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时代的中非关系

+

A

-
2018-09-03 07:08:24

今年9月3日至4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召开。中非合作论坛作为中国与非洲的交流沟通机制已走过18个春秋。在这期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非贸易额也在2017年达到1,700亿美元,是美国与非洲贸易规模的4倍。中非关系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既是双方国家利益的需要,也离不开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对非友好政策打下的基础。

1971年 10月25日, 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通过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问题”的提案(图源:Getty)

中国援助非洲

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Julius Kambarage Nyerere)首次访问中国。之前,为修建一条连接坦桑尼亚与赞比亚的铁路,他曾向世界银行和苏联寻求帮助,先后遭到拒绝。这次访华,他向中国政府提出了同样的请求。毛泽东说:“我们可以不修铁路也要帮助你们修建这条铁路。”1967年6月,赞比亚总统卡翁达(Kenneth David Kaunda)访问中国,向毛泽东表示要报答中国的帮助。毛泽东说,先独立的国家有义务帮助后独立的国家。

为此,数万中国工程师和铁路工人组成的筑路大军奔赴非洲。1976年7月耗时近6年的坦赞铁路完工,全长1,860.5公里,是迄今中国最大的援外成套项目之一。中国政府为此提供无息贷款9.88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中国当时GDP的5%),共发运各种设备材料近100万吨,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近5万人次,有65名中国工人为此牺牲。当时西方对中国援建坦赞铁路感到震惊,称“这将是西方国家在非洲遇到的最强烈的外交挑战”。

据《五十年国事纪要》书中提供的统计数据,从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对非援助总计达77亿元人民币之多。

卡翁达后来曾多次访问中国,首先称赞中国是非洲的“全天候朋友”。

除了援建非洲的基础设施,中国还不遗余力援助非洲各国的独立运动。这种援助不限于道义声援、武器提供等,还包括斗争策略等作战思想层面。

1958年,阿尔及利亚人民解放军已拥有10多万军队,控制全国2/3国土面积。中国继一些阿拉伯国家后第一个承认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毛泽东曾坦率的向访问中国的阿临时政府代表团表示,我们是站在你们一边,不站在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一边的,我们不怕戴高乐生气。法国曾试探中国可否在支援阿尔及利亚问题上作些让步,被中国拒绝。直到阿尔及利亚独立后,中法才建立外交关系。

1956年,埃及总统纳赛尔(Gamal Abdel Nasser)为收复苏伊士运河与英、法两国发生冲突,毛泽东提出关于埃及反侵略战争的军事部署和战略方针的建议,由周恩来转达给埃及政府。1960年代至1970年代上半期,为支持莫桑比克独立战争,中国曾派军事专家为莫桑比克培训近万名自由战士。据非洲统一组织解放委员会公布的统计数字,1971年至1972年,非洲解放运动自非洲以外获得的武器援助,中国占75%。

除了各个层面的援助外,中共由弱变强,在中国成功建政的历史,也鼓舞着非洲各个国家的革命者,尤其被中共立为指导思想的毛泽东思想,对当时正进行独立运动的非洲各国的影响几乎无处不在。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Robert Gabriel Mugabe)曾经坦言,有一段时间,他们在远离故土的丛林里与白人作战,一些战士因为思念亲人而开小差。最后是用毛泽东的军民鱼水这一理念,专门开办学习班统一思想,改变了战法,才取得了战斗胜利。

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曾经对媒体说,为了开展武装斗争,他阅读过毛泽东的军事著作。他所创建的“民族之矛”队伍,都曾经受过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培训。

中国援非背景

中国对非洲的援助,除了履行国际主义义务之外,与中国当时面临的国际环境也有必然联系。

中共建政伊始,就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封锁,后又与苏联关系交恶。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面临苏联和美国两个大国的“夹击”。苏联在中蒙边境陈兵百万,美国不承认中共政权代表中国的合法地位,后又意图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这些都让毛泽东深感不安。他曾向巴基斯坦客人坦言:“你知道我们身上背了多大的压力吗?单单在日本,美国就有八百多个军事基地。南朝鲜、台湾、菲律宾、南越都在美国的控制之下。美国给我们的压力很大” “这使得我们很难睡稳觉”。

毛泽东认为,中国不仅要同美国做坚决斗争,还必须利用和创造一切可能的条件来积极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帮助。他在不同场合多次表达了这种愿望:“美国只要有机会,总要整我们,因此我们需要朋友。”

中国援非影响

中国对非的友好政策也确实缓解了当时中国所处外交困境。1971年,76个国家投票支持联合国2758号决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的合法代表。投赞成票的包括27个非洲国家,毛泽东感慨“是非洲兄弟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

而如今,在坦桑尼亚、莫桑比克等国家,还能看到“毛泽东大街”、“毛泽东大桥”、“毛泽东村”的命名;在埃塞俄比亚,普通司机知道两个中国人的名字:孔子和毛泽东。

1982年,中国国际图书总公司在坦桑尼亚举办博览会时,中国图书展台前经常有当地人询问一些当时在中国内也少见的图书,如《狼牙山五壮士》、《海娃的故事》等。原来他们小时候经常看到这些书,他们还能当场说出毛主席、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共领袖的名字证明他们对中国的了解。

今天中国海外投资最多的地区,都曾经是当年中国书刊发行传播比较多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安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