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后邓小平的破局王牌 习近平正效仿

+

A

-
2018-11-08 05:21:44

近日,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提出将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长三角地区在中国经济版图中的重要性更为凸显。上海无疑居于区域核心位置。而上海发展起来的关键则在浦东。浦东的开发正是邓小平在六四事件后应对国内外危机的一张王牌。

1984年6月,邓小平、胡耀邦等在“运筹与健康”老同志桥牌邀请赛上施展技艺(图源:VCG)

浦东位于上海黄浦江之东,与浦西仅一江之隔,但两地发展差距巨大。1292年上海建县,县城位于浦西, 1843年上海开埠,各国陆续设立租界,全部位于浦西。上海市民中曾广泛流传这样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

中共建政后,上海延续了它在中国经济版图中最大工业基地的位置,其工业总产值占全国的三成左右。但自中共决定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中国南方新兴经济特区迅速发展。上海在中国的经济地位受到挑战,其自身发展也面临资金短缺、工业设备老化等诸多问题。

六四事件后,中国面临的内外形势严峻,上海的发展反而迎来转机。

从内部来看,中共党内保守势力抬头,讨伐资本主义化的改革舆论声渐响。一时间,邓小平倡导设立的经济特区被指责为“和平演变的温床”,正在试点的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则被看作是为私有化“潜行”,中国的改革事业面临停滞危机。

在国际方面,这一时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发生政治巨变,共产党相继失去政权,被视为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的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遇严重挫折。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一员,面临不利国际环境。西方发达国家纷纷借六四事件对中国实行制裁,起步不久的中国对外开放进程被多方掣肘,举步维艰。

但邓小平坚持改革开放的决心没有变。1990年,邓小平到上海过春节,对前来拜年的上海市委书记朱镕基讲:“现在国际上担心我们会收,我们就要做几件事情,表明我们改革开放的政策不变,而且要进一步地改革开放。”

邓小平提出,希望上海市的领导能采取一些行动,来体现中国继续推行改革开放政策的决心。邓小平意指浦东开发问题。朱镕基表示,浦东开发建设的报告不理想,不敢报。邓小平回答:“我一向主张胆子要放大,这十年以来,我就是一直在那里要鼓吹开放。要胆子大一点,没什么可怕的,没什么了不起。”这次谈话邓小平不仅明确表示赞成浦东开发,还把“开发浦东”改为“开发开放浦东”。

其实,早在1986年江泽民任上海市长时,就向国务院提交了《上海总体规划方案》,在国务院的批复中正式明确了开发浦东。为此,上海还于1988年5月,组织召开了有100多位国内外专家参加的“开发浦东新区国际研讨会”。

自1987年起,上海两次提出开发浦东,但树大招风的地位和对全局的考虑阻碍着他们的意愿。中央相关政策未出台前,开发浦东一直都停留在构想阶段。

朱镕基到上海工作后,为争取到政策,曾借向国务院副总理姚依林汇报开发浦东工作时,直接提出要求:“依林同志你两年来一次上海,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彻底地解决问题,别再两年来一次了。那时再有问题,用不着你来就行了,那时是来视察,看一看。”

上海的发展关系到中国的全局,万一改革方向把握不准,试水失败,影响极大。所以关系到上海的政策,各方都很慎重。也正因此,在改革的关键时期,邓小平以上海为突破口,打破困局。

1990年2月17日,邓小平回到北京后,对江泽民、李鹏等中共领导人说:“我已经退下来了,但还有一件事要说一下,那就是上海的浦东开发,你们要多关心。” “江泽民同志是从上海来的,他不好说话我本来是不管事的,我现在要说话,上海要开放。”

邓小平讲话的当天下午,国务院总理李鹏即派人给朱镕基打电话,要开发浦东的书面报告。

1990年2月26日,上海向中央提交了《关于开发开放浦东的请示》。一周后,邓小平又找来江泽民、李鹏等人谈话,提及此事:“上海是我们的王牌,把上海搞起来是一条捷径。”不久后,上海提交的开发浦东的请示得到中央批复。

“浦东开发晚了,要是早几年就好了。”邓小平曾向朱镕基表达过自己的惋惜心情。不过,善打桥牌的他也曾如此解释“出牌序”:“为什么我考虑深圳开放?因它对着香港;开放珠海,是因为它对着澳门;开放厦门,因为它对着台湾;开放海南、汕头,因为它们对着东南亚。浦东就不一样了,浦东面对的是太平洋,是欧美,是全世界。”

如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面对国内经济增速下滑、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的双重困局下,将着力点落到长三角地区,这或是借鉴邓小平政治智慧的有力一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