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崇案:突发事件如何引发国民党政治灾难

+

A

-
2018-08-21 01:48:42
1946年12月30日,北平抗议美军暴行的清华、燕京、辅仁大学游行大队在沙滩红楼与北大队伍会合(图源:VCG)

1946年12月24日圣诞夜晚,北京大学先修班女生沈崇由王府井走到东长安街时,突然被两个美国兵架住。这两个人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伍长威廉·皮尔逊(Corporal William Pierson)和下士普利查德(Private Warren Pritchard),他们把沈崇架到东单广场,就在那里,沈崇遭到皮尔逊强奸。沈崇拼命抗争,大声呼救,路过此地的工人孟昭杰发现后,两次救助未成,便向国民党北平警察局内七分局报告,当警察到出事地点查看时,普利查德已逃走,警察遂将皮尔逊和沈崇带回警察局询问。

在正常情况下,作为一起涉外的刑事案件,依照中美双方的条约或协议,中美有关当局对罪犯依法予以惩处,对受害者给予安慰和赔偿,事情就算了结了。然而国民党对舆情操作一向不当,使一起普通案件衍变为反美学潮。【相关阅读:集体转投中共:知识分子为何抛弃国民党

北平市警察局会同美方宪兵经过调查、询问和讯问,查明沈崇确实受到伤害,皮尔逊强奸情况属实。不过,上海大学学者孙士庆指出,由于事件本身牵涉到美国这一国民党当时的最大靠山,和中共借此发动反美反内战的学生运动,使国民党在处理该事件时一方面不愿过分刺激美国,以免影响到美国对国民党的援助。另一方面希望尽量将此事大事化小,以降低学运带来的不良影响。国民党随之对沈崇案的处理所采取的压制与歪曲、阴谋嫁祸、特务破坏与捣乱游行等一系列具体措施,都是围绕这两点来实施的。

案发后次日,北平民营亚光通讯社获悉后以简讯形式做了报道。北平市警察局局长汤永咸知悉后,为控制事态,采取两项措施:一是要亚光通讯社负责人具结,不发表此消息;二是让中央社通知各报不要刊登。汤永咸的目的是先压住此事不予外露,以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把影响降到最低。

可是,26日北平《世界日报》《北平日报》《新生报》《经世日报》等几家报纸,不顾国民党中央社和警察局的阻挡,都刊登了亚光社的新闻。《新民报》还将国民党中央社的有关电令编成一条新闻发表出来,把他们封锁消息的行为也告诉了社会。

国民政府见事情无法隐瞒,开始为美国兵开脱。

12月27日,国民党中央社发了消息,说:“沈崇似非良家女子”,“美军是否与沈女士认识,需加调查”。28日,北平行辕负责人在各报给出官方说法:此案系一纯法律问题,酒后失检,各国均所难免,惟望市民幸勿感情用事,致别生枝节,则宜注意也。稍后,北平市长何思源如是说:据检验结果,处女膜尚未十分破裂。美联社与国民党相应和,报道称“少女引彼等狎游,并曾言定夜度资”。

这些说辞显然是想把舆论导向风尘。而国民政府还试图将矛盾引向中共:北大西斋学生宿舍的墙上贴出了一张署名“情报网”的大字报,“最近延安曾派若干女工作人员赴各地,专门以各种技术诱惑美军,造成事件”,暗示沈崇是延安派来的,是行使苦肉计,引诱美军成奸,以便制造事端。

民国狗仔队神通广大,查出沈崇在北大注册卡片:“沈崇,19岁,福建闽侯人,先修班文法组新生。永久通讯处:上海古拔路二十五号。”消息披露,北大立即沸腾,北大女同学尤其热心,设法找到沈崇在北平居处,东单八面槽甘雨胡同十四号杨公馆(沈崇表亲宅)。七八个女同学登门慰问,大家才知道,沈崇系出八闽望族,林则徐外玄孙女,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沈葆桢曾孙女,林琴南外孙女,父亲系国民政府交通部次长(即副部长)沈劭,哥哥系驻法公使。

沈崇真实身份披露之后,中共派女同志色诱美军之类的谣言不攻自破,北平各院校的教授对这种卑劣手段非常不满。北大政治系主任钱端升公开加以斥责,他说:“学校里出了一个‘情报网’,说被奸的同学是从延安派来的女同志,逗引美兵制造事件。这是造谣的低下手段。”在教授的带领下,驳斥书、抗议书贴满了北大和北平各院校的校园。

