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两山轮战战区大毒瘤 3000军警清剿文山回镇

+

A

-
2018-09-14 07:47:30

平远镇又名平远街镇,位于中国云南省文山壮族自治州砚山县西北部,国道323线、G80广昆高速穿镇而过,是通往广西、越南的交通要地,文山州的西大门。境内居住着汉、壮、苗、彝、回等10余个民族,少数民族占总人口的近四分之三,是文山州主要的回族聚居地。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毒品暴利的刺激下,当地俨然成了法外之地,家家藏匿枪,户户经营毒品,成为中国枪支、毒品的集散地之一。盗窃、抢劫、杀人等恶性犯罪事件屡屡发生,甚至连当地中国驻军14集团军都被劫,直到1992年中国政府调集三千军警才铲除了这颗毒瘤。

1991年,中国云南昆明抓捕毒贩现场。右二警察配备的即是79式冲锋枪,该枪曾大量配备中国军警,其射速过快的缺点在清缴平远毒贩中使中国武警吃尽苦头(图源:VCG)

法外之地

云南是中国少数民族数量最多的省份,也是最晚划入中国版图的省份之一,直到元朝才由蒙古人将其纳入中国版图,并设立云南行省管理。但在行省以下,实际是通过授予少数民族首领官职实现管理,明清两代在西南地区大规模的“改土归流”,也未根本改变这种基层少数民族自治状态。

一旦政府影响到少数民族利益,他们往往团结起来对抗。当地苗族、壮族、瑶族、彝族等少数民族中,又以回族为最厉害,最具动员能力。动辄集中数百甚至上千人闹事,老少男女齐上阵,上至七老八十下至稚子小儿,甚至妇女也上阵。

1949年中共建政后,在民族自治政策下,这一状况改变不大。地方以村为单位,仍然是少数民族自治,村长清一色都是非汉族人。这些村子生活方式和古代没什么不同,国家的变更对他们影响不大。很多政府政令只停留在县城,根本传不到农村。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平远镇成为一块法外之地。1970年代,当地曾发生回族与瑶族大规模的械斗,出动军队才平息。由于当时回民还没有武器,镇上警察也较多,必要时还能调动军队,此时地方政府尚能控制局势,但随着中越战争的开打,一切发生了变化。

1979年中越边境战争爆发,此后又是长达十余年的两山轮战,文山州被划为战区,军队忙于作战,地方政府忙于支援战争,行政管理职能松懈了,平远镇尤其是农村几乎成为无政府状态。更为重要的是,平原镇地处交通要道,通过偷窃、抢劫军用物资,当地回民掌握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几乎家家有枪。1992年清剿时,中国警方估计当地武器足以装备一个野战步兵营。

枪支在平远镇的泛滥,又加剧了当地治安的恶化。1979年9月21日,平远镇心田村几个人在镇政府门口,围着几名镇领导吵闹谩骂,由上级警局下派平远镇派出所的民警余全毕上前劝阻反被殴打。余全毕被打后忍无可忍,拔枪朝天鸣枪示警。谁料想,这些回民早就横行霸道惯了,毒贩马礼三竟猛扑余全毕,企图抢夺枪支。争夺中,手枪走火击中马礼三大腿,这下可捅了“马蜂窝”。

随后,600多回民被煽动围攻镇政府,再次殴打余全毕。当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时,余全毕已经被打得晕死过去,血流满地。由于,警察人少,回民势大,赶到的民警不敢硬碰硬,只得将余全毕偷偷运到派出所隐藏起来,并劝阻闹事的回民以息事宁人。然而,已经被煽动起来的回民怎听得进去劝阻,又冲进派出所打砸,将余全毕乱棍乱刀打死。

事后,经法医鉴定,余全毕全身刀伤、棍伤数百处,几乎是体无完肤。余全毕被打死后,暴民们仍不满足,扬言:“如果敢为余全毕开追悼会,我们就拿枪把参加追悼会的人扫光!”迫于暴民淫威,直到1992年清剿前当地政府都没敢为余全毕办追悼会。

光天化日之下,冲进派出所打死警察,却不了了之,套用一句中国反腐影视作品中常用的台词——“这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吗?”

政法委书记惨死激怒高层

据资料披露,从1979年开始,平原镇恶性犯罪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高达130起。云南省公安部门甚至在平远镇上了设立了中国绝无仅有的镇公安局也无济于事。

到1990年代,当地已经形成数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武装贩毒集团,将境外的毒品、枪支以及从战区收购的枪支贩往内地,成为毒品、枪支的集散地,中国公安部门在25个省市都发现了以平远为源头的毒品、枪支。

犯罪集团还通过收买控制了部分基层政权,并渗透于宗教组织中,致使贩毒贩枪活动恶性发展。一时间,平远成了无法无天的独立王国,法外之地。人们不必办户口和身份证,不执行计划生育政策,种地不交粮,经商不纳税,买汽车不挂牌。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盗窃、抢劫、杀人屡屡发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