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派军参战到以工代兵:中国参加一战的努力

+

A

-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中国最初严守中立,在同年83日就由外交部通告:参战国不得在华领土领海与各国租借地内交战,并请托美国和日本担保这份中立,但美国反应却十分冷淡。至于曾在日俄战争时不顾清朝中立、直接在中国国土上开打的日本,不但不同意袁世凯北京政府的请求,其驻华代办小幡酉吉还向中国外交总长孙宝琦抗议道关系东方平和问题未先与日本商谈,而先商之美国……(日本)帝国政府甚感不满!小幡甚至明目张胆地恐吓中国外交次长曹汝霖采取引美排日行动,其结果将引起严重事态!这种无视中国主权将中国看作附庸国的粗暴言词,将日本的对华野心显露无遗。也正是因为日本企图向中国扩张,故中国任何引入外力、宣告中立甚至参战的尝试,但凡有任何一丝影响日本利益的可能性,日本都坚决不允,而这也是促成日后中国以工代兵参与一战的原因之一。

1914815日,日本以英日同盟为由,要求中国山东胶州湾的德国军队退出并交出租借地。中国眼见表面的中立已被实质破坏,因此希冀自行派军收复胶澳以免遭日本借机夺取。但当北京政府向英国日本通知此意后,却被两国一致反对,日本外相加藤高明反还以中国中立为借口,警告中国切勿靠近战区。无可奈何的北京政府,只能眼睁睁地望着英日联军长驱直入自家前院歼灭德军,将山东纳为己有。

1914年一战期间,日军进攻德国在胶州湾的租借地,夺取中国山东(图源:Getty)

但当英、法、俄等协约国因战事持久导致人力短缺同时发现德国利用中国的中立继续保持经贸往来而获取物资和庚子赔款时,协约国不由得开始考虑邀请中国参战,藉此增加援手与孤立德国。袁世凯在191511月接到协约国的提议后,立刻要求协约国派员与垫款协助改进中国兵工业、不得未经中国同意就签订有关中国的条约、以及勿在上海租界包庇政治犯等措施,希望此改良军队、引入外力压制日本、并防止孙中山等反袁势力受列强庇护,而协约国对此也表示同意。然而,事情并未就此一帆风顺,当日本获知此事后,再度从中作梗,极力反对中国参战。而英、法等国也在几经权衡后,认为冒犯日本的损失比冒犯中国来得大,因此暂时打消了邀请中国参战的计划。

不过中国并未放弃参战的努力,并时时刻刻关注欧洲战事的变化。19174月,美国加入协约国阵营,而英、法等国为了突破胶着的战局,再度审视中国派兵助战的可行性。国务总理段祺瑞也趁机向美国驻华公使芮恩施(Paul Samuel Reinsch1869-1923年)表示中国愿意提供人力,请求美国给予财政援助。法国则在10月与段祺瑞政府达成协议,由中国派遣四万名远征军参战,武器、粮食、马匹、车辆等俱由法国先垫付,法国甚至同意中国可在必要时派出军事代表团驻扎在法国参谋本部,至于中国远征军所需的经费则由美国贷款提供。但最后因美国优先支持欧洲盟国不愿贷款,中法两国均缺乏运输大量华军的船舰,英国又主张应先把现有的运输能量全用来载送美军,故最后中国派兵参战的计划又告落空。

既然派兵参战不可行,那提供华工总不致招来反对吧?早在
1914年,有二总统之称的袁世凯心腹梁士诒,便极力提倡中国该主动参战,如此方能收回利权、参与战后国际秩序的重建、提高国际地位,其并在1915年提出以工代兵计划。梁士诒认为,派遣华工不仅能省下大笔战费,还可赚取各国所给的工资,比起直接派兵的成本来得更低,并避免日本的干涉。不过梁士诒最初的以工代兵版本可非当真派出手无寸铁的工人,其在19156月向英国驻华使馆声称,中国可派出30万名华工并装备10万条步枪,抵达欧洲战场后交由英军指挥,这变相的实际参战因此立刻被英国拒绝。英国驻华公使朱尔典(John Newell Jordan1852-1925年)对此评论道中国新一代政治家致力于中国平等地位及在战后拥有发言权,如果这一目标不能保证,他们是不会同意其同胞驰援欧洲战场的。可见除了顾虑日本的抗议外,英国也知道中国欲藉参战挣脱弱国处境,这对在华享有大量不平等条约特权的英国来说可不妙,故不愿接纳中国的提议。