12月29日,北平多所高校学生组织游行示威。当晚,“北大学生抗议美军暴行筹备会”会场被砸,民主墙壁报亦被人扫撕一空。30日晨,“职业学生”及打手们撕去罢课的布告,贴上“今日本校照常上课”的告示。

国民党派特务学生捣乱,成立官方的“抗暴”组织,发动反游行,弄巧成拙,反而使公众怀疑官方是否有替沈崇讨回公道的诚意。

在沈崇案中,胡适与梅贻琦扮演了不同的角色。图为1947年4月27日,(左起)昆明师范学院院长查良钊、胡适、梅贻琦、南开大学秘书长黄钰生参加清华大学36周年校庆(图源:VCG)

在清华梅贻琦校长、燕京陆志韦校长以及各校教授的支持下,学潮不断,其中有许多言论是直接针对政府的,已经远远超出了沈崇事件本身的范围,惊动了蒋介石。

1947年1月1日,蒋打电报给北平市长何思源,要求查明此案。同时接见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学者左双文认为,蒋介石的方针,显然不是局限于沈崇一案本身的处理,而是着眼于国统区的安定和国民党与美国关系的维护,这是符合南京政府的战略利益和政治需要的。

蒋介石定调后,国民政府外交部、教育部是参与事件处理的两个主要部门,其大致分工为:外交部负责与美方协调与交涉,教育部负责平息国内学潮。

在教育部的操作下,由政府扶持的“上海市学生总会”、“学生正义联合会”等组织宣称要支持政府,将两名士兵与美国切割,不要听从反对党的鼓动而“置民族国家于死地”。不过引起这类组织邀宠与做戏的痕迹太浓,并不能为公众所信赖。

除此之外,国民政府安排亲官方但形象较好的学界名流如胡适、傅斯年等出面讲话,以期引导舆论和疏导群众的愤怒情绪。

北大校长胡适认为“这是一个法律问题,不是一个政治问题”,“学生应当愤慨,可以开会游行,但是不可以罢课,因为今年的开课本来就晚,再一罢课学业太荒废了”。傅斯年也称“此案固属遗憾之至,但纯为法律问题”。

如果了解当时情势,就会发现两人发言堪比火上浇油。抗战胜利后,美国支持国民党政府,美陆、海两部与国务院共同提出军事援助法案,贷款三亿。而在华美军,军纪太差,1946年内已有十余宗美军非礼强奸案在上海、南京等地发生,暴力事件如美军打死人、吉普车撞死人的案件也不少。

底层人民对此本已麻木,学者陈郢客指出,可沈崇的家世、学校,实让人痛楚地体认到,中国实际就是一个殖民地,虽高层世家也不能保证安全。还能忍耐到哪里去?中国人向来知道“清醒”的痛苦,多数人但凡能“睁只眼闭只眼”,是很善于自我说服的;沈崇案把人逼到死角,逼人正视思考“这是什么世道”,难以遁逃。

显然,这已经不是沈崇一人之案。只有了解当时“苦秦已久”的氛围,才能了解国民党处置此事的失当到底造成多大的影响。

果不其然,胡适、傅斯年在发言后遭到反驳,中央大学教授吴世昌指出、清华大学教授吴晗就指出沈崇案不是法律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其本质是美国在华驻军问题。此言得到民主党派声援,学潮最终发展成反美抗暴运动。

到1月10日,反美运动波及14个省26个城市,其中18个城市发生了罢课、游行,总人数能达到50万人以上,游行口号直指“抗议美国兵强奸沈崇!”“严惩美军凶手!”“美军滚出中国去!”“官员们不要媚外卖国!”。

1月4日,在各方支持下,沈崇向北平地方法院投诉。1月22日结束,法庭对被告方的观点未予采纳,皮尔逊被判为对所有的指控有罪,被降为列兵,判处15年监禁。普利查德随后由另一军事法庭在元月30日审判,他被判为犯了攻击罪,因无良举止被勒令退役,并判10个月监禁。案件的处理正在以良性趋势发展,学潮一度平息。

然而6月中旬,海军军法官以证据不足为由,建议释放皮尔逊并恢复其伍长职务。消息传到国内,北平各院校师生莫不至深愤慨,抗议壁报遍布各个校园。中国外交部也向南京美国大使馆递交了抗议信,要求维持对皮尔逊的原判,美国海军稍作敷衍后,于8月11日正式宣布,该案证据不足,原判决无效并恢复皮尔逊职务。

看到这样的结果,愤怒的民众自然加深了对当局的不满,再加上与解放军作战的接连失利,奏响了国民党统治的崩溃序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