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会作回忆录:王洪文遭受骇人听闻的酷刑

+

A

-
2018-08-28 10:55:31

林彪、江青“两案”宣判后,秦城监狱允许林彪的“四大金刚”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与王洪文生活在一起,他们之间相互交流了一些极为重要的信息。王洪文向邱会作透露了他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地下室和秦城监狱所遭受的骇人听闻的酷刑虐待。

王洪文曾经是毛泽东选定的接班人之一,毛泽东逝世后被关进监狱(图源:Getty)

邱会作是中共开国中将,曾任中共政治局委员、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等职。据在香港出版的《邱会作回忆录》和《心灵的对话》(邱会作之子邱承光根据回忆录素材稿及其他资料,改换文体,深加工为父子对话形式而成)记载,邱会作初见王洪文时发现王的身体极差。

当邱会作问及原因时,“王洪文说,他被关押第一天起就戴着重刑具,它会自动地紧固,要是挣扎,它就会逐渐加紧,像念紧箍咒一样,如果用劲挣扎就会把人摔倒在地上。他戴上刑具后就没有卸过,晚上睡觉也要戴着。最早,王洪文被关在人大会堂地下室,那里装了‘电响器’,每隔几十分钟就会突然响一次,发出的声音让人感到钻心的难受,刺激人的神经,让人亢奋,无法抑制……有一次他喝开水,水还没有进口就睡着了,突然响声震醒了他,开水还是烫的,好像做了个噩梦一样。王洪文说,他每天早晨只有一碗稀饭,中午晚上各给一个小窝头,每天吃不到四两粮食。他饿得全身发软、连头都抬不起来。他身上还有后遗症,有时刚吃完了饭,吃的是什么东西他就想不起来了。到了公审之前,才给他吃得饱一点,但吃得很差,人都浮肿了。”

“到了监狱之后,是每两小时‘查房’一次。他们查房每次都要同我说话,即使睡着了也要叫醒,从不例外。”

关于对王洪文的提审,王洪文说,对他审问时“电响器”暂停一会儿。王洪文说他渴望睡觉,受审时说话说着、说着,就睡着了,或是困得不会说话了。专案组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迫使王洪文“交代”、“承认”自己的罪行呢?王洪文说:“为了要什么材料,对我搞车轮战术是常事。有时说着话就睡了,他们曾经几次给我注射过针药。只要注射了那种药,无论怎么样也睡不着,心里烦躁得特别痛苦。我坚决拒绝打针,他们就强行给我注射。后来的交换条件是:只要好好交代就不打针了。”王洪文说,为了减少痛苦,为了活下去,他是什么都承认,让他说什么就说什么。

在法庭上接受审判的王洪文(图源:VCG)

邱会作说:“过了三四天,我们坐在院子里‘放风’,王洪文最后一个出来,他刚走了没几步,人就像门板一样,直直地摔在地上,口吐白沫子,我们刚要去扶他,监管员立即说:‘千万别动,动就很危险,只有让他自己慢慢缓过来才成。’过了两三分钟,王洪文才慢慢侧过身来,鼻子磕出血,半个脸都是灰土。王洪文见我们几个坐在那里,只是一丝苦笑。”

王洪文是林彪倒台后毛泽东选中的另一个接班人,中共十大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作为主要领导人,王洪文参与了当时中共高层所有的主要工作,是文革历史的当事人之一。可惜的是,至今无人知晓王洪文去世前是否留下任何文字回忆。

另据叶永烈著《“四人帮”兴亡》(2009年出版)记载,1981年,在王洪文被判处无期徒刑不久,他的母亲王杨氏因脑溢血在长春去世。在“四人帮”中,王洪文最为年轻,也是身体最好的一个。但是,可能由于在“四人帮”中他的阅历最浅,心理承受力也最差,所以他在狱中显得非常苦闷,长吁短叹,愁眉苦脸。沉重的心理压力,使王洪文病倒了。

据王洪文弟弟王洪双说,王洪文自1986年起,离开秦城监狱,住入公安部所属北京复兴医院。他与张春桥住在同一幢病房大楼里,医疗条件不错。

1992年8月5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刊登王洪文去世消息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王洪文因患肝病,于1992年8月3日在北京病亡。王洪文五十八岁,于1981年1月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洪文于1986年患病后即被送医院治疗。

据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火化工段月忠说,王洪文死后,被送往八宝山火化。为王洪文送行的有王洪文的妻子和王洪文的兄弟。至此,王洪文结束了他的一生。如今,王洪文的妻子和三个子女在上海过着普通市民的生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