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协定签订始末:毛泽东与蒋介石面对面交锋

+

A

-
2018-10-10 05:52:49

1945年10月10日,中国国民党代表与中国共产党代表在重庆签署《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这就是中国当代史上著名的《双十协定》。虽然协定并未解决具体问题,但作为国共双方继续谈判的意向书,为久经战乱的中国带来了和平的希望。

1945年,中国重庆,蒋介石(左一)和毛泽东合影(图源:VCG)

1945年8月,中国抗日战争即将取得胜利之际,国共第二次合作也注定走到了终点。失去了日本这个共同敌人,中国国内的和平能否实现,则完全取决于当时的两大政治势力—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

若从1937年中国抗战全面爆发、国共合作抗日进入实质操作阶段算起,中共经过八年的抗战锤炼,已不再是在国民党大军围剿下不得不“战略转移”的疲弱之师,从“平型关捷”到“百团大战”,中共的实力和影响力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已不可阻挡得发展壮大。

从蒋介石日记的相关记载和国民党在抗战时期制定的容共、防共政策看,尤其在皖南事变中,国民党对中共武装力量所持的强硬立场,无不折射出国民党在抵御日本侵略之时,对中共力量壮大的忧虑。可以说在整个抗战期间,国民党对中共的警惕一直存在。坚持抗日却“力有不逮”,有意灭共,却“义所不容”,由此造成抗战胜利后,国共矛盾骤然凸显的局面。

从当时双方力量对比分析,国名党仍占据绝对优势。但久战思和,无论从国际环境还是国内民意看,贸然发动内战极易陷入“失道寡助”境地。况且当时国民党军队主要部署在中国的西南、西北地区,军队的东调也需要时间。在抗战胜利初期,蒋介石不得不考虑与中共谈判的问题。

于是在1945年8月14日、20日、23日,蒋介石连续三次电邀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到重庆“和谈”,“共商国是”。毛泽东后来回忆说,自己当时并不想去,因为斯大林执意要求,最后还是去了。

蒋介石对毛泽东的到来也感到意外。他之前得到的情报都确定毛泽东不会到重庆,美国大使赫尔利(Patrick Hurley)的专机只会接到中共领导人周恩来、王若飞等。

针对毛泽东的到来,蒋介石拟定三条“待客之道”:一是“拘留、审判”,借毛泽东到重庆谈判机会,把他扣下来,然后用法律审判。二是“授勋”。抗战胜利了,蒋介石决定给毛泽东授一枚抗战胜利的勋章。第三,“礼送”,派飞机彬彬有礼把毛泽东送回延安。此外,国民党中统局还拟定了以“蒋总统要经常咨询国事”为借口扣留毛泽东于重庆的计划。

而在谈判过程中,毛泽东得到中共南方局的情报:到非让步不可的时候,蒋介石准备让毛泽东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

国民党的这些预案当然要视谈判情况作出选择。但重庆谈判进行得并不顺利,双方在军队国家化问题上分歧明显:国民党要求中共将军队纳入国民政府领导下的国民革命军统一指挥,而中共则表示只有在真正建立民主政府后才能交出军队。此外,国民党不承认中共控制的解放区政权的合法地位。

1945年9月29日,正当谈判陷入僵局时,蒋介石在日记中罗列中共11条“罪状”,准备扣押和审判毛泽东。但第二天,他又改变主意,在日记中写道:“断定其人决无成事之可能,而亦不足妨碍我统一之事业,任其变动,终不能跳出此掌一握之中。”

当时,毛泽东也承认打不过国民党。他对蒋介石说:“现在打,我实打不过你,但我可以对日敌之办法对你,你占点线,我占面,以乡村包围城市。”

经过43天的时间,国共双方于1945年10月10日签署《双十协定》。虽没有取得国共两党预期中的理想结果,但某种程度上缓和了1945年末由国共矛盾凸显引起的中国国内紧张气氛。

"礼送"毛泽东后,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毛泽东这个人阴阳怪气、绵里藏针,不好对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