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市场:美国马歇尔计划出台

+

A

-
2018-08-19 23:41:55

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曾毫不掩饰的说,杜鲁门主义的意识形态——军事承诺与马歇尔计划的经济义务是一个胡桃的两半。

作为二战后“美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最成功的计划”,共产主义的威胁虽然也是原因,然而根本原因是,美国需要一个巨大的市场,以保证其资本主义的正常发展。

1946年,英国首相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左)和美国总统杜鲁门前往密苏里州的富尔顿,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图源:VCG)

为了市场

第二次世界大战摧毁了欧洲经济的同时给美国经济带来了推动力,二战结束后,美国的经济力量与军事力量有着压倒性的力量,加上原子弹的独家垄断,这足以使其取代欧洲而成为世界霸主。美国统治阶级中的一部分人,特别是大财团和军人认为,凭着经济实力与军事实力,他们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

然而在刚战胜日本后,杜鲁门曾对同盟国提出延长租借法的请求进行研究,但没有同意。他坚决反对美国在1945年9月胜利以后继续充当全世界的施主。1945年底,杜鲁门政府退出欧洲的意图越来越明显,美国公众也表现出了反对援助欧洲的倾向。在二战结束后一年左右的时间里,美欧关系看来一片黑暗。

杜鲁门很快就发现,独善其身并不是那么容易。

1940年到1944年间,美国工业生产增长了90%;产品和服务业总生产值提高了60%。美国外交史学家沃尔特·拉菲伯(Walter LaFeber)《美国世纪:一个超级大国的崛起与兴盛》指出,美国必须找到能够出售这些产品的地方,否则美国人就将重新陷入1930年代的恐慌之中。

战后这种情况进一步加剧,在资本主义世界几乎所有的生产领域,美国都占据绝对优势。1947年,美国的工业生产已占资本主义世界工业生产的42%,并拥有资本主义世界黄金储备的70%。对外贸易方面,美国商品输出在资本主义出口总额中所占比重从1937年的12.8%上升到1947年的32.4%,成为世界最大商品输出国。二战前,西欧各国至少占美国出口贸易的40%。然而二战严重打乱了西欧的经济秩序,许多欧洲国家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巨额赤字是欧洲国家无力购买美国的商品。

这对美国旺盛的产能不是什么好消息,正如今天中国面对膨胀的经济要求扩大国外商品和投资市场,以求更稳定、持续的发展。当时主管经济事务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威尔·克莱顿(Will L. Clayton)所说,“我们需要市场——巨大的市场来做买卖”。

中国可以推行一带一路政策,开拓广大的中亚及非洲市场。但在战后,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满足美国需求,哪怕是西欧。尽管美国自二战结束后已经向西欧提供了90亿美元的援助,但这些援助并没有使西欧各国经济走出恶性循环,更不用说欧洲国家的巨额赤字让它们无力购买美国货物。

据总统顾问委员会1947年初分析,在未来12个月内美国可能会再现“轻微的商业衰退”,如果国外市场尤其是西欧市场缩小的话,“对美国生产、物价和就业的影响或许更为严重”。

对西欧的经济援助迫在眉睫,不过以克莱顿为首的国务院经济专家们认为,美国需要改变单纯输血式的援助方法,“只要美国援助是被一项项分给各个国家,只要欧洲仍然是被分为各自独立的国内市场,那么美国的援助努力就将失败,并且将继续失败”。为了恢复欧洲生产,援助应该用于把一个“已被分为许多支离破碎”的经济重组成一个一体化的经济。

这个设想与美国的外交专家不谋而合。

共产主义的威胁

二战后普遍的贫穷引起了证据的激烈动荡,饥寒交迫的民众对本国政府的不满和反抗情绪与日俱增,阶级矛盾急剧上升。1945年至1947年,西欧有法、意、比等8个国家的共产党参加了本国联合政府。1947年上半年,在苏联的支持下,法、英、意、比等西欧国家的罢工浪潮和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共产党在群众中的影响不断扩大,威望越来越高。尤其是法共和意共,在战后初期的大选中,法共获选票1/4,成为国会中第一大党;意共获得选票达1/3。

对此,西方执政者惊恐不已,美国统治者也深感不安。1947年2月27日,美国副国务卿艾奇逊(Dean Gooderham Acheson)在白宫秘密会议上表示了担忧:“在法国,有四五名共产党部长,其中一名是国防部长;共产党控制着最大的工会并在政府各部、工厂、部队中安插大量人员;法国经济情况非常糟糕。在这种情况下,俄国人随时都可以下手”。

然而更糟糕的是,就连日不落帝国也开始陷落,1947年2月21日,英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秘书访问了美国国务院,向美国官员递交了两份英国政府的照会,这两份照会说的是同一件事,英国已经不能在希腊与土耳其承担过去的义务了,抵住苏联的重任全都落在美国的肩上。

英国衰落不仅是整个欧洲衰落的前兆,如果希腊和土耳其落入苏联手中,整个西欧都将面临威胁。美国担心西欧的经济和资源一旦落入社会主义阵营的控制中,将对美欧贸易和美国国土安全产生重大威胁。

3月12日,杜鲁门在致国会的援助希腊和土耳其的咨文中发表演讲,他在演讲中渲染“共产主义的严重威胁”,要求国会立即采取果断行动,拨款4亿美元援助希腊和土耳其政府。他声称美国的政策必须是支持各国“自由人民”抵抗少数武装分子或外来压力所试行的征服活动,其方式就是对西欧的全力援助。

自此,美国抛弃了罗斯福时代的外交政策,以遏制苏联为主的杜鲁门主义开始了。为了配合这个战略,时任国务卿的马歇尔(George Catlett Marshall)任命苏联问题专家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为国务院政策规划司第一任司长研究欧洲援助计划。

5月23日,凯南提出了报告。报告认为苏联构成的威胁在性质上主要是政治威胁,因此美国遏制共产主义最有效的方法是恢复世界主要权力中心——英、法、德和日本的经济健康和政治自信,而德国应该为欧洲复兴做出最大贡献。他提出了长期计划,即鼓励西欧建立“内部经济合作”和“区域性政治联合”。他将经济一体化甚至政治联盟看作是解决德国复兴乃至欧洲复兴的方法。

马歇尔认同了这个观点,他在吸收了其他人的意见后,美国援欧政策正式出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