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的中央大学与交通大学履历之谜

+

A

-
2018-10-30 06:48:08

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的官方履历说他1947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多年来,他在有关场合也一直以上海交大毕业生为荣,多次莅临上海交大校园视察,还在母校的学报上刊发论文专著。事实上,在上海交通大学就读之前,江泽民曾经在南京中央大学度过了两年多的大学生活。

在中共领导人中,江泽民以多才多艺著称,图为江泽民1998年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在招待会上弹钢琴,用中文演唱哈萨克歌曲(图源:AFP)

从“江博士”到“江大爷”

美国作家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的《他改变了中国——江泽民传》这样记载在中央大学读书时的江泽民。

江泽民是南京中央大学电机系当年录取的8名学生之一。他与该系的其他3名新生合住一个寝室,他是他们中间年龄最小的一个。“但是我们很快发现,他绝对不是我们的‘小弟弟’。”当年的室友童宗海说,“他让我觉得很自在,我感到我能够信任他。”

江泽民学习努力,常常靠自学就领会课堂上所教的内容,随后,便会帮助其他同学理解这些东西。他在做习题时会不停地尝试,直到解出棘手的难题。江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同学们觉得他很风趣,而他也善于交友。尽管他年龄很小,许多人常来向他讨教。童宗海说,“他逐渐成为我们中间的领头人。”

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在沦陷区之南京、上海、北平、天津设立临时大学补习班,管理公办大学。不久,又将南京中央大学之理工科系和医学院的学生送往上海临大。1946年江泽民在上海临大结束后,转入交通大学电机系四年级,次年毕业。

关于江泽民在上海交通大学的经历,2004年《南方周末》文章《江泽民:从书香人家走出的总书记》有过比较详细的介绍。

江泽民不是一个死读书的人,在上海交大,他并没有被全新的环境压抑个性。学习之余,他仍表现出对文艺的强烈偏好,还挤时间看了美国电影《乱世佳人》和《魂断蓝桥》。

1946年,中共在上海设立第一个办事处后仅一个月,江泽民经同学、中共地下党员王嘉猷介绍,秘密加入共产党。那时他刚刚20岁。

1947年初,上海交大师生发动的护校运动,成为中国全国学生反对国民党政府运动的高潮的前奏。运动后,江泽民奉命掩护几位暴露了身份的地下工作者。

由于家学深厚,江泽民爱好十分广博,因此在大学得“江博士”雅号。在毕业纪念册上,同学们留言:博士自幼即聪慧异常,在校成绩,每列前茅,尤长数学,为全级冠,遇友热心诚恳,处事迅速果断,恃相对论,每辩必胜,创三曲线,得博士衔;平昔爱好运动,长单杠,善短跑,近则喜赋词弹曲,俨然“江大爷”矣。

江泽民的语言功底也应是在上海交大打下的。资料显示,他能够运用英文、俄文、罗马尼亚文,还粗通德语和日语。凭其娴熟的英语,江泽民日后留给人们的印象还包括,会见外宾时,他常用外语表达观点,他向美国听众背诵美国总统林肯(Abraham Lincoln)的演讲,他是美国作家马克·吐温(Mark Twain)小说的爱好者,他能熟练背诵《哈姆雷特》中的片段和英国诗人雪莱(Mary Shelley)的《西风颂》诗句。

美国侨报曾经评论:从来没有一位中国元首如此精通外语。江泽民在主政年代里,频频展开大国外交,用英文、俄文、日文熟练地与西方政治家们交谈,鼎力推动新大国政治。

南京大学校史馆展示的江泽民交通大学毕业合影照片和学位照片(图源:VCG)

江泽民公开中大校友身份始末

江泽民出任中共总书记不久,南京大学在整理档案时发现,江泽民1943年至1945年曾在南京大学的前身中央大学就读,并找到了他当年的成绩表和带有照片的借书证。南京大学校方一阵高兴,其校友会赶紧给江泽民发了一封“认亲信”。但令他们大失所望,江迟迟没有回信。

江不回信的奥秘只有历史学家才能回答。原来,他所就读的中央大学是汪精卫政权复办的中央大学,而非抗战时西迁重庆的正宗的中央大学。2000年,谭宓在《北美行》杂志发表的《江泽民大学履历之谜》一文写道:正常说来,江泽民身陷沦陷区,毕业于与南京一江之隔的扬州中学,在几乎没有什么选择余地的情况下,就近进入南京中央大学入学,实在是人之常情。但在高度政治化的中国社会中,在特别强调正统的传统中,在一贯注重“根红苗壮”的共产党文化里,上一个被重庆的中央大学爱国师生讥为“伪中央大学”就变得不是一件光彩的事,甚至可能成为一个政治污点。如果江开承认这一经历,他的政敌可能挖苦说,你江氏为何不能像众多热血青年那样,跋涉千里,从沦陷区来大后方报考正宗的中央大学?而就近上了“伪中央大学”?

谭宓认为,这种说法虽然不会在政治上置江泽民于死地,但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会损害江的权威,要知道那时他刚刚入主中南海,脚跟尚未站稳。虽然今天的中国政治不再像过去那样死揪着某人的小辫子不放,但在某些时候和场合,一些历史小节仍会起到大作用。因此,江的沉默实在是可以理解。

江虽然没有公开认同中大(南大)校友的身份,但他的内心对中央大学的日子还是存怀念之情。1990年代初,江泽民视察南京大学。校方有意把江泽民住过的宿舍楼放在参观路线上。当江泽民走到这里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遥望当年的宿舍,若有所思,显然,他是在怀念半个世纪前难忘的大学岁月。

此时此刻,作为书生的江泽民,心中必然会涌起记忆的浪花,多么亲切的故地重游,多么自豪的衣锦还乡!但作为总书记的江泽民却不得不抑制这份人之常情,拒绝认同母校。江泽民当时的反应多少表明他对自己的权威信心不足。谭宓认为,尽管中共组织部门不可能不知道他在中央大学读书的这段经历,但大众媒体却对此一无所知,因此江泽民可能认为还是谨慎为妙。

1998年,江苏《新华日报》突然发表江泽民的文章《忆厉恩虞同志》,纪念这位当年中央大学中共地下党组织领导人。文中,江泽民提到自己在中央大学电机系读书时,在厉恩虞的领导下,“作为一个积极要求进步的学生”参加南京反鸦片毒品的斗争,以及抗战胜利后到上海交大读书的历史。  

据《江泽民大学履历之谜》一文讲述,南京大学校友会为此兴奋不已,连忙组织江泽民当年的一些老校友座谈讨论。其中一位校友还拿出珍藏多年的同学临别赠言纪念录,其中记载着江泽民的好友对江泽民的“画像”,这首打油诗写得很幽默,逼真地刻画了青年时代江的个性。大体内容是:江氏泽民,扬州才俊;聪明用功,英语最佳;诗琴书画,无所不通,雅号“江博士”。大学时代没有人会预见到江泽民半个世纪后会成为“一国之君”,因此,这些话都是出自同窗好友的真情实感,绝非阿谀奉承之词。看来,江泽民的多方面才能在大学时代就显露出来。

那么,1990年代初,与母校“相见不相识”的江泽民,为何在此时却以发表文章的方式公开自己的中大(南大)校友身份呢?一种可能的解释是江泽民此时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无需再顾忌他人抓小辫子。另一方面,也确实说明江与其他中共领导人不同,比较有人情味,不忘旧谊。而怀念老友不能不提自己在中大的这段经历。只有在这时,作为书生的江泽民与作为政治家的江泽民才统一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