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越战争后续:成都秘会越南向中国认错

+

A

-
2018-10-21 07:10:26

1975年越南统一后,越南决定与苏联发展更为亲密的外交关系从而导致了与中国的疏远。高层方面,越南党中央亲华派如长征、武元甲逐渐不再重用,党章中关于毛泽东思想的内容也被删去。而在民间,越南国内的排华事件频频发生,华侨的正常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刚开始时越南在刚刚统一的南方将比较富有的华人排走,后来连北方的华侨也被排走,中越关系开始恶化。此外,在中国南海上中越之间也有领土纠纷,涉及到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1979年2月15日开战前,中国炮兵指挥员和上级领导前往炮阵地检查炮火准备情况(图源:VCG)

在几年持续不断的冲突后,1978年12月7日中共决定对越南诉诸战争。12月8日,中共军委下达战略展开命令,“为了支援柬埔寨人民反对越南侵略扩张的正义斗争,打击越南的反动气焰,牵制越南侵略行动,争取我国边境的和平稳定”,命令广州军区、昆明军区的参战部队及配属部队开始集结准备开战。

从1979年2月17日战争开始打响,到3月16日战争结束。虽然战争仅进行了一个月,对越南方面来说战争的影响是持久的。中国军队在撤退回中国的过程中回收了部分此前援助越南的物资,并对越南的村庄、公路、铁路施行破坏。而两个国家的战争结束后,越南和中国又在中越边境发生了数千次的冲突。

亲近苏联的越共总书记黎笋于1986年7月去世,同年12月,中间温和派的阮文灵在越共六大上当选为越共总书记。阮文灵在上世纪60年代越南抗美战争时期是越共南方局领导成员,曾多次秘密访华。加之一直在黎笋反华活动中保持沉默的“亲华派”人物长征开始重新出山掌权,中越关系开始出现缓和的迹象。

1989年10月,老挝人民革命党总书记兼部长会议主席凯山·丰威汉访华。按照中共的接待计划,将由总理李鹏主持会谈和宴会,总书记江泽民会见和举行便宴。但老挝方面坚持要求会见邓小平,中共最终决定双方进行礼节性简短会见。

孰料在会见中,凯山不仅承认过去十多年来老挝同中国的关系处于不正常状态,是受了“外部的影响”,同时还转达了阮文灵希望中方邀请其访华的愿望,说越南对中国的状况已有了新认识,对中国的态度也有了改变。

对于越南方面的请求,邓小平在请凯山转达他对阮文灵的问候之后说:“我早就认识阮文灵同志,我知道他思维灵活,很有理智,工作很能干,胡志明主席很器重他。我希望他当机立断,把柬埔寨问题一刀斩断。现在我年龄已大,快要退休,我希望在我退休之前或退休后不久,柬埔寨问题能得到解决,中越关系恢复正常,这就了却了我的一件心事。”邓小平特别强调,越南必须从柬埔寨干干净净、彻彻底底地撤出军队。他请凯山将这些意见转告阮文灵。此外,邓小平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阮基石这个人爱搞小动作。”而阮文灵希望得到的访华邀请,邓小平完全没有松口。

1989年,随着越南占领军撤出柬埔寨,阮文灵却得不到中方的访华邀请,更为焦灼。1990年6月5日,在多方努力下,阮文灵在越共中央会客厅会见了中国驻越南大使张德维。阮文灵承认如果没有中国的援助,越南是不可能打败美帝国主义的。随后他说,越南对中国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他始终主张做错了就要改正。这方面的事情请中国同志谅解,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算了。当前更重要的是搞好现在和将来的两国关系,希望可以在退休前同中国最高领导同志见面,进行深入的、兄弟般的交谈,把柬埔寨问题和恢复越中关系问题解决掉。

在阮文灵的表态后,双方开始暗中活动,1990年9月3日,阮文灵总书记和越南其他主要领导人杜梅、范文同等前往成都与江泽民及李鹏秘密会晤。

关于柬埔寨问题,双方着重商谈越南撤军后,柬埔寨的临时权力机构最高委员会的组成即权力分配方案。中方提出该委员会由13名代表组成,除西哈努克任主席外,金边政权出6名代表,抵抗力量方面由民柬(红色高棉)、拉那烈和宋双三派各出2名代表,共6名代表。对中方这一方案,阮文灵表示可以接受;杜梅认为,西哈努克本人也属抵抗力量,这样双方代表的比例为6比7,抵抗力量多了一个席位,估计金边方面接受起来会有困难;范文同则说中方的方案既不公平,也不合理。然而越方最终决定接受这个方案,去向金边方面做说服工作。

在柬埔寨问题解决后,双方领导人一致同意改善双方关系。江泽民还意味深长地引用了清代诗人江永的两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见一笑泯恩仇。”得到肯定答复的阮文灵写了四句诗:“兄弟之交数代传,怨恨顷刻化云烟,再相逢时笑颜开,千载情谊又重建。”

成都会晤一年后,1991年11月,越共中央新任总书记杜梅和新任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访华。两国领导人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关系实现正常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