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班禅喇嘛出狱后向习仲勋道歉

+

A

-
2018-11-07 06:31:22

中共领导人习仲勋在中共建政前即与十世班禅喇嘛(简称班禅喇嘛)取得联系,双方私人关系良好。但也因此在中共极左路线盛行时,双双沉冤。

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在拉萨大礼堂举行。达赖喇嘛出任主任委员,班禅喇嘛任第一副主任委员(VCG)

十世班禅喇嘛于1949年8月在中国青海省塔尔寺举行坐床大典,正式成为活佛。不到一个月后,青海即归于中共政权。

中共军队占领青海省会西宁后,班禅喇嘛了解到中共对待藏民和宗教的态度,按照旧有习惯,用糌粑丸打卦,决定与共产党合作,随即派人联系。与班禅喇嘛取得联系的正是担任中共西北局第三书记的习仲勋。

但两人的见面要到1951年4月份。当年,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亲政,中共与西藏地方政府噶厦商定于北京举行谈判,同时邀请十世班禅进京。赴京途中,经过西安,习仲勋作为中共西北局主要负责人,到机场迎接。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班禅喇嘛对习仲勋说:“我们是专程去北京向毛主席致敬的!我要把藏族人民对中央人民政府和毛主席的良好祝愿亲口转达给毛主席。” 班禅喇嘛的爱国热情让习仲勋印象深刻。

见面当天,习仲勋把他接到中共西北局大院自己家中,并把自己的大儿子习富平介绍给班禅喇嘛认识,两人同龄,所以很快聊到了一块。

班禅喇嘛到达北京时,十四世达赖喇嘛派出的谈判代表已先期抵达。这次谈判,双方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班禅喇嘛回藏正是协议内容之一。

1951年12月,班禅喇嘛自青海西宁返西藏前夕,习仲勋赴西宁为他送行。十世班禅喇嘛的前世由于同十三世达赖喇嘛失和,被迫离开西藏。如今,返藏的愿望终于实现,他自然很高兴。在为习仲勋的到来举行的欢迎大会上,班禅喇嘛发表讲话:“我们只有跟着共产党和毛主席走,只有同祖国各兄弟民族紧密地团结起来,我们西藏民族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别的道路是没有的。”。“

习仲勋对班禅喇嘛说:“你回西藏后不要急,要照顾全局,首先要做好藏族内部的团结,这样西藏各方面的工作才有希望。” 

1952年4月,班禅喇嘛抵达拉萨。自那以后到1962年,习仲勋受中央委托,一直负责同班禅喇嘛联系,他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1961年9月,班禅喇嘛前往北京参加国庆活动。其后半年的时间里,他先后到西藏、四川、青海、云南诸省藏区访问考察, 发现中共的人民公社及宗教民族等政策存在的诸多问题,质问当地中共干部为什么不为老百姓说话?还批评中共平叛匪民不分、大批劳动人民被打成土匪;中共在藏区实行的改革毁坏寺院、强迫僧侣还俗,出现饿死人现象。

对此,班禅喇嘛准备向中共中央反映问题,但遭到身边人的劝阻。班禅喇嘛认为自己是为搞好西藏工作,没有私心,于是他力排众议,耗时五个月写成《七万言书》。

一开始,中共认为班禅喇嘛的大部分意见和建议是好的,只是有一些话是过头的。习仲勋作为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受周恩来的委托多次与班禅喇嘛交流。

习仲勋肯定了他敢于直言不讳地提意见的精神,同时劝他不要动气,不要说气话。班禅喇嘛说:“你讲的我接受,你从小看着我长大,从一开始就帮助我,你是代表党的,作为个人又是朋友。你是为我好,我感激,但有些不该说的气话已经说出去了,我今后注意就是了。但我说明,我是真心为党好的。”

经过习仲勋等人同班禅喇嘛反复交换意见,最终形成了中共在西藏工作中纠“左”防急一系列文件。

但随后形势突变,毛泽东在1962年的北戴河会议上提出“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并将《七万言书》定性为“无产阶级敌人的反攻倒算”。

班禅喇嘛和习仲勋,都因此被批判。尤其在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两人处境更艰难。班禅喇嘛被囚秦城监狱,习仲勋再加上受小说《刘志丹》案的影响,被中共定为反党集团成员。从此两人的交往中断。

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班禅喇嘛和习仲勋的冤案终得以平反。班禅喇嘛见到习仲勋时很不安地说:“因为我的《七万言书》,把你给连累了,真对不起。”习仲勋对他说:“这不是谁连累谁的问题,我们都受到了锻炼和考验,增长了见识,党对你是了解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