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珍宝岛事件后 苏联对中国的“核外科手术”计划

+

A

-
2018-10-11 06:16:01

1960年代,中国与苏联的关系持续恶化。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Nikita Khrushchev)下台后,继任者勃列日涅夫(Brezhnev)并无改善与中国关系的意向,相反,双方在1969年就中国黑龙江流域的珍宝岛归属问题爆发了武装冲突,将中苏关系推向战争边缘。

珍宝岛位于中国黑龙江流域,1969年,中国与苏联在这里发生武装冲突(VCG)

珍宝岛事件后,苏联反应强烈。苏联国防部长主张对中国实行核打击,“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另有人提出,有限地对中国进行“核外科手术”,摧毁中国的核设施。

1969年6月和8月,勃列日涅夫一度要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导弹部队,对中国酒泉、西昌的导弹发射基地、罗布泊的核试验基地和北京、长春、鞍山等城市进行核打击;同时还任命苏联战略火箭军副司令为远东军区司令,以加强核打击行动中的指挥力量,命令在远东的战略导弹部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等候发射命令。

后来叛逃到西方的一名苏联克格勃高级官员曾说,当时苏联“甚至可能在30分内空袭并摧毁中国微不足道的核力量”。

面对苏联的核威胁,中国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1969年9月,中国总理周恩来在北京机场与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Alexei  Kosygin)会晤,明确表示“当中国的核基地被苏联摧毁时,中苏将处于战争状态,并将把战争进行到底,即使苏联很顺利地通过突然袭击和先发制人的手段进行了核打击,则苏联也将为未来的千百年造成巨大的政治问题。”

为防止北京真的遭到核轰炸,毛泽东立即向中共中央发出警告:“中央领导同志都集中在北京不好,一颗原子弹会死很多人,应该分散些,一些老同志可以疏散到外地。”

中共元帅聂荣臻建议,城市应以疏散、隐蔽和防护为主,现在应该马上行动起来,让这些城市迅速挖掘防空掩体,同时在全民中广泛进行防止光幅射、核污染和应急练习。

中共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中共领导人沿中国京广铁路沿线全部疏散,只留周恩来和一个副总参谋长在北京西郊玉泉山坐镇指挥。接着,毛泽东便率先离开北京,前往武汉。朱德、李富春到广东从化县,陈毅到石家庄,叶剑英到长沙,聂荣臻到开封,有病的刘少奇插着鼻管躺在担架上被送到开封,邓小平、陈云、王震到江西,陶铸到合肥等,都实行重点保护。

中国在中共 “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方针指导下,各大中城市掀起了一场“深挖洞、广积粮”的群众运动,很快进入了“要准备打仗”的战备状态。

但在当时国际格局下,苏联对中国动武,不得不考虑美国的态度。1969年8月,勃列日涅夫给苏联驻美国大使下达密令:“为了我国和美国共同的战略利益,我军大本营准备对中国的重要军事目标进行一次外科手术式的打击,解除中国的核武器,请你秘密地征询一下美国当政者的意见,最好能和尼克松(Richard Nixon)总统或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博士个别面谈。我们只攻击军事目标,不会伤及无辜生命,而且我们释放的当量会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不会造成地球大气污染,也不会对地球的生态平衡有很大的破坏。”

美国当时最大的威胁来自苏联而不是中国,苏联对中国的核攻击将会危及到美国的全球利益。为此,要制止苏联的核攻击并让中国及时了解苏联核攻击的企图,美国决定通过媒体散布有关消息。1969年8月28日,美国《华盛顿明星报》报道了苏联准备对中国进行外科手术式核打击的计划。

一时国际舆论哗然,苏联陷于被动。某种程度上,当时美国的反对态度,遏制了苏联对中国发动核战争的冲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