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中共怎样治好了知识分子的“恐美”症

+

A

-
2018-11-02 08:56:55

自中美贸易战开打以来,中国知识精英阶层尤其是经济学家,大多主张中国应向美国妥协,接受美国提出的条件,从而与中国普通民众之间的裂痕日渐显现,某些媒体也时常刊文嘲笑知识精英关于中美贸易战的言论。

近日,微信公众号“补壹刀”刊文《叛国者,张东荪》,详述朝鲜战争时期轰动中国的“张东荪间谍案”,似乎又是一次对知识阶层“投降”言论的嘲笑。但仔细思量朝鲜战争与现今贸易战下中国知识精英的“投降”言论,在这些言论的背后是他们对美国实力的恐惧,认为中国绝对不可能赢,姑且可以称之为“恐美”症。那么,1950年代中共是如何医治好知识精英阶层的“恐美”症的呢?

中共在朝鲜战场的表现彻底扫除了中国知识分子的亲美、崇美、恐美思想,成功地使知识分子阶层心服口服。图为1951年中国志愿军某部正在举行抗美援朝动员大会(图源:VCG)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正是美国自二战以来最强盛时期。当时美国如何强大,可以通过一组数据来回答。

从1941年至1945年,日本共生产了航母17艘,同一时期美国生产了各型航母147艘。同一时期美国还生产了近30万架飞机、8万辆坦克,超过其他国家的总和。日本汽车生产最高峰为1941年的47,901辆,而美国最高峰的1943年达631,502辆。1945年美国钢铁产量超过八千万吨,占世界钢产量的63.92%。二战中,美国石油产量占世界的70%,工业生产能力长期占世界的一半以上,经济总量占世界的60%。

正是依靠如此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美国在二战中被誉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提供了盟国三分之二的武器装备,并最终成为二战最大赢家,战后建立了以美国为中心的政治经济秩序并延续至今。

面对实力如此强大的对手,任谁都很难不恐惧,更何况当时中国知识精英阶层大多有留学美国的经历,亲身经历了美国实力的强大。当中国在朝鲜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开战时,中国知识精英阶层心怀忧虑是可以理解的。实际上,蒋介石在败退台湾后也将光复大陆的希望寄托于美国与苏联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当中美在朝鲜交手后,国民党深受鼓舞,蒋介石认为这是“反攻大陆的天赐良机”。

从已经解密的档案来看,就算是在中共党内,绝大多数人都不支持出兵朝鲜,最大的原因也在于美国与中国国力差距太大。在中共商讨出兵朝鲜的高层会议上,中国军方代表人物朱德从军事角度表示反对,掌管财经的陈云从经济角度表示反对,毛泽东钦点接替粟裕领军出征的林彪,心中没底干脆以生病为由拒绝出征,只有毛泽东一人真心支持出兵,周恩来、邓小平也只是出于服从附和了毛泽东。当然,在中共的民主集中制下,当中共在毛泽东坚持下做出出兵决策后,中共整个体系立刻无条件服从决策,全面转向支持对朝作战。

在朝鲜战争的同时,对于当时中国知识分子、民主党派亲美、崇美、恐美的问题,中共也进行了大规模的思想改造运动,开动宣传工具进行反美宣传,开展“仇美、鄙美、蔑美”的“三视”教育。加之当时留在大陆的知识分子大多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中共敢于与当时世界头号强国开战,“一扫多年来‘东亚病夫’的晦气”,大长中国人的面子,对中共也是极为佩服的。

不过,真正使知识分子阶层心服口服的,则是中国在朝鲜战场与美国交手不落下风。尽管在很多人看来,中美谁是朝鲜战争的胜利者存在争议,但在当时的中国知识分子阶层看来,中国无疑就是胜利者。

以中国著名哲学家梁漱溟为例,朝鲜战争爆发前,毛泽东曾派人征求梁漱溟对出兵的意见,梁认为中美双方实力悬殊,不赞同出兵。但当他看到中国“在朝鲜杀了美国的威风”,终于感到“中国人扬眉吐气”,“生逢盛世”,由衷地赞扬“一个全国统一稳定的政权竟从阶级斗争中而建立,而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表现,将中国知识分子阶层的亲美、崇美、恐美思想一扫而空,中国民族自信心、凝聚力达到空前的高度,为此后中国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当然这并非没有副作用,作为“天生反对派”的知识分子被驯服后,中国再也听不到反对的声音,日渐封闭,毛泽东的权威逐渐凌驾于全党之上,最终导致文革的爆发。

文革结束后,中国打开国门进行改革开放,当中国知识精英再次见识了欧美之发达,崇美、恐美思想再次产生。那么,这一次中国知识精英的崇美、恐美又该如何去破除呢?如果说,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刷新了中国普通国民的信念,那么此次中美贸易战恐怕就是刷新中国知识精英阶层认知的一次机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