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两度废立:清王朝最后一任太子的沉浮

+

A

-
2018-10-12 07:26:15

康熙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1676年1月27日),此时的北京天气寒冷,但在黎明时分,满洲诸王、大臣及贵人已经聚于太和殿前宽阔的庭院中,这是皇帝在重大场合接见朝觐者的地方。在亲自检视御座前桌上放置的金印、册宝、御杖后,康熙入座后,钦派使臣宣读建储制敕:“立皇后所生二皇子胤礽为皇太子。故此授命诸大臣随御杖庆礼。”

康熙为平定“三藩之乱”拟御驾亲征,立储君以稳定人心(图源:VCG)

宣读完毕后,钦派使臣到达胤礽和已故皇后居住的景仁宫后,先把册宝、御杖放于宫前铺着黄缎的桌上。由于太子年幼,本十分繁杂的程序有些许损益,授权其乳母抱着他跪在桌前接受册宝,在御杖前行三跪九叩礼,向皇帝谢恩。之后,她抱着太子,跟随手捧册宝的太监退下。皇帝使臣把御杖送到皇帝宫中,向陛下并报庆典完成后,皇帝率满洲诸王大臣到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宫行礼谢恩。

这是清王朝第一次公开立储,尚在襁褓中的嫡长子就这样成为了清帝国的继承者。

康熙立储的举动影响深远,在其一生中,他一直在巩固皇权。满清原是部落联盟,自福临时才开创父死子继的君位继承制。至康熙时,深受汉族大臣熊赐履和王熙的影响,决定采用中原王朝一直推行的嫡长子继承制,以及为他选择了名儒张英、李光地、熊赐履为师;稍长,又特召著名理学家汤斌为詹事府詹事。 

作为康熙殷切期望的继承人,胤礽得到了悉心培养。康熙曾当众讲明自己一天中有两件要事,一是问太皇太后安,另一件即是过问皇太子的学业情况。长成后的胤礽不负众望,精通文韬武略。康熙三十五年二月,康熙北征噶尔丹时,依然让胤礽肩负起监国重任。此次监国,胤礽展露出不俗的治国才能,此后康熙亲征均由太子监国。后来,胤礽随康熙亲征噶尔丹,表现出色,胤礽的侍臣及朝廷大臣对他都有口皆碑。

然而这种不合祖制的立嫡一直遭到挑战,纵使康熙将支持皇长子胤禔的明珠罢官,但这种压力不可避免的传导至胤礽身上。加之康熙是清朝统治者中政治生涯最长命的一位皇帝,胤礽漫长的太子生涯或使其心理压力逐渐增加,胤礽的言行愈发暴虐。

康熙四十七年(公元1708年),康熙带八子巡幸塞外,胤禔等皇子向康熙帝报告了太子的许多不良表现,比如说他暴戾不仁、截留蒙古贡品、放纵属下敲诈勒索等。在巡幸途中,皇十八子胤祄不幸去世,太子却无动于衷。康熙非常恼怒,“更可异者,伊每夜逼近布城,裂缝向内窃视。”

九月初四,康熙帝行至布尔哈苏台驻地,召诸王大臣、侍卫及文武官员等齐集行宫前,宣布废黜太子。

废黜太子一事在康熙心灵上留下了深刻的创伤,使他痛心疾首,“六夕不安寝,召扈从诸臣涕泣言之,诸臣皆呜咽”。回到京城后,他想起“大风环绕驾前”,认为是天象示警,回銮后又分别梦见祖母孝庄皇太后远远默坐,颜色殊不乐,与平日所梦不同;梦见胤礽生母赫舍里皇后飘然而至,垂泪不语。康熙伤心而细致地观察胤礽:“近日行事,与人大有不同,昼多沉睡,夜半方食,饮酒数十巨觥不醉。每对神明,则惊惧不能成礼,遇阴雨雷电,则畏沮不知所措。居处失常,语言颠倒,竟类狂易之疾,似有鬼物凭之者。”

就在康熙为废黜太子而愤懑之时,胤禔认为此乃夺储良机,竟奏请杀掉胤礽,说:“今欲诛胤礽,不必出自皇父之手。”康熙听后惊诧不已,指其杀弟之念:不谙君臣大义,不念父子至情,天理国法,皆所不容。

胤禔见自己夺储无望,向康熙提议立八阿哥胤禩,孰料皇三子胤祉却趁机揭发胤禔与蒙古喇嘛巴汉格隆暗中用镇魇胤礽,阴谋暗害亲兄弟,并有物证“厌胜物十馀事”。其母惠妃绝望,向康熙帝奏称胤禔不孝,请置正法。康熙令革其王爵,终身幽禁。

皇子之间激烈的储位之争让康熙深感厌恶,镇魇之事亦使其相信胤礽性情大变均为巫术之过,在几次召见胤礽发现其“询问前事,竟有全不知者,是其诸恶皆被魇魅而然”后,康熙四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以复立皇太子胤礽为储。

此后,康熙经常召见胤礽,每“召见一次,胸中疏快一次”,但原有的君储矛盾并未解决,很快,太子故态复萌。《清史稿》记载:“五十年十月,上察诸大臣为太子结党会饮,谴责步军统领讬合齐,尚书耿额、齐世武,都统鄂缮、迓图。讬合齐兼坐受户部缺主沈天生贿罪,绞;又以镇国公景熙首告贪婪不法诸事,未决,死于狱,命锉尸焚之。齐世武、耿额亦以得沈天生贿,绞死。鄂缮夺官,幽禁。迓图入辛者库,守安亲王墓。”

康熙痛斥徒胤礽“以言语货财嘱此辈贪得谄媚之人,潜通消息,尤无耻之甚”,于五十一年十月,复废太子,禁锢咸安宫。此后,康熙再也没有立储,清王朝唯一一次立嫡以失败而告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