龃龉60年:达赖喇嘛与中共的恩怨

+

A

-
2018-11-07 06:14:52
1959年3月10日,武装分子在布达拉宫前保卫达赖喇嘛(图源:AFP)

西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日前对媒体表示,一个高僧组成的委员会将决定他的继任者人选。这不是达赖喇嘛第一次对继任人选方式表态,他一直担心中共在其圆寂后会选出新的达赖喇嘛充当“傀儡”,曾发表过转世为蜜蜂、金发女郎、外星人,甚至不转世等等,这些说法无一例外都遭到中共的严厉抨击。其实达赖喇嘛与中共也曾有过甜蜜期,然而由于国际和国内形势的变化,达赖喇嘛最终选择出走印度。

从歌颂毛泽东到出走

达赖喇嘛是转世制,上一代达赖喇嘛去世的时候指示自己的转世方向,喇嘛们依照指示的方向去寻找灵童,把所有的候选人带回拉萨拜佛之后进行金瓶掣签,选出下一代达赖喇嘛。

1938年,拉莫顿珠遴选为十三世达赖喇嘛唯一转世灵童,经国民政府批准后,成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由于西藏由英国人实际控制,美国人也开始插手西藏事务,尚未执政的达赖喇嘛在英国人与美国人的包围中长大,他最喜欢的玩具也由这两个国家送上。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后几次要求与西藏噶厦政府谈判无果后发动军事攻击。随着藏军主力被消灭,达赖喇嘛暂赴西藏南部的亚东避难,同时派出“亲善使团”寻求英美等国的帮助,以实现西藏的独立。不过朝鲜战争的爆发使得美国不愿节外生枝,明确表达“美国牢记中国关于对西藏享有主权的主张,美国政府对这一主张从未提出过怀疑。”但是“如果得到适当发展,还可以考虑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失去英美的支持后,面对解放军约几万人向西藏中部地区继续推进,噶厦政府派出以昌都总管阿沛·阿旺晋美为首的五人代表团前往北京进行和谈。

1951年5月23日,西藏代表团在没有向噶厦汇报的情况下与中央人民政府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10月24日,噶厦以达赖喇嘛的名义致电毛泽东表示同意该协议,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和班禅堪布会议厅也发表声明,指出协议“完全符合中国各族人民,特别是西藏民族人民的利益”,这标志着刚建立一年多的中央人民政府实现了对西藏的实质控制。

由于没有触及他们的利益以及对美国的失望,达赖喇嘛开始拥护中央,北京也对他们也礼遇有加。

1952年末,达赖喇嘛派出以噶伦柳霞·土登塔巴为首的致敬团到北京向毛泽东及其他领导人致敬,受到毛泽东等的接见。柳霞·土登塔巴在广播电台发表对中国新政府的良好印象。1953年,达赖喇嘛当选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1954年,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分别当选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和政协委员会副主席,这是西藏地方政权的执政者在中央政府中担任的最高职务。会议结束后,达赖喇嘛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参观了中国内地的工业建设等情况。1955年,结束国内参观回到拉萨的达赖写了《毛主席颂》,把毛泽东比做太阳,保护藏族人民的慈母,战胜帝国主义的大鹏,称颂毛泽东解放了枷锁,指示了和平的道路,祝愿伟大领袖像世界的火炬永放光芒。

达赖喇嘛与中共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很久,随着朝鲜战争结束,美国再次调整对华政策,时任总统的杜鲁门(Harry S. Truman)对西藏分裂势力都做出了越来越明确的承诺。1954年,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开始通过达赖喇嘛的两个哥哥召募藏族人进行训练,从边境偷运或空投武器,让他们回到西藏在那里制造恐怖和麻烦。

1956年11月,达赖喇嘛接受印度政府邀请,和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前往印度参加佛陀2500年诞辰纪念活动。

当时除西藏以外的藏区开始试办民主改革,开展阶级斗争,影响了西藏的局势。一些留在印度主张独立的前噶厦官员以及达赖的哥哥不断劝说他留在印度,正在印度访问的周恩来在新德里连续3次同他谈话,转达毛泽东暂停民主改革的实践的指示。最终,达赖返回拉萨,但西藏的骚乱在美国的介入下已成不可控制之势。

1959年3月,达赖喇嘛提出去军区看戏之事点燃拉萨叛乱的导火索。9日晚,当时的拉萨市长声称汉人准备把达赖喇嘛劫往北京,要每户市民都必须派人到达赖喇嘛的驻地罗布林卡去保卫达赖喇嘛,阻止他去看戏。10日,中情局支持的“四水六岗”和“卫教军”在拉萨发动袭击,在与西藏军区政治委员谭冠三的信件中,达赖喇嘛声称被反动分子挟持,很难自主自己的行动,但仍愿意说服他们并前往军区寻求保护。

