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之死 九一三事件带给中国青年的启蒙

+

A

-
2018-09-14 06:44:21

文化大革命时期,“祝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祝林副主席永远健康”等口号琅琅上口,甚至1969年中共九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章》也称:“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然而,1971年9月13日,林彪出逃身亡(林彪事件,又称九一三事件),震惊了全社会,更是对当时的青年一代影响深远。

1967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18周年,毛泽东、林彪在天安门城楼上(图源:VCG)

林彪在中共军事史上的杰出贡献,如于抗日战争率115师参加平型关战斗,特别是在国共内战时期,指挥领导东北野战军(后称第四野战军)参加三大战役中的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并继续南下攻占鄂、湘、赣、粤、桂五省,从东北一路攻向海南岛,纵贯中国南北四千公里,歼灭国军与土匪300余万,功勋卓著。1955年9月27日,由国家主席毛泽东主持的授元帅军衔和勋章典礼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举行,林彪被授予元帅军衔,跻身“十大元帅”之一,位次排在朱德、彭德怀之后,刘伯承之前,座次第三,也是“十大元帅”中最年轻获此殊荣者(时年48岁)。

中共建政之后,毛泽东几次选择自己的接班人,如刘少奇、邓小平,但到了文革期间一一被打倒、下放。到了中共九大召开时,毛已届75岁,便选上了62岁、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林彪作为接班人,并在党章中明文记载,获得了刘、邓都未曾有的待遇。而林彪昔日四野的部属黄永胜(解放军总参谋长,上将)、吴法宪(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空军司令员,中将)、李作鹏(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海军第一政委,中将)、邱会作(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总后勤部部长,中将),包括妻子叶群(中央军委办事组成员、林彪办公室主任,上校),五人一起成为中央政治局委员,进入中共高层决策圈,黄、吴、李、邱四人更有林彪的“四大金刚”之称。

然而,就在林彪及其势力不断扩大之时,1970年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集团与江青集团发生冲突,毛泽东撰写《我的一点意见》痛批陈伯达,吴法宪等人也受到批判,称为“批陈整风”,实则剑指林彪,会后更派人参加中央军委办事组,欲打破黄永胜等林彪集团把持军委办事组的局面。由于毛对林彪的不满与敲打越来越多,为了巩固权势,林彪之子林立果组成名为“联合舰队”的小组,谋画武装政变以抢班夺权,于是便有《“571工程”纪要》(571为武装起义的谐音)的诞生。

1971年9月,林立果等人预谋在江苏无锡硕放站附近的铁路桥,安放炸弹炸毁毛泽东的专列。正在南方视察的毛泽东,察觉到林立果一系列的可疑行为,改变既定行程,并于9月12日返抵北京。眼看事迹即将败露,林立果于9月12日乘专机至北戴河,与林彪、叶群密谋南逃,但因周恩来下令追查,林彪决定改为连夜北逃,最终飞机于9月13日在蒙古人民共和国温都尔汗附近坠毁,林彪、叶群、林立果等机上人员全部身亡,是为“九一三事件”。

苏联发表林彪乘坐的256专机坠机照片( 图源:开放杂志)

原定的接班人叛逃身亡,9月18日,中共中央先是向党内高级干部发出《关于林彪叛国出逃的通知》,随后在11月中旬《“571工程”纪要》作为《中共中央关于印发反革命政变纲领〈“517工程”纪要〉的通知》下发到基层单位、传达到一般群众,1972年的《人民日报》更是全文刊登了《“571工程”纪要》,这也是中共首次在全中国人民面前揭露现实政策的弊端,并指明了党内政治斗争的丑陋与险恶。

尽管当时并非所有人都有翻天覆地的思想翻转,例如重庆市革委会副主任、江陵机器厂工人李木森就称,在“九一三事件”后对毛泽东还是相当崇拜,一点都没因为这一事件产生信仰危机,也未因此对文革产生什么疑问。但李木森也承认,许多人对文革改变了看法,对毛也不再迷信的事实。

据学者印红标的研究,当时有不少青年在看到《“571工程”纪要》后,感觉《纪要》说出了他们所不敢说的实话,产生共鸣,并激活了深藏于内心的思想勇气。例如广州青年工人刘国凯,他意识到了当时中共党内领导并非铁板一块,再次出现党内反对派的变革并非没有可能。

“九一三事件”后林彪倒台,成为冲破思想牢笼的突破口。广州大字报《李一哲》(由青年李正天、陈一阳、王希哲与中年干部郭鸿志联合属名所写)猛烈批判林彪体系封建性的“新礼教的原则”,逐渐脱离对毛泽东无限崇拜的思想禁锢、找回独立思考的能力。

此外,“李一哲”主张人民对国家与社会的管理权,人民对中共和国家各级领导人的监督权,故特别强调维护人民群众的思想言论自由。其次,“李一哲”认为,在人民内部应该允许政治上的反对意见与反对派,在法律的约束下公开存在。印红标认为,“李一哲”高举着“社会主义民主法治”的旗帜,不仅是挑战当时流行的“革命民主观”,也初步扬弃了文革“大民主”观,是其最重要的思想贡献。

距今47年前的“九一三事件”,不仅造成了文革后期中共党内的权力洗牌,也开启了1980年代中国社会各界思想解放的契机,即使现在看来它的论述并不完整、逻辑也不够严谨,但也不失为珍贵的星星之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