“全面接触”的对华政策,提出“一个强大、稳定、正在现代化和繁荣的中国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希望同中国发展一种全面的关系。克林顿也在找合适机会会晤中国领导人。

当时的中国日子并不好过,邓小平南巡讲话,“谁不改革就下台”的警示,督促中国领导人必须加快发展经济。而底子薄、发展后劲不足的现状决定了中国迫切需要打破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引进外资,扩大对外贸易。

1993年11月,亚太经合组织(英文缩写APEC)领导人首次非正式会议在美国西雅图举行。克林顿借机邀请江泽民赴美参会。江泽民也将此视为改善中美关系的机会。

APEC会议期间,江泽民与克林顿举行了中美首脑自六四事件后的首次会晤。克林顿上台后,改变了之前美国政府无条件延长对华最惠国待遇问题的做法,坚持把人权问题与对华最惠国待遇问题挂钩,这是当时中美关系中的突出问题。

两人见面时,克林顿却“不希望就这一问题再次出现辩论。” 而这显然是江泽民的重要议题。江泽民表达了希望与美国加强经济合作的意愿,希望美国能够采取开放的态度。“中国经济发展对美国和世界都有利,广阔的中国市场具有巨大的潜力,合则两利,斗则两亏,因此,对中国进行遏制,或诉诸经济制裁,实际上也损及美国自身的利益。”

在美国期间,江泽民充分利用机会,与美国各界广泛接触,接受美国记者采访,参观波音公司并到工人家中加做客,争取他们对中美关系发展的支持。

江泽民结束美国之行后,中美就最惠国待遇问题进行谈判,最终克林顿政府在1994年5月宣布人权问题与对华最惠国待遇脱钩。

台湾问题是中国参加APEC会议面临的又一棘手问题。在筹备会议过程中,江泽民力图在APEC会议开始就立好规矩:允许台湾以地区经济体身份参加会议。而在1991年台湾加入APEC时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也对此作了规定。江泽民到西雅图后,在记者招待会上,再次明确“中国台北是作为地区经济体参加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的。”

中国政府也就此问题向美国政府明确提出:作为第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东道主,美国有义务遵守《谅解备忘录》,并在实践中予以体现。

鉴于中国方面的一再督促和坚决态度,美国最终同意台湾只能作为地区经济体,只能派负责经济事务的官员与会。台湾这种参会模式被称为“西雅图模式”。此后,历次召开的APEC会议上,台湾代表与会的有关安排始终沿用这一模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