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好梦总多磨 朝鲜的“联邦制”方案

+

A

-

当近期传出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将可能于20189月第三度举行峰会消息之际,不得不叫人期待朝韩统一的步伐是否将再迈进一步。虽然朝韩双方对统一的蓝图数十年来不尽相同,但联邦制联合制却是两国于2000年签署《南北共同宣言》后的共识。若要论及具体统一体制的源起,就不能不追溯朝鲜最先提出的联邦制提案、回到1960年去,回到那个对朝鲜半岛来说不平静的年份。

这年,恰好是朝鲜战争爆发十周年,同时也是念念不忘北进统一的韩国总统李承晚
因总统选举舞弊曝光而被愤怒的人民发动四一九革命推翻的年份。李承晚下台流亡美国夏威夷后,韩国就此修改宪法,进入第二共和,政体改为内阁责任制,以防止又有久任不去的专制总统出现。

至于朝鲜,自从朝鲜战争结束,先后实施三年重建计划(1954-1956年)、五年经济计划(1957-1959年),并在1953年与苏联签订协议,从苏联取得两年10亿卢布(约当时的2.5亿美元)与技术协助。朝鲜副首相李周渊也在同年奉金日成之命巡访东欧,从民主德国、捷克、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获取不等的援助,甚至连贫脊的阿尔巴尼亚也赠送其1.2万吨沥青与布匹,这些都有助朝鲜喘息重建。

而最关键的,仍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支持。
1953年,朝鲜与中国大陆签订《中朝经济及文化合作协议》等多项条约,于19541957年间获得中国大陆16亿卢布(约当时的4亿美元)金援,19501953年间中国借予的14.5亿卢布(约当时的3.8亿美元)全免于偿还。援朝的中国专家工资也比苏联专家低廉许多,甚至在1958年志愿军撤退回国前,还支重建许多朝鲜的铁路、车站、桥梁、水坝、住宅、校舍等等,替朝鲜经济的恢复贡献颇大。1958年的朝鲜工业产值已是1949年的四倍,虽然农业与民生工业并未完全成长到足以应付国内所需,但朝鲜此时已是个远比韩国强盛的工业国家。1959年,金日成宣布来年为休养年,将调整和检视经济成果,为第二个五年计划做准备。

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左)曾积极提倡朝韩实施“联邦制”统一方案(图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朝鲜在国内有了稳固的经济实力做后盾,希冀改采和平攻势以获全半岛的民心。金日成在1955年8月15日、纪念脱离日本殖民的解放十周年祖国光复节庆祝大会上,提出和平统一方案,呼吁撤走所有外国驻军、南北双方共同裁兵与召开代表会议协商统一,这与李承晚的好战风格顿时形成强烈对比。而国际情势恰好也在这段期间有变动。苏联与中国大陆于1950年代末期因意识形态冲突,技术合作、施政路线差异而逐渐决裂,使朝鲜得以在两强之间左右逢源,有了较大的外交自主空间。同时也因赫鲁晓夫(Nikita Sergeyevich Khrushchev,1894─1971)在1956年发表的“和平共处”路线,使金日成更有理由加大和平统一的宣传力度。

而当李承晚被推翻后,韩国原先备受压抑的政治空气倏然解放,各种国家统一或施政方案以人眼花撩乱的数量活跃在朝野间,韩国政府几乎无法主导或压制。金日成抓紧时机,又于1960814日的解放十五周年庆祝大会上,提出更具体的联邦制统一方案,且条件对韩国非常宽松。在此方案内,金日成提议在没有外国干涉下实施南北的自由选举,并表示韩国若不愿接受选举,就以联邦制作为过渡体制;若连联邦制也不愿接受,那南北先共组经济委员会亦可。朝鲜同时呼吁双方在文化、科学、体育等项目进行交流,重申撤出美军和裁兵的主张,并提议南北赶紧派出代表至平壤、汉城(今韩国首尔)或板门店,就以上事项进行详细讨论。

