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事件后邓小平这样应对美国制裁

+

A

-
2018-09-14 06:49:34

近日,美国主动邀请中国进行新一轮贸易谈判,似有为中美贸易战降温之意。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随后表示美方没有达成协议的压力。美国对中国这种又打又拉的手腕,自中美建交以来,就已常用。1989年六四事件发生后,中美之间既斗又和的关系显得更为复杂,中国当时的应对策略或可为今日借鉴。

2018年8月23日,中国财政部长刘昆接受路透社采访。他重申,如果美国继续开僻关税战场,中国会持续反击自卫(图源:Reuters)

1989年6月,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H.W. Bush)就中国发生的“六四”事件发表声明,敦促中国政府“以非暴力的方式处理当前的局势”。不久,美国即宣布三项对中国的制裁措施,包括暂停中美间武器出口和军事领导人互访,重新研究中国留美学生延长逗留时间的请求等。

在此之前,1989年3月,中国刚刚平息发生在西藏拉萨的骚乱。当时,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中国西藏问题的决议案,要求美国行政当局和国际组织插手中国西藏事务。

“六四”事件发生后,美国一些参议员和国会议员,打电话到白宫,要求布什断绝与中国的关系,对中国实行最严厉的制裁。美国参众两院分别通过制裁中国的修正案。

美国政府在国内舆论和国会压力下,对华制裁加码:停止与中国高层互访,停止对华高技术出口,阻扰国际金融机构对华贷款等。

在美国的带动下,西方国家纷纷制裁中国。1989年7月,在巴黎举行的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宣布对中国实行制裁,终止对华高层政治接触,延缓世界银行贷款。

一时间,中国外交局势面临严峻挑战,中美关系更是降到双方建交以来的最低点。

就在此时,即1989年下半年,东欧各国和苏联相继开始出现动荡局面,随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形势的变化给中共执政的中国造成新的压力。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政治预言家断言:下一步将是中国的变化,20世纪内社会主义将在世界消失。

在这种国际背景和对形势的预判下,美国试图以压促变,对中国实施所谓制裁和遏制策略。

中国前外交部长钱其琛在他的回忆录《外交十记》记载,在他担任中国外长十年期间,中国外交所经历的最艰难的时期,莫过于1980年代末到1990年代初的那段时间。那时,国际风云突变,西方各国政府纷纷宣布制裁中国,各种政治势力出于各种目的,也在世界上掀起了阵阵反华浪潮。

中共领导人邓小平曾经回忆,当他听到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决定制裁中国时,他马上联想到1900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历史。七国中,除了加拿大外,其它六国再加上沙俄和奥地利就是当年组织联军的八个国家。八国当年攻入中国的首都北京城,逼迫清王朝签订《辛丑条约》。条约签订日期为阳历9月7日,在中国被认为是“九七国耻”。

可见,西方国家的制裁对邓小平刺激很大。他要求其他中共领导人稳住阵角,沉着应付,维护不信邪、不怕鬼的形象。他说:我们绝不能示弱。你越怕,越示弱,人家劲头就越大。并不因为你软了人家就对你好一些,反倒是你软了人家看不起你。我们怕什么?战争我们并不怕。世界上最不怕孤立、最不怕封锁、最不怕制裁的就是中国。

1989年7月,在中美双方绝对保密的情况下,美国总统特使斯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访华。会见前,邓小平对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等说:“今天只谈原则,不谈具体问题。制裁措施我们不在意,吓不倒我们。”

钱其琛担心不久举行的七国首脑会议会加大对中国制裁。邓小平说:“不要说七国,七十国也没有用。”

同时他也表示:中美关系要搞好,但不能怕,怕是没有用的。中国人应该有中国人的气概和志气。

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邓小平当着斯考克罗夫的面,批评布什对天安门事件的处理:“美国卷得太深了”,希望美国不要“火上浇油”。

1989年9月,邓小平会见日本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伊东正义。针对巴黎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对中国处理“动乱”的指责,邓小平指出:那是不符合事实的,是根据谣言做出的,中国不能接受。

1989年10月,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斡旋中美关系。邓小平请他转告布什,中美关系发展,美国应该采取主动。因为美国是强国,中国是弱国、受害国。哪怕拖一百年,中国人也不会乞求取消制裁。中国任何一个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都会垮台。

1989年12月,布什以向中国通报美苏首脑会谈的情况为理由,公开派遣特使斯考克罗夫特访问北京。尽管面临国内的指责和批评,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布什还是采取措施主动与中国和解。

1990年11月,联合国安理会就授权美国发动海湾战争的决议进行表决,中国投了弃权票。布什在白宫会见钱其琛,感谢中国在海湾问题上同美国的合作,两国关系逐步走出低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