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联合国名义出兵:中国海军迄今最后一次实战

+

A

-
2018-10-03 07:25:33

近几年来,中国南海屡屡成为国际热点,尤其是南沙群岛。作为中国最南的领土,在1988年以前中国在南沙没有立锥之地,1987年前中国海军甚至没有组织过大型战斗舰艇编队巡航南海宣示主权。

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第14次会议通过的“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南沙观测站列属中国名下,给了中国光明正大插足南沙的良机。当然,国际关系从来都是用实力来说话,关键时刻还是需要拳头发言。

中国海军集中南海舰队、东海舰队两大舰队主力,以有史以来最“豪华”阵容亮相南沙,进行了中国海军最后一次也是迄今规模最大的一次实战,当然也是中国海军自建军以来第一次告别“小艇打大舰”的悲壮,在实力上占据绝对优势的海战。

一战功成,战后中国强势进驻南沙——永暑礁、华阳礁、东门礁、美济礁、渚碧礁、赤瓜礁,中国在南沙终于有了立足之地,这才有了今天的“鬼斧神工。可以说,没有1988年以联合国名义进驻南沙,今天的南沙形势会是何等模样,可能中国会永远失去南沙。

位于中国青岛海军博物馆的曾参与南沙海战的531鹰潭舰。令人遗憾的是,另一艘功勋舰——502南充舰,原本已经由青岛海军博物馆收藏,2012年却因种种原因被拆解(图源:VCG)

以联合国名义进驻南沙

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第14次会议在法国巴黎召开。相对于联合国大会、安理会、经社理事会等会议,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并不起眼,各国大多派出级别不高的技术官员参加,而中国却出人意料地由国家海洋局局长严宏谟亲自率团参会。在许多人看来,尽管中国是学会的执行理事国,也没有必要如此大动干戈,放在现代恐怕会给严宏谟扣上一顶公款出国旅游的帽子。

不过,严宏谟却有必须出席的必要。这次会议将商讨“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在200个观测站中列入中国主权范围内的有5个,其中3个沿海站、1个西沙站已建成,最后一个南沙站需新建。此时西沙已经全部由中国控制,南沙中国一个立足点都没有,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占据了大量岛礁,以联合国的名义进驻南沙获取立足点,可谓天赐良机。

此时菲律宾代表团团长担任本届海委会主席,越南、马来西亚等国也派代表团出席,中国是抱着打硬仗的准备参加大会的。出人意料的是,方案表决时全票通过,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国并未提出异议。

严宏谟回国后,在向中国国务院汇报的同时,还第一时间与时任海军司令员的刘华清会面。这一消息令刘华清异常欣喜,作为一位老海军,自1982年就任海军司令员以来就对南沙予以关注,派遣海军舰只定时巡航南沙,测量水文。在详细查清了越南、菲律宾等国抢占南沙岛礁后,还曾向中央军委建议“去南沙礁滩建高脚屋,立足占领,表明我在南沙的存在”。1986年初,在部署年度战备训练计划时,就明确要求南海舰队将工作重心转移到海上去,积极做好维护南沙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军事斗争准备。

此时的中国海军尤其是南海舰队,已非吴下阿蒙,1974年西沙海战时小艇打大舰的无奈与悲壮再也不会出现。1960年代广州黄埔造船厂建造的四艘火炮护卫舰东川、下关、南充、开源,在70年代就因小问题不断除南充舰外未能参加西沙海战,此时经过修理,老当益壮。70年代研制的053H型导弹护卫舰14艘全部服役,其中4艘归南海舰队;其改进型053H1级导弹护卫舰10艘,至海战前已有9艘服役;70年代研制的051级导弹驱逐舰至战前也有17艘服役,中国对南海沿岸各国在海军力量上具有了压倒性优势。

作为南沙作战主力的两型导弹护卫舰,标准排水量在1,400吨左右,不但配有两座100毫米双管主炮、4座37毫米双管舰炮,还配有两座双联装上游-1反舰导弹,射程90公里。为了更加保险,东海舰队还奉命派舰艇编队南下支援。

当然,南海问题从来不是简单的中国与周边各国的问题,众多域外大国介入其中。冷战时期,在南海东西两端,越南金兰湾、菲律宾苏比克湾分别驻扎着苏联与美国舰队。万幸的是,此时中国与美国正处于蜜月期,而苏联国内矛盾重重自顾不暇,对中国进驻南沙双方最多也就是口头谴责心头默许。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联合国海平面观测计划就为中国提供了这场东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