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青在法庭上的辩护词: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

+

A

-
2018-11-25 07:15:35

中共开国领袖毛泽东夫人江青,曾任“中央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是文革期间中共重要领导人之一。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华国锋、叶剑英等人发动怀仁堂事变粉碎“四人帮”,江青被列为“四人帮”之首。1980年,中共成立最高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进行公开审判,江青被列为十名主犯之首,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后改判无期徒刑,1984年保外就医。

江青在特别法庭上发表《我的一点看法》为自己辩护(图源:VCG)

1991年江青自杀身亡,终年77岁。日本《文艺春秋》周刊发表了江青的所谓“绝命书”:“毛主席领导人民经过二十多年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取得革命胜利。现在被邓小平、彭真、杨尚昆一伙反革命修正主义吞并了领导权。主席除刘未除邓,后患无穷,国祸民殃。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友来见你了!”由于没有刊出江青手迹,所以这一“绝命书”真伪难以判定──只是那口气有几分像江青。

在法庭辩论时,江青作了近两个小时的辩护《我的一点看法》。江青在辩护发言中说,起诉书“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歪曲、篡改历史,隐瞒捏造事实。你们说了我那么多罪名,没有一件能站得住脚。”

应该说,江青在文革中的罪行是毋庸置疑的,尽管她的辩护词意在自我开脱,但其所透出的事实也是不容忽视的,外界可以从中了解一些文革历史真相。 

江青在辩护词中表示,从文革发动以来,到毛泽东逝世,她“没有什么自己的纲领,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执行捍卫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指示和政策的,是执行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你们逮捕审判我,这是丑化毛泽东主席。审判我就是丑化亿万人民,丑化亿万人民参加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特别法庭确认,“以林彪为首的反革命集团和以江青为首的反革命集团,有共同的犯罪动机和目的,有共谋的犯罪行为,形成了一个反革命联盟。”对此,江青反驳称:“你们的起诉书把林彪这个要杀死我的人,作为我这个所谓集团的成员,怎么能把谋害人的和被谋害的搞在一起?”“我同林彪是有你死我活的斗争的,我和这个卖国贼斗争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毛泽东发动文革,江青参与了策划,在文革时期扮演重要角色(图源:VCG)

江青在辩护词中指出,起诉书罗列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比如说她说过邓小平是汉奸。“汉奸这个罪名要有事实呀,我没有材料说他是汉奸呀。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来呢?没有,我从来就没有说过。就是又造谣嘛。”“不错,我和邓小平之间有斗争,我从来不否认这一点,但是我没有说的话怎么能承认呢?”

针对指控,江青反问:“党中央授予我一定的领导权后,我始终就在这个权力的范围内进行我的工作,这怎么能说我是非法的呢?这样说,你们把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究竟置于何地?你们究竟还承认不承认九大和十大通过的政治报告和党中央的一系列的重要文件和毛泽东同志、周恩来同志的讲话和批示?”

“我所干的这一切,邓小平、华国锋,包括你们现在在台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曾经异口同声地拥护过,参加过,你们又怎样解释你们当年的行为呢?”

“照你们说来,文化大革命十年来,亿万人民群众参加的这场运动中,所有揭发出来的走资派和叛徒、特务以及一切牛鬼蛇神等等,统统都是假的,统统都是冤案、假案、错案,都是我江某人策划的,这可能吗?这岂不把你们的能力和才华都抹杀了吗?我江某人真要有这么大的本事,我怎么会坐到这个被告席上来呢?” 

关于刘少奇案,江青说,“刘少奇的叛徒材料,是他自己三次被捕坐监所写出来的,难道是我编造的吗?他是怎样出狱的,连延安整风的时候,你们现在的中央里的人都提出过怀疑,还有揭发,就是因为证据不够,毛主席没有把这个问题提到桌面上来,而且刘少奇还受到重用。直到这次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小将和革命派揭发出来他们大批这样的问题,才进一步引起了毛泽东主席和党中央的高度重视,这才经过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研究和批准,成立了中央专案组。这个专案组所有的中央领导同志和中央文革小组都参加了,所有的材料都是集体审定和共同研究的,你们仅仅抓住我批准他们拘留了几个人的报告,就断定刘少奇的专案是我江某一个人制造出来的,是不是编造得太离奇了吧?”

江青说:“毛主席早就对我说过,要警惕刘少奇、邓小平、陆定一、杨尚昆以及周扬、田汉、廖沫沙等人的翻案活动,他们肯定是要翻案的,这是一条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这一条预见,由于华国锋这个坏家伙和叛徒的出卖而成为现实。你们暂时地得逞了。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们,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中国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思想熏陶的,人民是经过锻炼的,你们这些修正主义分子,人民将来是不会放过的,我也在这里要告诉你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