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党报缅怀江泽民亲信黄菊:党和人民永远怀念他

+

A

-
2018-09-28 09:38:44

北京时间9月28日,在中共政治局前常委黄菊80周年冥诞当天,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在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纪念黄菊。文章称黄菊“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贡献了全部智慧和力量。党和人民永远怀念他。”

1995年5月17日,江泽民在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黄菊陪同下视察上海浦东(图源:新华社)

黄菊是浙江嘉善人,生于上海。清华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后长期在上海工业企业工作。1983年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兼市工业工作党委书记,开始从政。在江泽民担任上海市市长,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书记期间,黄菊先后任上海市委秘书长、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等职,成为江泽民的亲信。

江泽民出任中共总书记之后,黄菊先后从朱镕基、吴邦国手中接过上海市市长、上海市委书记职务。2002年中共十六大,江泽民卸任总书记职务,黄菊晋升为中共政治局常委,次年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负责国务院常务工作。

《人民日报》文章称,黄菊常自谦“天赋不高”,唯有“以勤补拙”“笨鸟先飞”。他很少过周末和节假日,几乎每天都要工作到深夜,经常因用眼疲劳导致头痛,却从不在人前声张。文章披露,2006年,黄菊因病住院,先后动了两次手术。“他一边治疗,一边带病坚持工作,直至生命最后一息。”

2007年6月黄菊病逝,享年69岁。他是中共废除终身制以后第一位死于任上的政治局常委。当时,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全国政协联合发布的讣告称,黄菊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讣告并没有说黄菊得的是什么病,而海外媒体广泛报道说,黄菊患胰腺癌。

黄菊病逝三天后,已经退休的江泽民和胡锦涛等现任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员、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以及已经退休的政治局常委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李岚清等人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黄菊,可谓极尽哀荣。

黄菊任上海市委书记时,陈良宇任上海市委副书记。在黄菊患病期间,陈良宇落马。当时外界盛传黄菊有可能涉陈良宇案,或将面临整肃。在上海滩官场集体贪污案、腐败案、社保案等闹得沸沸扬扬之际,黄菊去世,有人说他“死得其时”,不管有无问题,是否比陈良宇更严重,都不会再追究了。

2016年4月,他的机要秘书马弘在上海《新民晚报》撰文称,2005年12月,黄菊赴上海参加洋山港开港庆典,回北京不久突然病重住院。 “我当时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在上海时他还对我说,(2004年)到格尔木青藏铁路建设工地慰问干部职工时,在海拔3,800米的工地上他走到工人们当中,和工人们握手说话,并没感到有什么高原反应,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很是满意。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1992年2月,上海市长黄菊向邓小平汇报上海浦东开发区建设情况(图源:VCG)

值得一提的是,黄菊曾于2006年10月返回上海接受治疗四个多月。2016年6月5日,前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在《新民晚报》撰文披露,那段时间,黄菊病情相对稳定,虽然感到疲惫衰弱,时有隐痛,但他仍不断操心工作,多次在上海西郊宾馆接待中外来宾,甚至往返北京参加会议。

刘云耕透露,在整个医疗过程中,黄菊夫人余慧文研读了很多有关医药书籍,先后参加了很多次会诊,上网查阅国内外相关资料,平时居然可以与医生们专业对话,探讨治疗方案。“我觉得她已经是这方面的半个专家了。”但刘云耕没有说,余慧文是不是医生出身。

黄菊生前最后一次在官方媒体公开露面是2007年3月出席全国“两会”。他参加了全国人大开幕会与上海代表团讨论。马弘在文章中写道,这年2月下旬他去医院看望黄菊。黄菊说,全国“两会”要开了,手头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还要到会上与大家见见面,打声招呼,也算是告别。

2007年5月31日,刘云耕去北京协和医院探望黄菊。当时黄菊已呈昏睡状,余慧文等人陪伴在旁,一脸愁容。医疗专家组说病情极其不好。6月1日,黄菊病情急剧恶化,入夜,生理机能已只能靠机器维持。约子夜1时,前来作最后探望的多位中央高层领导已先后离去,刘云耕匆匆赶回病房守候。2时零3分,医院正式宣布黄菊逝世。余慧文悲痛欲绝,大家相继劝慰。而就在一周前,余慧文已在北京协和医院的病理解剖志愿书上签字,遵照黄菊遗愿,遗体献给医学事业。

刘云耕说,黄菊去世后,护士很专业地对遗体进行了保护性护理,覆盖上白床单,放上鲜花,又手脚麻利地把病房内的抢救器具、医疗药品一一撤出。大家向黄菊遗体默哀鞠躬,每人献上一支黄花。凌晨3时,遗体被推离病房。

2015年,遵循黄菊“本是布衣身,回归布衣群”的遗愿,余慧文请求中共批准,将黄菊骨灰从北京八宝山迁回他工作了40年的上海安葬。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