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型关大捷:中国抗日首胜的真正意义

+

A

-
2018-11-16 21:52:11

1937年9月25日,初上华北抗日前线的八路军第115师在晋东北内长城平型关东侧、灵丘县西南乔沟一线狭谷公路上,取得了出师抗日的首战大捷,这就是平型关大捷。长久以来,八路军到底打死多少日军一直饱受争议,但此次大捷的意义不止于打死多少日兵。

“平型关大捷”的定义只限定为共产党指导下的八路军115师在小寨村附近对日本军辎重部队进行的伏击作战,而整个平型关战役是太原会战(1937年9月11日至11月8日)中的一场战役,由国军第二战区司令官阎锡山领导,历时一个月(从当年9月3日制定作战计划到10月2日全线撤退)。

在战争发生前,林彪就将目光瞄准了日军战斗力相对最为薄弱的辎重部队,而且对补给线发动作战与古代作战断敌粮道的策略如出一辙。

这是一个典型的口袋之战,不过林彪的运气很好,有两支辎重队进入伏击圈。

进入伏击圈的一支部队是携带大批弹药、衣物、粮食等物资,从灵丘向平型关前线支援的二十一联队辎重部队,第五师团参谋桥本顺正中佐与他们同行。

另一只部队是从平型关返回灵丘的二十一旅团“新庄自动车队”,搭载其他日军部队一部,属于日军第六兵站汽车队,由两个中队组成,搭载部队人数不详,从西向东进入八路军伏击区。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是新庄淳中佐。日军资料中没有记录它的总人数,但部队并没有全部进入埋伏圈,也没有全歼,给林彪造成很大的伤害。

八路军115师战士在平型关伏击日军(图源:新华社)

1/1

平型关大捷主战场的今昔对比照片(图源:新华社)

2/2

1937年9月平型关会战经过要图(图源:新华社)

3/3
上一张下一张

有学者称这两支部队同时进入包围圈,不过据中共党史专家杨奎松考证,日军二十一联队的行李大队及两个大队的行李队从灵丘方向向平型关前来。这些部队虽有少量战斗部队护卫,但战斗力不强,因此115师仅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基本上解决了战斗,并取得了歼灭大部分被围之敌的显著战果。此后,115师又向西南在老爷庙、关沟一带与前来救援的第二十一旅团第三大队日军进行了数小时的战斗,战斗虽然曾一度使日军动摇,并推进到辛庄、东跑池一带,但最终还是形成了对峙。鉴于战斗僵持,平型关正面国民党守军也没有按计划大举出动,故115师于次日凌晨悄悄撤出了战斗。

这场大捷主要歼敌数来自第一场战斗,日军资料中记载了辎重部队覆灭的记载“这里正是粟饭原秀部队的大行李队及山口、中岛两个大队的大小行李队遭到覆灭,宛如地狱图画的悲惨情景。”《大陆舞台上的中日死战》中这样描述:“林彪的部队在通路两侧的山崖上等待埋伏,攻击发起后手榴弹步枪齐发,无武装但多乘马的大行李首先遭到痛击全部溃灭。桥本参谋,高桥少尉等指挥卫队奋力迎战,结果全员战死。”日军对这支部队的记录是“全员战死”,还记录八路军冲下山地,将日军所携带的物资抢夺一空,包括日军战死者的手表,钢笔等都被作为战利品缴获。部分当时未死日军拼命抵抗,遭到八路军的惨杀,有的被和车辆一起烧成黑炭。

按照日方的记载,新庄率领的部队“在八路军伏击圈的西端,遭到预设的伏击,指挥官新庄中佐以下约二百人战死,车辆焚毁”。

同期,日军第四十二联队等三路部队曾全力突击,试图挽救两支日军,但是由于遭到八路军杨成武部独立团等部队的阻击,未能前进,直到第二天才接近关沟阵地。

因为长期无法厘清大行李队的人数及日军资料没有记录自动车队的人数,这场大捷的歼敌人数颇有争议,目前中国学者多采用千人左右的说法。不过各种资料都承认这两支日军部队的最高指挥官都在这次战斗中被击毙,即新庄淳中佐和桥本顺正中佐。

文史作家萨苏指出,中佐属于中高级军官,一下打死两个,如果按日方资料显示日军只投入部队60人,那应该就不是辎重部队,而是贵宾部队了。此外,他指出,日军中“参谋”是非常重要的职务,在指挥主官不在的时候,常常要负责指挥整个部队的作战行动,在军中的地位极高。桥本顺正的履历更显示如果不是死于平型关,此人很可能是日军中的一颗明日之星。在遭到伏击时,桥本的表现也证明他的军事素养相当出色。

而且,歼敌数字只是一方面,平型关大捷的意义在于它是抗日战争中第一次大胜。

当时受蒋介石委派前往山西任第二战区副司令的前湖北省政府主席黄绍在平型关大捷次日正在石家庄。他这样描述了当时中国人对这次胜利的反应:“在石家庄,忽然传来了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的好消息。这是抗战以来第一次打了胜仗!当时石家庄的人民群众,以无比兴奋的情绪庆祝这个胜利,竟然在那种时候放起鞭炮来,几乎把战机的空袭都忘记了。”

中共则将称之为“最好的政治动员”,在大捷后,毛泽东马上给予肯定。1938年5月26日到6月3日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毛泽东在讲演中再次肯定了平型关大捷:“平型关的意义正是一场最好的政治动员。如此伟大的民族革命战争,没有普遍和深入的政治动员,是不能胜利的。抗日以前,没有抗日的政治动员,这是中国的大缺陷,已经输了敌人一着。抗日以后,政治动员也非常之不普遍,更不说深入。人民的大多数,是从敌人的炮火和飞机炸弹那里听到消息的。这也是一种动员,但这是敌人替我们做的,不是我们自己做的。偏远地区听不到炮声的人们,至今还是静悄悄地在那里过活。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

另一方面,八路军在以优势兵力在极为有利地形上对日军辎重部队而非战斗部队进行的伏击战,八路军自身伤亡极大且没有抓到一个俘虏。《寻访平型关大捷的真实细节》一文称,这场胜利终于让林彪认识到:抗日战争是中日两国综合国力、军队实力以及战略策略的较量。平型关大捷在战略上终于让八路军高层认识到毛泽东在战略决策上的伟大。在太原沦陷后,115师奉中央的命令开赴吕梁山,终于开始建立敌后根据地。而平型关的胜利对于敌后根据地的建立,起到了非常直接的支持作用。时任686团组织处股长的欧阳文说:“平型关一战我们八路军、115师一下就打出名气了,战后我们到晋南招兵。我们团的招兵处和国民党的紧挨着,他们那边根本没人去,我们用了一个星期就招了3,000多人。”此后八路军开始逐步取代国民党军队,成为华北战场的主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