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笔抗日 日据台画家笔下的台湾本色

+

A

-
2018-09-12 04:51:03

台湾的近代艺术发展起原自日本殖民统治时期,迄今已有百年的历史。当地时间9月9日,台湾台北市立美术馆举办“重返1920:台湾摩登文化的追寻”系列论坛,邀请台湾大学艺术所助理教授邱函妮,与民众一同欣赏日据时代台湾绘画中的文化风情与生活群像画作。

陈植棋,《真人庙》,油彩・画布,1930年(图源:漫游艺术史网站)

1915至1937年是日本政府在台进行“内地延长主义"的时期,台湾特色如何在日本殖民统治下发展,邱函妮从众多台湾艺术家的绘画中挑选出符合1920年代台湾新文化运动的主题,并以大稻埕(今台北市大同区)为主从中介绍当时日本在台实施的文化统治。

日本在台殖民带来了不同于过去中国水墨画法的西洋式绘画技法,也改变过去清代时以地方仕绅为主的文艺活动,因台湾画家在日本展览会中大放异彩、崭露头角,因此在1927年,日本在台设置了“台湾美术展览会”(台展),直到1936年停办。在第三届台展中,日画家松林桂月提出了希望入选的作品中可以含有台湾乡土文化,开启了台湾艺术家描绘台湾风景乡土的开端。但这是日本在台殖民统治当中“台日融合”政策的一环,展现在台殖民的成果,利用文化创造出台湾人的“台日共同体”意识。不过台湾艺术家也利用这点,也凝聚了部分台湾人的集体意识。

当时台湾知名艺术家如陈澄波、郭雪湖,他们的绘画作品不仅透过画笔将当时的台湾风景、生活一一描绘,作品精神都带有民族主义,并也投入到林献堂主导的台湾议会设置请愿活动中。但是碍于演讲的时间有限,演讲者邱函妮只能从中挑选一位画家的作品向观众介绍,那就是陈植棋的《真人庙》。

陈植棋,和上面列举的画家相比,是一位很少台湾人知道、认识的画家。陈植棋是台北汐止人,出生于1906年。就读于台北师范学校(今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在1924年就读期间因为学潮被校方退学。讲者邱函妮并没有去探讨陈是因何事遭到退学,经仔细查考后发现,陈植棋与台湾抗日义勇队的李友邦同样出生于1906年,同样在台北师范学校就读,也同年被退学,应是夜袭日本警察派出所而遭到退学。陈植棋在被退学后借住蒋渭水开办的大安医院,受到蒋渭水创办的台湾文化协会资助,并得到日籍教师石川钦一郎鼓励前往日本学画,在1929年成立赤岛社,将全台的艺术家都集结起来。可惜于1931年因过劳而英年早逝,得年25岁,留下的画作并不多,却多次入围台展,是位相当被看好的艺术界新星。

他在1930年所画的《真人庙》入选第四届台展,当时的日本评论家N生(永山义孝)看到这幅画作出以下评论:“靠手创造的作品是陈植棋的《真人庙》。陈氏今年也入选帝展帝国美术院展览(帝展),他的技巧已相当成熟,《真人庙》也获得特选,但是我们看这幅画时到底能感受到什么精神性的内涵吗?"

真人庙,为瞿公真人庙的简称,位于大稻埕,其庙宇建设曾受过板桥林家资助,为台湾巡抚刘铭传率湘军驻守台湾时所带来,主祀神明是南明忠臣瞿式耜。可惜真人庙毁于1999年的921大地震,如今重建的真人庙已非当年陈植棋所绘的外观。这座庙,不是一间香火鼎盛的庙宇,亦非台湾常见的闽南汉人所带来的信仰。一位文献记载稀少,不为后世所熟知的画家,为何画了一座不具知名度、信众不多的寺庙作为画中主角呢?

邱函妮翻查众多文献史料,发现蒋渭水成立的台湾民众党本部就在这座真人庙旁,这也解惑了为何陈植棋会选择这座庙当作绘画的主题。或许当年陈植棋与蒋渭水的台湾文化协会、台湾民众党有密切往来;有可能,当年前往东京的台湾议会设置请愿活动中,就有陈植棋的身影;也许,真人庙成为当年的台湾民众党党员集会结社的暗号,大稻埕成为反日本殖民的重要基地。这一切虽然至今仍未发现确切的文献记载,但从陈植棋与台湾文化协会密切的互动,以上推测不无可能。

透过邱函妮的介绍,可以看到当时的台湾艺术家透过艺术来建设属于自身、有别于日本的台湾文化,凝聚民族意识。而美术绘画也是陈植棋能为台湾新文化、文化抗日中能贡献自己能力的场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