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南巡:“年轻版邓小平”面临的难关

+

A

-
2018-10-29 06:36:33

习近平南下广东视察,被舆论广泛称之为“习近平南巡”。由于时机恰逢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与中美贸易战引发的外交受困之际,令不少人将其与1992年在同样环境下进行的邓小平南巡相提并论。

1992年1月19日,邓小平在家人陪同下到达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深圳(图源:VCG)

习南巡与邓南巡的相似之处

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国遭到西方制裁与抵制,大批外国投资者离开中国,改革开放陷于停顿甚至倒退。国际上,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老朋友”们一个个倒下,“反和平演变”逐渐成为主流舆论,改革开放事业面临半途而废的危机。邓小平就是在这样的国内外政治气氛下南巡的。

当时邓小平已经88岁,他没有任何职务,在孤掌难鸣的情况下,不得不亲自出马,以打破常规的方式南巡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其目的就是要推动中国重新开始改革开放,向市场经济靠拢。

在南巡时,邓小平说了不少重话,比如,“谁要改变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老百姓不答应,谁就会被打倒。”“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左’。”“不搞改革开放只有死路一条!”“谁不改革谁下台!”还制止姓资姓社的争论,点破中国改革中最敏感的禁区市场经济,提出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社会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包括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先进经营方式、管理方法等。

习近平南巡也有改革开放面临挑战的背景,也有相类似的国际政治气氛。不久前,一个名为吴小平、自称“资深金融人士”的人发表文章称: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这篇文章在社交媒体引发恐慌。与此同时,中国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将在一年后卸任。有人解读,这是中国商业环境恶化下马云的明智离场。

在马云离场的同时,中国国有资本被曝开始大规模进入上市民营企业。“贷款难、员工社保问题、企业税收问题,都迫使近年来民营企业不得不接受国有化,这种国有资本介入的形式比以前直接没收私营经济、公私合营更隐蔽。”中国独立学者吴强说,“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包含了民营企业家,也就是所谓的‘先进生产力’,但现在的意识形态完全抛弃了三个代表。”

国际上,今年3年开始爆发的中美贸易战已经持续半年多,至今没有停止迹象。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不久前发表针对中国的檄文式演讲,拉下新冷战铁幕,同时指责中共背离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

2018年10月24日,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深圳参观“大潮起珠江——广东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观看邓小平1992年南巡照片(图源:新华社)

另外,虽然中共一直强调“全面深化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还出台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表,但实施起来却是“雷声大雨点小”,由此导致社会对改革失望。就连中南海智囊吴敬琏,也在撰文讨论如何防止改革“空转”。

有观察家认为,今天中国面临的背景有点像邓小平南巡时一样,这可能是启动真正改革的时机。习近平本人可能也已经意识到外界对他的期待,他在南巡时表示,“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同时还为民营企业打气。“党中央一直重视和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一点没有改变、也不会改变。”

中共十八大后习近平离开北京视察的第一站就是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再到深圳,习近平此次南巡,用他的话说,“就是要向世界宣示中国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中国一定会有让世界刮目相看的新的更大奇迹。”

“年轻版邓小平”面临的难关

当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主导了1992年中共十四大的政治路线,阻止了经济改革的逆转,使经济体制向市场化大步推进,中国经济从此高速发展,社会财富越来越多。可以说,邓小平南巡,扭转了中国的政治走向。从这个角度来看,习近平这次南巡不具有邓小平南巡的效应,也不具有制度突破意义。

此次习南巡,更像是中共领导人到地方的一次常规视察,比如走访贫困户,了解社区公共服务、基层党建、社区管理,考察历史文化街区和大学,听取广东省委省政府工作汇报,对广东提出工作要求等,这些都是中共领导人视察地方时的常见行程。与习近平今年9月底考察东北三省并召开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相差无几。

不过,鉴于中共将在年底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十九届四中全会也很有可能在今后不久召开,习近平南巡时的“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把改革开放不断推向深入”表态,很大可能成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和十九届四中全会的基调,届时,中共会不会出台一些具体的改革开放新政策,这一点倒是值得期待。

2012年,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多维新闻曾经发表《习近平能成“年轻版邓小平”吗?》一文,从对中国面临的严峻挑战和习近平本人的情况分析,认为即将接班的习近平有望成为“年轻版邓小平”。后来,习近平果然展现了“年轻版邓小平”的政治担当和作为,而且成为毛邓之后最有权威的中共领导人。

在邓小平南巡后,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骄人成就,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繁荣背后,则是急剧的体制性腐败与贫富两极分化,社会矛盾日益尖锐,这个难题在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越积越大,至今仍在困扰中国,亟待习近平化解。可以说,这是习近平必须面对、无法避开的难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