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应汲取的吏治教训:胥吏被逼算计“中央”

+

A

-
2018-11-28 02:53:29

北京时间11月26日,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中国历史上的吏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到要“拓宽用人视野,打开视野、不拘一格”,“从各个方面选拔专业化人才”。中共的这种用人导向,再次向基层干部明示上升渠道的畅通。中国古代的吏治史,也一再证明基层官吏—胥吏,对政权巩固的重要意义。

曹操,中国东汉末年政治人物。在人才使用上他主张不讲门第、不拘品行、唯才是举(图源:VCG)

庞大的体制内力量

胥吏,指“旧时没有品级的小公务人员”,他们的地位比官低,其对于政权运转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官。在中国古代,他们广泛分布于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衙门,数量庞大。晚清重臣郭嵩焘曾发出“本朝与胥吏共天下”的惊叹。

中国古代的选官制度,无论是察举制、九品中正制、还是科举制,最终进入官僚体制的人数有限。汉代察举制的主要项目是孝廉和茂才,孝廉根据郡国人口多寡,每一到三年才推举一到二人(汉代郡国数在100个左右),可见能成为孝廉的人很少。而被举荐为茂才的数量更少,每年仅20人左右。相较而言,科举取士自隋唐兴起,延至清末,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选官制度。但即使在最兴盛时期的宋朝,也是“进士诸科各以400名为限。”

所以中国古代通过正规途径录取的官员数量与官僚体系的需要不匹配。这就需要大量“辅助人员”进入体制内服务。胥吏由此诞生。

宋朝时,县政府的正式官员最多不过五位,而胥吏甚至可达数百人。唐代有品级的内外官员约有1.8万人,而中央及地方胥吏总人数是35万。可见胥吏在体制内规模庞大。

而胥吏工作的类型更是多种多样。有的从事“执鞭坠镫”“奔走驱使”等后勤服务,有的负责抄写文书、管理档案,有的参与审办案件。相对来讲,从事“技术性工作”的书吏最多,也更重要。

这些人不仅掌握着“上情下达、下情上达”的关节,离开他们信息和命令都无法通畅,而且他们久居权力的要冲,对各种事务拥有广泛的发言权,可以影响甚至左右上级的决策。

尤其在科举时代,士大夫靠诗赋和经学取得官位,缺乏行政管理和司法事务必备的知识储备。待到真正履职时,不得不倚仗胥吏。从而出现了官不离吏的状况。吏治的好坏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政治清明与否,甚至影响到国运。

西汉王莽变法,限制土地买卖,把地主多余土地收归国有,再分配给无地农民。可执行这项政策的胥吏把本应收归国有的土地划归自己名下,借国家变法之际损公肥私,成为暴发户,导致政府信誉扫地。

科举是中国古代一种通过考试来选拔官员的制度,直接催生不论门第、以考试产生的“士大夫”阶层(图源:VCG)

明代首辅张居正认识到吏治对改革成败的关键作用。他有言曰“吏不治则民慢,吏贪则民苦,要治天下当从吏始,不严,何以治之?”所有他以猛治吏。张居正变法十年,新法亦一以贯之推行十年之久,成效卓著。但张居正死后,新法两个月就烟消云散,之前执行变法的胥吏见风使舵,纷纷倒张。

胥吏似乎成为体制内庞大的保守势力,成为阻挡变法改革的既得利益者。“胥吏”一词本身就有被污名化的色彩。然而,这些背后也应关注到胥吏本身的尴尬位置。

尴尬的身份处境

从整个中国古代官场生态考察,胥吏阶层呈逐步发展壮大的态势,甚至到清朝出现了官弱吏强的局面。胥吏长期把持某项事务,对“专业知识”密不外传,常此以往形成了某种宗亲、乡族垄断。外来的官只是“匆匆过客”,多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纵容长期盘踞地方的胥吏们弄权,甚至参与贪赃和分肥。但在身份上胥吏与官始终有着严格的分野。而且对胥吏来讲,其身份转换的大门是关闭的。胥吏无论资格多老、能力多强都不可能熬成官。

《三国志》记载,曹操曾聘北方名士田畴为司空户曹掾,相当于司空府下设的民政局局长,权力相当大。但曹操与田畴长谈后改变了主意,改任田畴为县令。曹操说“田子泰非吾所宜吏者”,意思是像田先生这样的人不能让他屈尊当我的“吏”。县令是“官”,户曹掾是“吏”。所以后者位置再重要,也不及前者。

官逼吏反

这种体制设计上的弊端,使胥吏在中国历史上起到很大负面作用。唐代改革家刘晏曾说:“士有爵禄,则名重于利;吏无荣进,则利重于名。”即指在政治前途上官与吏有天地之别。官有更大的政治追求,因而更重名;吏在政治上没有希望,所以更重利。

不仅如此,吏的合法收入也普遍偏低。据《明会典》规定的各衙门胥吏俸禄标准,在当时仅能勉强维持温饱。

政治上没有前途,待遇普遍偏低,而实际作用又如此重要。胥吏若非个个都是圣人,便只能走“官逼吏反”的道路,不断给政府挖墙脚。当一座大厦的基座被虫蛀,离倒塌也就不远了。中国古代的改朝换代,此为一大因素。

习近平自执政以来,一方面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改革监察制度,加强中央巡视力度;另一方面注重在基层一线和困难艰苦的地方选拔中共年轻干部。这些举措,与中共政治局集体学习“吏治”一起,显示中共正主动汲取中国传统治理资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