华工在英国工厂内为协约国加紧生产(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梁士诒没因此气馁,他将武装华工调整为真正的华工后,转向法国推销这份计划。地处欧战西线要冲的法国苦于劳动力不足的窘境,正在大肆招募来自意大利、希腊、西班牙、法属印度支那(今越南与非洲殖民地的工人以填补生产,对华工自然不排斥,故双方一拍即合。19156月中法达成协议,由法国军方派出退役少校陶履德(Georges Truptil)组成招工团赴华招募,另有法华教育会等机构也来华募工,中方则由梁士诒与中国实业银行行长王克敏组织惠民公司承揽接洽,营造民间自办的假象,避开德国与日本指控中国未遵守中立的嫌疑。根据学者徐国琦的估算,约有45万名华工抵达法国,而实际受法国应募的人数则更多,因为在乘船前往欧洲的途中,有不少华工病亡或遭德国潜艇袭击牺牲,自此再也无缘得回家乡。

至于原本拒绝华工的英国,在
1916战局逐渐陷入困境、尤以索姆河战役(Battle of Somme)死伤大量士兵后,不得不改变初衷同意接受华工。19168月,英国告知法国这一决定,并派遣军方代表布恩尼(Thomas J. Bourne)负责此事,前往山东威海卫募工。时任军需大臣Minister of Munitions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估计英国大约募集了10万名华工,而中方的资校则显示有11万人受英国招募。根据法国驻伦敦武官的报告,英国在当时甚至秘密招募藏人,而自清末开始就尝试防范英国渗透进入西藏的中国政府,对此恐怕毫不知情。

除了西线战场外,东线的俄国也招募了为数更多的华工。由于1917年动员入伍的俄国人数高达1,500万,几乎占去该国成年男子的一半,严重影响劳力与生产,故自19158月开始,俄国便颁布允许华工入境的临时条例,接着更派员前往中国东北与新疆公开或私自招募大量华工,尤以后者为最大宗,造成华工的人数、待遇、遣返等详情都难以得知与保障,中国驻俄公使刘镜人为此电请外交部阻止俄国私募,但成效不彰。且俄国比英、法贫弱许多,根本无力按照合同承担华工的薪资,连饮食都难照数发放,如在上聂伯罗夫斯克(Verkhnodniprovsk,位于今乌克兰)林场的2千余名华工,按约每日应享有面粉、白菜、土豆、植物油与糖等供给,但实际上却没拿到土豆与白菜,其余的数量也往往不到一半。再加上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与十月革命后,俄国陷入激烈的内战,不少帝俄时期档案遭毁,苏联又未受邀参与巴黎和会,因此赴俄华工的细节与贡献就未如西线华工般的受重视。根据不同学者的计算,赴俄华工的人数少则20万、多则50万,2002年出版的《黑龙江省志侨务志》更得出6070万的惊人数字!但无论具体人数为何,都远远超过英、法两国招募的总和。

靠着华工的贡献,中国得以战胜国之姿列席1919年巴黎和会(图源:Getty)

华工在前线不仅要担负生产任务,还要协助挖掘战壕、运送伤员、修建铁路等,甚至还有过与德军肉搏战的经历。协约国联军总司令法国元帅福煦(Ferdinand Jean Marie Foch1851-1929年)称赞华工第一流的工人,也是出色士兵的材料。正是有这群华工的牺牲与奉献,才使中国在战后得以跻身战胜国之列,列席巴黎和会,也有足够证据反驳部分国家讥中国参战不力。尽管巴黎和会并未公正处理中国的山东问题,但中国仍参与擘划国际联盟,并获选为国联行政院(Council,又译理事会,类似今日的联合国安理会)第一届非常任理事国之一。接着中国又独自与德国、奥地利签订平等新约,免除对两国的庚子赔款(约占总额的21%),甚至还从德国获得一笔战争赔款,改善了中国的外交处境和国际地位。可惜中国长期因山东问题的挫败和对北洋政府的敌视,未能较公允地评价这段实绩;欧美各国也往往忽略中国曾在一战出力甚多,因此对于中国参与一战的努力,以及华工的贡献,都不容历史忽视,值得世人深深铭记和客观地尊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