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黑暗的25年:美国宪法救不了好莱坞十君子

+

A

-
2018-08-09 05:23:55

“你现在信仰共产主义,或者曾经信仰过共产主义吗?”——这句问话拉开了美国电影史上最黑暗时代的大幕:那些许多真诚相信美国也可以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电影人遭到了清洗,那些对共产主义抱有同情的电影人被迫远走他乡。

卓别林的政治观点始终左倾,在当时被视为非常危险(图源:VCG)

当这些好莱坞精英被驱逐出电影界之后,美国电影产业也随之进入了历时20年之久的衰退期,而好莱坞左翼电影的黄金时代也一去不返。

在好莱坞,左翼的自由派思想似乎更容易受到人们的支持和喜爱,直至今日,激进的自由派思想也一直被认为是好莱坞的主流和政治正确的标杆。但这些都不如上世纪四十年代,左翼统治好莱坞的时代。

1935年,在共产主义活动家、德国人芒曾伯格(Willi Munzenberg)和卡茨(Otto Katz)的推动下,美国共产党成立好莱坞支部,由美共中央文化委员杰罗姆(V.J.Jerome)领导,劳伦斯(Stanley Lawrence)负责具体工作。

在这些左翼电影人的带领下,好莱坞拍摄了一系列具有民主倾向和反法西斯色彩的电影,如《卡萨布兰卡》、《告密者》、《东京上空30秒》、《人鼠之间》、《左拉传》等等,甚至还有《北极星》《俄罗斯之歌》及《莫斯科行动》这些宣传社会主义的影片。

随着二战的结束,美苏关系开始走向对立日渐疏离,麦卡锡主义抬头。时任美国众议院极端反共的保守派在1947年成立了非美活动调查委员会(HUAC)。时任HUAC主席的帕奈尔·托马斯(J.Parnell Thomas)就是一名强烈反共的共和党人,他以共产党已经在政府和电影产业中形成巨大力量为由,宣布将调查共产主义对好莱坞的渗透。

1947年5月,托马斯亲自前往好莱坞主持了调查会见,以确定好莱坞哪些人可能是共产党人,并为展开正式调查提供正当的理由证据。托马斯把配合调查并提供名单者称为“友好证人”,而19名拒不合作、拒绝告密者列为“不友好证人”。

随后,托马斯公开表示,调查将从三个方面展开:共产党是否已经控制了编剧工会的领导权和各个制片厂的编剧部门;共产党是否正在成功地进行颠覆影片宣传;罗斯福当局是否迫使好莱坞在二战期间制作赞成歌颂苏联的电影。

同年9月份,一份涉及43名制片厂管理者、工会领导人和影片制作者的国会传讯名单就送到了好莱坞,这些人全部被要求出席10月20日在华盛顿举行的“共产主义对电影工业的渗透”听证会,主题是“共产主义对电影工业的渗透”。

HUAC在第二次问讯要求对他们的政治信仰进行“验证”——即声明与共产主义划清界限。

问讯分为两组:第一组由“友好证人”组成,首先是三位电影制片老板商一杰克·华纳(Jack Warner)、伍德(Sam Wood)、梅耶(Louis B.Mayer),他们都在赞同把共产党设定为非法。

稍后,时任美国演员工会主席的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迪士尼公司创始人沃尔特·迪士尼(Walt Disney)联袂出庭。作为好莱坞的右翼少数派,里根提供了大量他与演员工会内的共产党人斗争的例子。“如果美国人知道真相,他们就不会犯错”,他说,“让美国人民知道真相,尽我们所能让美国纯净,这就是设立这个委员会的目的。”

第二组是“不友好的19证人”。在问讯开始前,好莱坞艺人包括亨弗莱·鲍嘉(Humphrey Bogart)、劳伦·白考尔(Lauren Bacall)、金·凯利(Gene Kelly)在内20位飞到华盛顿,游行抗议听证会,要求面见杜鲁门(Harry S. Truman)总统。