然而,3月16日他却为是否逃走打了卦,神断指示说:“快走、今晚。”26日,达赖喇嘛及其追随者宣布“西藏独立”,成立了“西藏临时政府”,在中情局的协助下,流亡印度。

邓小平定原则

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后,在西藏设立的政府要员也流亡印度达兰萨拉成立了西藏流亡政府,达兰萨拉因此被称为“小拉萨”。

从1950年代晚期到1974年,达赖喇嘛每年获得中情局西藏项目的18万美元资助。这些资金是给他个人的,但是将多数用于西藏流亡政府的活动,资助外交官员游说国际支持。在美国的资助下,达赖喇嘛一直活跃于国际社会,呼吁联合国正视西藏问题,促使联合国大会于1959年、1961年和1965年通过的三项决议,要求中国尊重西藏人权与西藏人民族自决的愿望。

对此,中共始终保持一个原则,即希望争取达赖回国。毛泽东曾在接见班禅时说:“达赖叛逃了,这种事是我们所不希望的。但只要他们回心转意,我们还是欢迎的。”

上世纪70年代末,因为中美建交,当邓小平传递出愿意与达赖喇嘛和解的信息后,他迅速回应。1979年3月,邓小平在北京会见了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表示“根本问题是西藏是否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与不对,要用这个标准来判断”,只要他放弃“西藏独立”的立场,就什么问题都可以谈。1980年,达赖喇嘛的妹妹杰桑佩玛和班禅额尔德尼在北京会面,额尔德尼要杰桑佩玛带口信给达赖喇嘛,“局势正在好转”。

1981年7月27日,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胡耀邦明确提出《关于达赖喇嘛回国的五条方针》,内容包括不再纠缠过去的历史,中共欢迎达赖喇嘛和跟随他的人回来定居,达赖喇嘛定居后的政治待遇和生活待遇不变,“至于西藏,他就不要回去了,西藏的职务就不要兼了”。

中共解决西藏问题的这一方针曾经主导了中共与达赖喇嘛的长达十余年的接触,但是到了80年代中期,达赖喇嘛才提出“中间道路”,既不坚持再搞“西藏独立”的同时也不认同中共的要求,而是在二者之间寻找一个折衷的方案。1988年,他在法国斯特拉斯堡发表宣言,以“西藏历来是独立国家”为前提放弃独立诉求,但要求建立一个约占中国总面积1/4的“大藏区”,并且在政治上高度自治、只能有少量驻军。

“中间道路”在提出后就得到西方国家以及印度的支持,但中共一直反对,认为中间道路实际上要建立不受中国共产党领导、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不执行全国统一的法令和政令、不允许有国家的驻军、限制其他民族进入的“国中之国”。

达赖喇嘛能否回国不是选择而是一种博弈(图源:Reuters)

次年六四事件发生后,中国内部改革遇挫、外部又面临西方社会封锁。这一年的诺贝尔和平奖亦颁给达赖喇嘛,以表彰他“为西藏自由和对非暴力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作出的努力和斗争”。虽然达赖喇嘛国际声望提高,然而与中共的关系也更剑拔弩张,双方在1993年走向破裂。

不过在1997年,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对达赖喇嘛提出了“一个放弃,一个停止,三个承认”的接触商谈原则,愿意重新与达赖就其个人前途进行商谈。2002年,胡锦涛接任中共总书记后,达赖喇嘛态度趋向缓和。2008年7月3日,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在江泽民的基础上对达赖喇嘛提出了“四个不支持”政策立场,即达赖喇嘛要是真的希望在有生之年为国家、为民族、为西藏人民的福祉做有益的事,就应公开、明确承诺并以实际行动不支持干扰破坏奥运会的活动,不支持策划煽动暴力犯罪活动,不支持并切实约束“藏青会”的暴力恐怖活动,不支持一切谋求“西藏独立”、分裂祖国的主张和活动。

在中共重新摆出商谈姿势后,双方重新开始接触。2002年至2008年间,达赖的私人代表已经9次与中国有关部门接触,并曾赴西藏、广东、上海、云南、广西等地参观;2008年拉萨骚乱后,达赖喇嘛代表在北京与时任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杜青林会谈,提出《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其中11个自治权利诉求、13个藏区统合(即大藏区方案)的方案导致矛盾彻底激化;2010年,中共与流亡藏人第二次接触在进行了9次正式会谈和一次非正式会谈后宣告无果而终。

习近平上任后,达赖喇嘛及流亡藏人组织频繁动作,表现出越来越多与中共接触的急切意愿,2017年底更是一度传出“达赖喇嘛要回家”的消息。但中共不可能放弃邓小平时代定下的原则,双方和解的前提取决于达赖喇嘛能否放弃伪装成“中间路线”的藏独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