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湘桂大溃败:一场国民党的政治灾难

+

A

-
2018-10-11 06:56:25

1943年夏秋之际,美军在太平洋战场反攻,日军呈节节败退之势,面对如此不利的形势,日本担心本土与南方的海上运输被切断,认为有必要在中国拥有稳固的立足点,以利进行长期战争,为实现这一目的,应打通大陆交通线。1944年1月初,日本军方制定《指导一号作战的基本方针》,其战略目的可以概括为:歼灭中国的空军基地,阻止其空袭日本本土;打通粤汉、湘桂以及京汉铁路南部,实现与南方地区的铁路联络;给予国民党主力军以重大打击,粉碎国民政府继续作战的企图。日本将一号作战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为京汉作战,中方称为豫中会战,后一阶段为湘桂作战,中方称为长衡会战及桂柳会战。

史迪威希望得到中国战场完全指挥权,与蒋介石长期不合(图源:Getty)

随后,日军大本营开始为“一号作战”作准备,此时日军在中国内地战场25个师团12个混成旅团,总兵力不足65万人(已有几个师团调往太平洋战场)。4月17日,日本中国派遣军“一号作战”启动,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和东久迩宫稔彦王亲自指挥,中国掌控全局的指挥是蒋介石、白崇禧。双方经过几次会战,日方最多时兵力达40万,中方兵力最多时达130万。战至11月28日,日军南方军第21师一部从越南突入中国,向广西绥渌(今属扶绥)进攻,与南下日军会师。中国东北直至越南河内的大陆交通线被日本侵略者打通,战役以日军完胜结束。此战日军伤亡约7万人,国军损兵60余万人。丢弃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贵州等省的大部或一部,国土20余万平方公里。丢掉城市146座,失去空军基地7个,飞机场36个,沦陷人口6,000万。

这是中国抗日战争中最大的一次军事失败。国民政府的统治区域被日军的南北通道切成两半,将国民党统治区东西分割开来;国军丧失空军基地7个,机场36个。国民政府丢掉了年产粮1.2亿石的重要粮区,损失了厂矿总数的三分之一,在失去四分之一的工厂的同时,政府的财政收入来源亦随之锐减。

但这些对蒋介石政府都不是最糟糕的,国军与共产党军队的鲜明对比才是一场真正的政治灾难。

参与豫湘桂大战的国民党中央军以及国民党地方实力派军队中许多将领是在7年抗战中久经沙场的战将,有不少人在抗战初期还有过不俗的表现。如参加过台儿庄大战和武汉会战的汤恩伯,参加过淞沪会战、指挥过武汉会战、发明过抗战期间著名的“天炉战法”的薛岳,国民党元老、主张坚决抗战的张发奎以及抗战初期颇有战绩的桂系军阀将领等。只是除了在湖南的激烈抵抗外,国军制造继抗战初期上海、南京失陷以来正面战场上的第二次大溃退。如第一战区副司令、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统领40万大军却被5万日军追击,创造37日丢38城的纪录;再如广西作战中,日军在中美空军的不断袭击之下居然能以每天30公里的速度向前推进,不仅占领了广西,还打到了贵州独山。

这种不称职和腐败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几达半年之久,而溃退“部队里面军纪的败坏,可以说到了极点!在撤退的时候,若干部队的官兵到处骚扰,甚至于奸淫掳掠,弄得民不聊生!”致使蒋介石在战役后哀叹,“我们的军队沿途被民众包围袭击,而且缴械!”极具讽刺的是,在国军被袭的同时,居然有民众为日军运输物资。

国民政府面临的困境不仅如此,由于日军抽调各地精锐致使华北地区空虚,中共军队及根据地的压力减轻,中共着手反击。5月11日开始,中共中央向华中局、北方局发出《关于敌进攻河南情况下的工作方针的指示》,要求向沦陷区进军,在河南地区组织抗日游击队建立根据地。7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向河南敌后进军的部署命令。在华北大扫荡中蛰伏已久的八路军趁机对日军展开了声势浩大的1944年局部大反攻,中共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华南纵队各部,在华北、华中、华南敌后对日、伪军普遍发起了局部反攻,主要是攻击敌占城镇,拔除日、伪军在解放区周围的据点,大量消灭日、伪军,恢复并扩大解放区。

就在国军千里溃退之时,中共连克70余座城市,至1945年春共产党领导的解放区已发展到19个,总面积约95万平方公里,占中国国土面积的近十分之一;解放区人口超过9,500万,占当时中国总人口近四分之一。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发展到近100万之众,另有民兵220万。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指出,到1945年抗日战争临近胜利的时候,中国共产党的地位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此前按其实力它基本上还是属于一个地方性的割据政权和武装,尚不能和国民党分庭抗礼。但豫湘桂大战之后,共产党及其领导的军队和解放区已经完全超越了民国时期大大小小的地方“诸侯”,共产党所控制的区域已经遍及大半个中国,控制的地域和人口与国民党中央政府实际控制的区域与人口已经可以匹敌。简言之,到1945年共产党已经迅速地成长为一个具备问鼎中原、争雄天下能力的政治集团。

更为关键的是,国共的不同表现使美国人的态度悄然改变。

国军的溃退遭到国内外舆论对中国军队的指责,英美舆论指责国民党以数十万部队监视中共,以至影响对日作战。另一方面,美国对以蒋介石政府的观感。6月,美国总统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派副总统华莱士(Henry A. Wallace)赴重庆面见蒋介石,要求他改变消极抗战和反共政策。7月中旬,罗斯福更致电蒋介石,谓豫湘战事颇减低中国信誉,拟令驻华美军司令史迪威(Joseph Stilwell)直接指挥中国全部军队(包括中共军队)作战。

蒋介石对此深感耻辱和刺激。7月21日,蒋对出席整军会议的军委会各部会主官痛心疾首地说:“自从这次中原会战与长沙会战失败以来,我们国家的地位,军队的荣誉,尤其是我们一般高级军官的荣誉,可以说扫地以尽。外国人已经不把我们军队当作一个军队,不把我们军人当作一个军人!这种精神上的耻辱,较之于日寇占我们的国土,以武力来打击我们,凌辱我们,还要难受!”

然而就在次日,美军观察组悄然降落延安,以了解中共,评估中国的政治格局与形势。显然,美国政界及民间对国民政府的印象已转趋不信任,1945年1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甚至建议罗斯福要求苏联在它能力范围内尽早参加进攻日本,以减轻美国的负担。2月,罗斯福在雅尔塔会议中使这个建议成为了现实——以中国的外蒙古为代价,换取了苏联出兵的承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