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峡工程再现痛点 官方悄然疏散船只背后

+

A

-
2018-08-16 07:38:46

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中国长江三峡水利枢纽,作为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水电站,世界有史以来建设的最大水坝,如果真有巫山神女,想必也会像毛泽东诗句中那样,震惊于长江三峡的翻天覆地。不过,近日的一则新闻似乎又将使长江三峡工程陷入争议。

三峡工程双线五级船闸全景(图源:VCG)

三峡“堵船”

据中国水利部官网8月15日报道,“7月以来,因汛期影响在三峡大坝上下游滞留的船舶已有效疏散”。在中国堵车很常见,堵船也不新鲜,京杭大运河就曾因降水减少水位降低堵船数十公里,然而长江三峡堵船就新鲜了。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数据显示,截至7月9日8时,三峡坝区积压船舶达738艘,滞留时间最长达20天,10,000余人滞留。

从水利部的报道来看,似乎是因为受汛期影响而堵船。根据相关规定,当三峡下泄流量达45,000立方米每秒时,三峡大坝至葛洲坝之间停航。自7月以来三峡大坝日均下泄流量都维持在30,000立方米每秒以上,泄洪期间更是达到40,000立方米每秒,近八成船只无法通过船闸只能等待。为疏散滞留船只,8月11日至12日,在长江防洪抗旱指挥部协调下,三峡工程将下泄流量降低到27,000立方米每秒。

然而,以三峡船闸为关键字搜索,就会发现早在2014年就有媒体报道“压船”,当时就有人称三峡船闸成为堵点、妨碍长江航运,此后每年都有关于三峡堵船的新闻爆出。

航运与发电、防洪并称,是三峡工程最关键的三大职能,在论证阶段就勾勒出了万吨级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的美好蓝图。那么,为何如此美好的三峡工程,却在建成十余年后就成为长江航运的堵点,竟然堵起船来了呢?

幸福的烦恼

实际上,所谓堵船与堵车一样,在中国都属于“成长的烦恼”,让人烦恼却又令人欣喜。

三峡船闸的论证工作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时长江三峡段每年货运量单向仅1,000万吨左右。在充分考虑未来中国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中国专家组确定2030年为三峡船闸设计参考年,设计单向通行能力5,000万吨。在当时看来,设计参考年后推40余年,已经属于很超前了。2003年三峡船闸竣工时,其双线五级的规模、113米的落差创世界之最,可以容纳万吨级船队通过。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1980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4,587.6亿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到三峡船闸开建的1994年已经达到48,637.5亿增长了十倍以上,到三峡船闸竣工的2003年已达137,422亿,相比1994年又增长了两倍多。2003年以后,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助推下,到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已经达到827,122亿,是2003年的6倍以上。如此规模的经济增长,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放在1980年代谁敢相信?

中国长江三峡水流枢纽工程夜景,大坝最右侧即是升船机,适用于三千吨及以下船只翻越三峡大坝(图源:VCG)

三峡工程所在的长江经济带,包含长江干流的四川、云南、重庆、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上海和长江支流的浙江、贵州等11个省市,是中国经济发展最活跃的地区之一。面积仅占中国的20%多,人口与国内生产总值却占40%,201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排名前十的省份中5个位于长江经济带,当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排名前十中更有7个位于长江经济带。

在这样超常规经济增长下,原定2030年1亿吨的目标已经在2011年实现,提前了19年。2014年,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钮新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出规范过闸船只,实现大型化、标准化;减少船只空载,装载系数从当时的0.6至少提高到0.8;提高过闸效率等措施,挖掘三峡船闸货运潜力。与此同时,面向三千吨及以下船只使用的升船机也在加紧建设。

三峡船闸的潜力

到2016年,通过挖掘潜力,三峡船闸通过货船平均吨位已经从2003年的1,040吨提高到4,236吨,升船机也在2016年9月投入试运营。但在无船闸停航检修、无持续性大洪水影响的满负荷运行情况下,2016年三峡船闸货运量也只能达到1.3亿吨,超过设计运量30%。时任三峡船闸管理处处长徐祖亮也坦言,挖潜空间有限,船舶待闸已成为常态且日益加剧。

到2017年,通过挖掘潜力,三峡船闸再次创造历史,货运量达1.38亿吨,超过设计运量仅40%,通过货船平均吨位提高到4,330吨。

同一时期的数据也显示,2012年至2017年五年间,长江干线规模以上港口货物吞吐量从18.6亿吨增长到24.4亿吨,稳居世界内河第一。长江干线亿吨大港从10个增加到14个,万吨级泊位从421个增加到581个。

在长江航运呈持续上涨之势的情况下,三峡船闸已经成为影响长江航运、沿江地区经济发展的瓶颈,暂时尚有潜力可挖但终有挖完的一天。更何况随着潜力的挖掘边际收益也终将降低乃至反转,如果长期满负荷运转、检修时间压缩,有可能影响船闸使用寿命,甚至引发安全事故。

有中国网友提出,在三峡地区修建新的船闸,这也是解决三峡堵船的路径之一。但无论采取何种措施,中国相关部门都宜早做打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