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笔:“亲美派”江泽民

+

A

-
2018-08-29 11:06:51

中国旅美学者程晓农2015年曾经总结,1949年以来,中美关系经历了敌对、蜜月、冰冷、合作、摩擦等五个阶段,1997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美后进入合作阶段。这种提法符合史实。1997年访美,江泽民提出中美应该“增进了解,扩大共识,发展合作,共创未来”,双方发表《中美联合声明》,宣布中美两国将加强合作,致力于建立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

江泽民主政中国期间,中美关系一波三折,峰回路转(图源:AFP)

从炸馆到撞机

然而,合作阶段的中美关系也曾经历摩擦。对中美关系来讲,1999年是惊心动魄的一年。当年5月8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袭击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并炸死3名中国记者,使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感到极大的震撼与无比的愤怒。中国政府立即发表严正声明,对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的野蛮暴行表示极大愤慨和严厉谴责,并提出最强烈抗议。声明指出,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必须对此承担全部责任。中国政府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江泽民对打来热线电话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Boris Yeltsin)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必须对这一事件承担全部责任,“否则中国人民不会答应”。第二天,在会见俄罗斯总统特使切尔诺梅尔金(Viktor Chernomyrdin)时,江泽民说,北约必须按照中国的严正要求做出交待。

炸馆事件后,中美关系从紧张转向缓解的真正的标志性机会是1999年9月新西兰奥克兰APEC会议期间江泽民和美国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的会晤。会晤商定中美立即恢复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问题(WTO)的磋商,11月,中美在北京签署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美关系似乎出现了一种现象:事件发生的突然性和关系改善的渐进性。1999年炸馆事件尤为明显。2001年又一次呈现这种现象。当年4月1日,一架正在中国南海监听的美国海军EP-3“白羊座”侦察机与中国的一架歼-8喷气式战斗机相撞,造成中国战机坠入南海,机毁人亡。受损的美国海军侦察机则未经授权迫降于中国海南岛。

事件发生后,中国再次爆发全国性大规模的反美游行。江泽民再次表达中国的愤怒。他在赴拉美访问前说:“这次撞机事件的责任完全在美国方面。美方应该向中国人民道歉。”根据“美方道歉,中方放人”的原则,中美最终谈判解决这起事件,避免事态恶化。

“9·11”事件

中美撞机事件五个月后,“9·11”事件发生,美国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五角大楼等处遭到恐怖主义的突然袭击,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财产损失。

恐怖袭击发生时,另一个半球的中国已经进入夜晚。一些市井街头、高校宿舍、寻常百姓家,竟突然爆发喝彩,有些人指着电视屏幕叫喊:“炸得好!”他们将惨剧归结于美国奉行霸权主义的结果,美国是“咎由自取”。

但仅仅五个小时之后,北京时间9月12日凌晨,江泽民就紧急致电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W.Bush),代表中国政府和人民,向美国政府和人民表示深切的慰问,并对死难者家属表示哀悼。这一行动对于后来中美关系的发展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2001年10月21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中国上海举行。图为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会时在抬手看表(图源:AFP)

前中国驻法大使吴建民在《外交案例》中写道,在当时,中国政府有三种选择:一、静观,不表态;二、静观各方反应和动向后再表态;三、以最快速度谴责恐怖主义。中国政府(江泽民)选择了第三种。

9月12日晚,江泽民应约与布什通电话,再次强烈谴责“这起骇人听闻的恐怖活动”,并表示“我们愿向美方提供一切必要的支援和协助。”与此同时,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投票支持美国提出的反恐决议。中国对美国的外交支持明确而坚定,帮助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一个挫败恐怖主义的联盟。

在袭击发生后,中国马上派遣32名反恐专家前往美国,并前所未有地让美国分享情报,这是中美关系的一个惊人转折。据美国作家库恩(Robert Lawrence Kuhn)著述的《江泽民传》记载,在随后数月中,当美国开始策划反击时,中国的反恐人员与美国同行定期举行会晤。中国关闭了与阿富汗和盟友巴基斯坦的边境,以防“基地”和塔利班头目经中国逃窜。考虑到中国关于不破坏国家主权以及不干涉他国内政的政策,这些积极举动尤为引人瞩目。另外,中国还允许美国“斯坦尼斯”号航空母舰战斗群共八艘军舰在前往阿拉伯海参与反恐战事的途中逗留香港。

“江泽民懂得美国”

2001年10月,布什在“9·11”事件后首次出国参加亚太经合组织(APEC)上海峰会。其间与江泽民举行会谈,两国元首同意将中美关系定位为“建设性合作关系”。同年12月,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布什签署命令,宣布从2002年元旦起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待遇地位。

2002年2月,布什再次对中国进行工作访问。2月21日访华的日期是布什亲自选定的,不仅因为他父亲老布什(George H.W. Bush)1989年2月曾对中国进行一次重要的工作访问,而且更是因为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历史性访华就是从2月21日开始的。

2002年10月,江泽民应布什的邀请,对美国进行工作访问,这是他主政时期最后一次访美。江泽民作客布什的私人农场克劳福德牧场。布什对江泽民说:“白宫不是我的家,这里才是我真正的家,我只把最好的朋友请到家里做客。今天,我是以家庭式的聚会接待一个伟大国家的领袖。”布什亲自驾车带江泽民夫妇参观牧场后,两国元首举行了“促膝谈心般”的正式会晤。

在“9·11”事件发生后仅一年之内,中美元首就进行了三次会谈,两国关系趋于稳定。江泽民最后一次访美是一次承先启后的重要访问。两个星期后,中共十六大召开,胡锦涛接班,把稳定的中美关系继续向前推进。

与在使馆被炸和撞机事件时的愤怒相比,在“9·11”事件中江泽民的“慰问与哀悼”似乎是一个大转弯。对此,库恩在《江泽民传》中认为,江泽民有关使馆被炸、撞机事件和“9·11”事件的声明,在哲学上来自同一个源泉,都与他对中国的长远整体看法和长期以来形成的对美国的认识相一致。

尽管江泽民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可是他欣赏美国文化、美国人民以及美国人民的理想。库恩说,许多美国人批评江泽民反美,一些中国人却说他是“亲美派”。江泽民并不亲美,但他懂得美国。他首先是一名中国的爱国者,相信美中之间的良好关系对21世纪的和平与繁荣是不可或缺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