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的萧峰与杨康 两岸夹缝间的身分认同

+

A

-
2018-10-31 06:31:53

以多部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等作品风靡华人世界,武侠小说泰斗金庸(本名查良镛)于当地时间10月30号下午在香港过世,享寿94岁,许多民众、影视明星与政治人物纷纷表达对金庸离世的不舍。

“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读者",金庸的武侠小说,影响了许多世代的华人(图源:VCG)

金庸的武侠小说几乎是好几代华人的共同语言,无论是书中跌宕起伏的故事内容,还是神鬼莫测的精深武功,都吸引无数读者的目光。在课堂上偷偷翻阅金庸武侠小说,是许多人共有的青春回忆。金庸笔下的主角们,无论是杨过、郭靖、令狐冲还是乔峰等人物,都深受许多书迷喜爱。金庸用他的文字架构了一个绚丽的武侠世界,许多读者在这里找到与自己内心共鸣的书中人物。金庸的武侠小说,并不仅单单描述江湖上的自在逍遥、儿女情长,更透过小说人物隐喻华人政治,这也是另一种解读金庸作品的方式。

金庸曾接受《纽约客杂志》(The New Yorker)的专访,承认笔下引人入胜的江湖故事,确实带有现代政治寓言的意涵。在专访过程中,金庸一改过去否认小说是现代政治寓言的态度,竟大方承认《鹿鼎记》中的神龙教,的确暗指中国共产党,也承认其他著作也都有暗指文化大革命部分事件的意思。 

以此来看《天龙八部》三位主角之一的萧峰,他的处境可说是现今在两岸往来交流下的民众缩影。书中萧峰得知自己身世,不是汉人而是契丹人后黯然的离去,虽然被误导但在知晓杀父母仇人的内心纠结,以及误杀爱人阿朱的悲痛,在小说最后耶律洪基欲强迫萧峰派兵攻打大宋,萧峰不从而自尽在雁门关前,令人唏嘘不已。书中处处可以看到萧峰从“丐帮乔帮主”到“大辽南院大王”的身分转变,以及身陷民族认同的挣扎,并试图从中找到一个平衡点。

多数读者学者们以萧峰领导丐帮反抗外族契丹人当中获得的荣誉感来讨论萧峰,或是讨论当时历史背景下的宋朝人是否具有现代民族意识的观念等。但金庸笔下的萧峰自我民族认同的处境,可说是经历过日据时代的台湾人身分认同转变的写照。当时有不少台湾人被強征为日本兵,也有以受到皇民教育自豪的。抗战时有日本人利用台湾人在抗日战争中担任间谍,混淆国民政府军队作战,但也有台湾人自主成立抗日义勇队,迢迢跨过台湾海峡赴陆参与抗战。这一批台湾人经历过时代的巨轮洗礼,现今身分认同错乱、不同的民族认同还在台湾岛上争论不休。

与萧峰完全相反的例子,出现在金庸的《射鵰英雄传》。书中开头便是描述杨铁心与郭啸天结识的过程,以勿忘宋朝“靖康之耻",分别给儿子命名:郭靖与杨康。金国王爷完颜洪烈因贪图杨铁心妻子包惜弱的美貌,设计将她抢作金国王妃,儿子杨康也从小锦衣玉食以金国小王爷完颜康的身分长大。许多读者在看到杨康的亲生父母双双自尽,杨康虽然悲痛父母身亡但却无法接受自己是一个宋人、汉人的事实,多会痛骂认贼作父的杨康,但其实像杨康这样一个心态的人,在现今的前殖民地(如台湾、香港)都看得到。缅怀过去被殖民的时光,甚至以此美化、合理化殖民政府的政策,这是在某部分团体中处处可见的论述。

身为汉人的乔峰与契丹人的萧峰,其实是同一个人,但因为身上流着契丹人的血,而有了不同的评价。萧峰虽然依旧豪气干云、讲义气,但是不再受到丐帮兄弟的认同,因为他不再是汉人,而是契丹人。金国小王爷完颜康与宋朝布衣杨康,皆为同一人,但念念不忘过去的锦衣玉食与荣华富贵,并且唾弃自己身上流着的汉人血统。这样的双面人,都可以在两岸三地见到。

族群认同或民族认同,几乎是过往台湾选举时最喜欢拿来炒作的话题,尤其当候选人的背景是外省第二代。像马英九,不论是竞选台北市长或是选台湾总统,部分政党总是要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表态自己是“台湾人”等。其实两岸民众,不论是艺人明星嫁娶大陆人,或是在台湾的陆配、“新台湾之子”等,每当两岸政治一有动作,就会一再面对被迫表态选边站或是猜忌等问题。

现代社会的我们,在面对族群认同时不会走到像萧峰那样的结局,这或许是最后稍稍能感到庆幸的一件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