金日成的联邦制构想,是希望让朝鲜问题本地化,排除联合国、美国等国际势力的影响,让南北彼此一对一协商即可。且朝鲜有自信在联邦制的平等架构中,可凭着稳固的政治和经济势力瓦解韩国政府的反对和争取民心。此外,朝鲜还准备了个大绝招,也就是绕过韩国政府直接向韩国各政党、民间团体或个别人士都发出邀请,欢迎渠等共商统一大计,1961年更成立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主导,一时之间颇受韩国民众热切响应。

面对壮大的朝鲜,韩国张勉内阁虽然扬弃李承晚的
武统路线,但仍重申反共统一论调,要求在联合国监督下实施南北自由选举,且坚持自身为朝鲜半岛上的唯一合法政府,拒绝南北政府共组委员会,统一之前双方也不得有任何交流。而韩国民众显然不这种方案买账,韩国各地学生于1960年组成民族统一全国学生联盟,屡次要求政府要求南北通商通邮、共组队伍参加奥运、或是与美国苏联会商统一等等,这对韩国政府形成莫大的压力。民族统一全国学生联盟更激进地决定派遣代表北上板门店,与朝鲜学生代表举行会谈。

韩国政府见到学生团体气势汹汹,丝毫不顾反共法令的限制,不由得放出重话,警告若胆敢前去板门店,将全数逮捕。学生们得知后更大为愤慨,遂196158日决定520日当天组织动员10万名代表前往板门店,执意硬闯韩国政府的禁令,大邱、大田等地的学生也纷纷响应。在内有日渐激化的舆论、外有朝鲜积极宣传的情势下,韩国政府既不能像李承晚时期一样高压取缔,也没有能耐响应朝鲜的和平攻势,要如何化解这内外交迫的情况,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对美国而言,此时太过民主自由的韩国社会认同朝鲜也不是好事,一旦韩国当真与朝鲜协商统一,势必影响美军部署与整个西太平洋反共包围圈,因此也期许韩国政府能迅速有效收拢混乱的民心。

韩国陆军少将朴正熙于1961年发动政变,遏制韩国社会的“统一热”(图源:VCG)

就在张勉内阁一筹莫展时,516日,韩国陆军少将朴正熙猝然发动政变,迅速控制汉城并胁迫张勉内阁辞职,改由他成立的国家重建最高会议执政,同时透过广播电台向全国民众宣布革命公约:加强反共、遵守《联合国宪章》、维持与美国及其盟邦密切关系、扫除贪污、重振国民道德与民族精神、建设独立的国民经济,以及承诺上述目标达成后将交还政权等等。

从这些目标来看,可知朴正熙最先重视的,就是肃清舆论,以免民众日愈倾向朝鲜;接着重申与美国的联盟关系,让美国不致担忧韩国将脱离美国的战略部署;最后则是发展经济,从根本上消除民众对朝鲜发达经济的向往。朴正熙的先建设再统一路线取得不小的成效,韩国在其治理下经济发展日趋蓬勃,慢慢和朝鲜拉开了差距。

尽管民间汹涌的
统一热在朴正熙主政下霎时陷入冷却,但朝鲜仍未放弃联邦制的统一方案198010朝鲜劳动党举行第六次党代表大会,决议统一后的国名为高丽民主联邦共和国。只是在冷战开始破冰、朝鲜自身经济日趋停滞甚至倒退的情况下,联邦制的内容也开始调整。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南北共同举办自由选举的选项消失,显然朝鲜也知道若继续坚持这点,到时民众会投票选择的反而可能是富庶的韩国,这与最初韩国担忧的处境完全倒转过来。不过无论朝韩双方的气氛有多融洽、统一方案有多切实,但只要美国不放弃介入东亚的战略企图,以及在地缘政治中,中国大陆的边境安全无法得到保障,那朝鲜半岛的统一就注定无法摆脱强权的影响,无法自主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