“当时,我们感觉自己就像白衣骑士。”参加了示威声援的影星保罗·亨雷(Paul Henreid)如是说。然而一夜之后,他们就收到了来自所属制片厂的讯息消息:老板们迫于HUAC的压力只能解雇他们,当然如果他们及时醒悟则另当别论。

面对被解雇的压力,这些“不友好证人者”的武器仅有个人言论自由的护身符——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了。

美国剧作家约翰·霍华德·劳森(John Howard Lawson)是第一位问讯对象。他认为HUAC问讯是非法的、不名誉不道德的,拒绝回答问题,同时发表即兴即席演讲,把自己描绘为诚实且忠于职责的作家,而作家的特殊职责是捍卫民主和服务于思想自由。他认为所谓“非美活动调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窒息思想,在“思想钳制”与“自由表达”之间、在人民与贪婪的不爱卖国者之间发动战争。

托马斯当庭要求把劳森带走,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劳森当时高喊着“希特勒德国,希特勒政策!”随后,他就被控以蔑视国会罪。

这种拒绝合作的行为在接下来的10个证人身上重复上演。幸好,在讯问完11人后,托马斯就停止了听证会。

德国剧作家布莱希特(Bertoh Brecht)在举证一小时听证会结束后便离开了美国返回欧洲,余下其他10名证人则回到了好莱坞,迎接们即将来临的风暴。这其中只有美国导演特朗勃(Dalton Trumbo)是美共党员,其余10其他人完全没有证据,然而HUAC的指控起到了效果。

11月24日,美国国会通过了对10名证人的蔑视国会罪的起诉,并勒令美国电影协会主席约翰斯顿(Eric Johnston)采取行动。约翰斯顿一直拒绝HUAC介入好莱坞,并试图为十君子脱罪,但他最终他迫于压力宣布解雇共产主义者。25日,约翰斯顿在纽约宣布《沃尔多夫声明》,表示支持当局决定,并着手制作黑名单。

1948年春,劳森和特朗勃最先被判有罪。1948年12月,劳森和特朗勃等10人以蔑视国会罪被起诉,其中大部分人被罚款1,000美元,并判处举止不当的最高期限刑期——一年监禁。后来,他们被称为“好莱坞十君子”。

这仅仅是悲剧的开始,HUAC建立了一个秘密的系统,把好莱坞激进艺术家划分为黑名单和灰名单两类。中国美国文学研究会理事集美大学文学院教授王予霞在《20世纪上半叶美国好莱坞左翼电影盛衰之历史启示》一文中详细的介绍了这两个名单。她指出,黑名单涉及214位艺术家,他们是立场坚定、名气较大,公开与反对HUAC的左翼艺术家。这些人在法庭上援引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和结社自由,以及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保护证人免做对自己不利的证明,据理力争。灰名单涉及几个较大工作室的艺术家和专业人士,他们因为支持新政,参加进步组织,订阅进步报刊,为十君子请愿,抵制告密等行为被列入名单。

1951年,HUAC宣布继续问讯问好莱坞人士,一大批有才华的导演、演员、电影工作者被迫失业,或亡命流亡国外。闻名世界的喜剧演员卓别林(Charlie Chaplin)就是一个典型,他被指责从事“非美活动”,并怀疑倾向共产党,于1952年遭到驱逐离开美国移居瑞士。

在HUAC的打击下,一个红色好莱坞被摧毁了,整个行业弥漫着一股恐晦气氛,同时影响了影片的艺术和技术质量。这场政治迫害使自由主义思想在好莱坞影片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大批以警察与强盗的故事或曲折离奇的间谍案为内容的庸俗影片。

而被迫出卖、背叛同行的噩梦余波一直延续至今。曾经出卖同行的影星罗伯特·泰勒(Robert Taylor)在死后数十年仍在一群剧作家及制片人的建议下,从片厂的一栋纪念性建筑中除名,尽管他的拥护者辩白,他是出于当时米高梅电影公司所逼,并非自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