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一谍”戏剧性落网真相

+

A

-
2018-09-23 02:58:25

2014年12月28日,原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暨南大学教授曾昭科同志遗体在广州火化。在悼念名单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赫然排在首位,中组部、统战部等一系列部门也不同形式的表达了悼念。曾昭科是谁?为何享有如此殊荣?

政治部隶属于MI5,主要任务是收集内地情报,并严密防范中共及国民党在港间谍活动。1995年,政治部解散后部分业务转移到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图源:AFP)

如果对上个世纪中国内地与港英政府在香港激烈的政治、经济、情报斗争有所了解的话,“曾昭科事件”是一件绕不过去的重大事件。

被港媒形容为James Bond的曾昭科,又名曾约翰,出身跟中、英都有非常深厚的关系。曾氏出身满洲旗人,其父曾希颖为广州“南园新五子”之一,来港定居后,将两子安排进入九龙华仁书院。中学毕业后曾昭科到了日本早稻田大学读书,后来转到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念经济。他在大学里接触了一位左倾的讲师,认识了社会主义,熟读由德文翻译过来日文《资本论》。

曾昭科在日本大学毕业后返港,即加入警队,可说是平步青云,先后服务于交通部、政治部、侦探部,他也是第一批被派往英国苏格兰场(Scotlandyard)接受特种训练的华人警官。当年英国着名特务机关——MI5(英国军情五处)的局长曾从英国来港访问及训练,曾氏亦接受了为期一星期的训练。精通英、日、粤及普通话的曾昭科,因为枪法好被选中当前港督葛量洪(Alexander Grantham)的随身保镖。曾昭科短短11年间已升至助理警司,是当时职级最高的华人警官。如果没有意外,曾昭科可说是前途无量,而他的暴露在香港媒体笔下也极富戏剧性。

1961年10月1日,正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节,港英方面在深圳罗湖关闸做出常规戒备。当天下午,几名行色匆匆的旅客从大陆返回。负责收集“游客传闻”的港英方面值班人员,因为还没完成任务,就从这批旅客中随意拦住一名男子打探情况。这名男子行踪正常,唯有右腿打上石膏。在盘问中,港英特工并无发现异常,但发现该男子离开时走路一如常人,丝毫没有受伤迹象,于是发觉不对,将其追回,带到“小黑屋”中继续盘问。

在拘留、搜身、和审问期间,先发现他身怀巨款,于是再作仔细检查,在拆开男子足部所缠纱布时,终发现一片微型底片,大小仅如火柴头,内容为情报工作指示及对过去行动的检讨。由于涉及中共特务资料,港英政府将案件交由专门负责反间谍及搜集情报的政治部,经过一番逼供后,这名男子终于供出,与他在香港方面接头的,正是时任警察训练学校副校长的曾昭科。为避免打草惊蛇,政治部速战速决,动用窃听、跟踪等手段人赃并获,仅五天后就把曾昭科擒拿归案。但是受到职务等级的限制,曾昭科并没有向中方提供关于政治部的核心资讯。即便如此,这消息轰动港英政府高层,时人将事件称为“香港第一谍案”。

当时港英政府是以“递解外国人出境条例”将曾昭科拘禁。根据前政治部人员罗亚在《政治部回忆录》一书中所述,一般罪犯只能拘留48小时,但援引以上的条例,就可将曾昭科当成“非一般罪犯”,禁锢一段无上限的时间。曾昭科初时被扣留在警署,其后转解漆咸道集中营。看管他的全是MI5英籍警官,华警不得接近。

最终,出于中共方面的压力,在58天后,曾昭科在未经审讯的情况下被港英政府递解出境,经罗湖返回中国内地,虽遭遇挫折,但仍是英雄般归来。一般情况下,国家情报机关对内部潜伏人员的处分都非常严厉,而政治部却仅仅将曾昭科遣返广东,并未进行审判治罪。港英当局从来没有订立有关间谍或者颠覆政府的刑事条例,实际上就是为了避免失去处理问题时的灵活性。

港英政府为了掩饰尴尬,对外放风称,此事或因“一位名媛施展美人计,让他堕入谍网,为中共所招揽,负责搜集高度秘密的情报”。

曾昭科返回大陆后定居广州,获中共优待。曾昭科于1978年复办的暨南大学担任外语系教授、系主任、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董事会名誉主席,曾先后获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全国人大代表,1984年获广东省六届人大增选为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副主任,至2001年离任。2014年12月18日逝世,终年91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