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援越政策:中国成为越南大后方

+

A

-
2018-08-22 05:19:10

今年是刘少奇诞辰120周年。8月18日,刘少奇之子刘源在上海出席新书发布活动并接受北京《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越南战争就是中国帮助打下来的,而指挥者就是刘少奇。越南战争甚至比朝鲜战争打得还巧妙,打得还痛快。”

刘少奇是中国早起对越政策的负责人。图为1966年7月23日,刘少奇出席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支持越南人民反对美国势力斗争的集会 (图源:Getty)

刘源提到的越南战争,应是指第一次印度支那战争(法越战争)。1954年,在中国军事顾问团的帮助下,越南军队取得奠边府战役的胜利,迫使法国签订《日内瓦协议》。但从现有资料看,刘少奇更多的是在外交领域发挥了作用。

自1978年刘少奇得到平反后,中国学界并不讳言其在中国对越政策形成中的作用。

《刘少奇与1950—1954年新中国的援越政策》一文指出,从1950年到1954年的4年中,在刘少奇的直接领导下,中国很快从各个方面展开了对越南的全面援助,推动了越南抗法斗争的充分开展,并取得了彻底胜利。在刘少奇指导下全面展开的中国对越援助,构成了中国早期外交的重要内容。

文章称,由于中越两党、两国的通讯不畅,交通不便,解放战争期间两党的联系基本上被断绝,为及时了解越南革命的具体情况,刘少奇派遣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罗贵波担任中越联系代表,并亲自致电越共中央,介绍罗贵波的具体背景和罗贵波一行的情况。

罗贵波回忆称:“有关援越方面的一切事宜都由少奇同志亲自处理……帮助我与中南局、华南分局和广西、云南等省建立了联系,为我赴越工作做了周密安排。少奇同志还让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同志为我组织了几次活动。首先与路经北京的黄文欢同志见了面,又与胡志明主席派来的代表李碧山、阮德瑞等同志谈了话,还与军委总参谋部、总后勤部和中央组织部等部门进行了接触。不久又在少奇同志亲自督促下,为我配备了一部电台和八个随行人员,有参谋、秘书、报务员、机要员和警卫员。”

1950年3月罗贵波到越南后,随着对越南革命情况的了解,中共援越抗法的决策正式形成,决定对越南派遣军事方面的顾问和代表,成为抗法战争中唯一从各方面援助越南的国家。

4月26日,中共军委指示西北、西南、华东、中南军区和军委炮兵司令部,要求增调营以上干部13名,参加军事顾问团,准备担任越军高级指挥机关和部队的顾问或助理顾问。第3野战军首长粟裕和韦国清商议后,由粟裕提名并确定,由当时设在南京的华东军政大学第3总队首长组成顾问团团部,由总队队长梅嘉生担任韦国清的主要助手。随后,韦国清“率若干军事干部及学校干部起身去越南”,以帮助越南“创办军官学校并建立正规军”。

到1950年上半年,中国先后建立起了援越政治顾问团和军事顾问团,统一由陈赓领导。政治顾问团由罗贵波负责,军事顾问团由韦国清负责。

在前往越南前,《越南密战:1950-1954中国援越战争纪实》一书记述了毛泽东、刘少奇、朱德接见顾问团的情景。书中说毛泽东为顾问团工作定下了基调,指示顾问团不能当太上皇,要“帮助他们组建正规部队,教会他们打正规战。游击战他们自己有经验,由他们自己去搞。”而且,毛泽东着重提出,“一个国家、一个党、一支军队,要有自力更生的思想,有克服困难的精神,有克服困难的办法和能力,这样的国家、党、军队才是坚强的,才有胜利的希望。胜利了,才有力量建设自己的国家,才能富强,才是真正的独立解放,才是真正的胜利。”

在顾问团入越后,《建国初期刘少奇对越援助的思想与实践》一文指出,刘少奇根据中共的决定制订了坚持不出境作战,以顾问团为主体的秘密援助原则、越南抗法战争须坚持“长期奋斗、自力更生”的原则以及张一切从越南实际出发的援助原则。

在整个援越抗法期间,中国共向越南提供了各种枪11.6万支(挺)、火炮420门以及相应的弹药和通信、工程、后勤器材和大批粮食、被服等物资。文章认为,正是在刘少奇的领导与指挥下,中国真正成为越南抗法战争的大后方。

1953年12月起,在中国军事顾问团的组织下,越共进行了奠边府战役,为日后越南独立奠定了基础。而此次战役中使用或消耗的全部武器弹药、通讯设备、粮食、医药等等,都是中国提供的。越共早期重要领导人黄文欢曾说:“应当指出,在奠边府战役中,如果没有从中国送来的大炮,就不能摧毁法军的集团据点;如果没有韦国清同志在前线直接参加指挥,这个战役就难以取得完全胜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森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