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百年:法国终于承认中国对一战的一大贡献

+

A

-
2018-11-12 06:04:16

11月11日,当中国人正沉浸在双十一电商盛宴中时,万里之外的法国巴黎凯旋门前,举行了一场盛大而又别致的仪式,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

凯旋门前的星形广场上,在美籍华裔音乐家马友友悠长的大提琴乐曲声中,一位法国女中学生用中文朗读了一位名叫顾杏卿的中国劳工停战当天写的信。已经逝去了百年的灵魂,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长期被人忽视的一战中国劳工,终于等到了被公开承认的一天。中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并非只是“打酱油”,而是真正为战争的胜利做出过贡献。

  • 1917年8月12日,正在法国滨海布洛涅装卸燕麦的中国劳工。从衣着大致可以看出他们的生存状况与苦力无异(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 1918年6月,法国埃塔普勒附近的劳工营,中国劳工正在表演踩高跷,英军在铁丝网外观看(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战,更是人类历史上最残酷、泯灭人性的战争。堑壕战、拉锯战不断收割着生命,毒气弹、细菌武器百无禁忌,人类工业革命以来的辉煌成果换来的是战场上前所未有的伤亡。1914年第一次马恩河战役英法伤亡26.3万人,1916年有“绞肉机”之称的凡尔登战役英法伤亡40万人到54.2万人,同年的索姆河战役英法伤亡更是达到65.6万人……

当英国、法国等参战国因大量青壮年伤亡,工厂里娘子军不断增加时,纷纷从南非、印度、埃及等殖民地招募劳工,甚至直接调遣由当地人组成的殖民地军队前往欧洲作战。据苏联人口学家鲍里斯·乌拉尼斯(Boris Urlanis)《战争与人口》一书记载,仅到欧洲参战的印度陆军就高达130万。

除了印度、南非、埃及等殖民地,中国也是协约国劳工的重要来源地。当时统治中国的北洋军阀政府认为,派遣劳工是参加一战的好方式,既可以省去派遣军队参战的军费,还可以凭借这一“贡献”在战后谈判中争取一定利益。

最初,由于中国并未与德国宣战,出于不得罪德国的考虑,由时任北洋政府总统袁世凯心腹梁士诒成立惠民公司,以民间公司形式招募中国劳工前往欧洲。1916年5月,梁士诒惠民公司与法国退役少校陶履德签约,计划招募5万中国劳工前往法国。同年,英国战时内阁批准招募中国劳工,并将中国劳工部队正式命名为“中国劳工旅”(Chinese Labour Corps)。

从1916年到1918年战争结束,英法两国在中国共计招募了14万人左右的劳工,以山东人、湖北人为主,还有辽宁、吉林、江苏、湖南、安徽甚至甘肃等省的人。他们经过精挑细选,又在中国进行简单的军事训练后,就通过海路前往法国,执行挖掘战壕、筑路、救护伤员等非战斗性任务,也有部分进入工厂如施耐德公司、雷诺公司等工作。

战后绝大多数中国劳工都被遣返回国,仅有5,000人到7,000人留在了法国并取得了法国国籍,从而形成了巴黎唐人街的前身。战争中约有2,000中国劳工死亡,大多数死于1918年至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2,000座中国劳工墓碑分布在法国北部、比利时约40处公墓中,其中最大的一处位于法国北部海滨城市滨海努瓦耶勒。

一战结束后,英国、法国翻脸无情,中国不仅未能凭借中国劳工这一“贡献”获得一定利益,反而成为被宰割的对象,巴黎和会留给中国人的只有耻辱,弱国不能掌控自己命运的无奈。中国在一战中沦为“打酱油”的角色,中国劳工在欧洲的参战史被选择性遗忘。在英国拥有43,000座一战纪念碑——战马、鸽子、军犬,等等,却没有一座是纪念中国劳工的。

然而,历史终究不会忘记那些曾做出过贡献的人。随着中国影响力不断扩大,一战中国劳工这一被遗忘的群体逐渐重现天日。2008年,比利时几名一战史专家开始发掘整理华工在比利时的史料。2010年,比利时波普林格市举行华工纪念碑和华工青铜像揭幕仪式。2014年7月14日,法国在国庆日举行一战爆发10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应邀出席。次日,李肇星就前往滨海努瓦耶勒市中国劳工墓地凭吊,“在致辞中赞扬中国劳工为欧洲和世界恢复和平做出重要贡献,深情回顾他们的不幸遭遇”。似乎是在以此提醒法国,中国劳工对一战的贡献不容磨灭。

2016年中国劳工抵达欧洲100周年,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刊发特稿予以纪念,然而字里行间透露的仍是西方人对这一历史的无知。2017年一战结束纪念日前夕,英国BBC第4台播出纪录片《英国神秘中国大军》,中国劳工故事第一次登上英国主流电视台。再到本次法国政府宣读中国劳工信件,以这种独特方式承认中国劳工的贡献。

百年历史轮回,换了人间,中国劳工终于获得了应得的荣誉。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