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寒冰终不还 北极航道开拓史(下)

+

A

-
2018-08-08 21:38:07

北极航道内的西北航道,其开拓历程亦是血泪斑斑。曾抵达澳大利亚的英国海军上校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曾多次巡弋在太平洋上寻找西北航道。1776年库克在往北远航的途中发现夏威夷,接着他穿越白令海峡想继续北行,但最终受阻于海冰而不得不折返。曾参与过库克远航的乔治温哥华(George Vancouver),也一度想找出西北航道是否可行。1792年,乔治温哥华在勘测北美洲海岸后,断定在北纬30度至56度的北太平洋与北大西洋之间,没有可航行的水道存在。不过这样的结论依旧未能打消各国探索西北航道的念头,许多冒险家仍前仆后继地前去寻找。

约翰‧富兰克林所乘坐的船只“幽冥号”与“恐怖号”(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这么多不放弃的冒险家里头,最惨烈的莫过于英国海军上尉约翰富兰克林(John Franklin)。富兰克林曾在1826年探查格陵兰与北美东岸,1845年已59岁的他再度出航,率领共134人的队伍,乘坐当时最先进的蒸气船幽冥号HMS Erebus)与恐怖号HMS Terror),携带足以支应3年的粮食物资,自格陵兰西行启航,但在7月出航遇上两艘捕鲸船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富兰克林的船队。英国海军与富兰克林的妻子苦等不到消息,陆续组织救援队前去寻找。但西北航道的诱惑太大,其中一支由罗伯特麦克卢尔(Robert McClure)指挥的救援队,在1853年抵达富兰克林苦寻不至的西北航道时,竟抛下救援任务不管,想穿过浮冰遍布的海面打通这条航线。即使在存粮不足的情况下,罗伯特也想靠每日一餐的方式苦撑下去,搞得他手下濒临崩溃。

富兰克林的下落,直到
1850年才有了些眉目。一支搜救队在比奇岛(Beechey Island)发现富兰克林船队留下的石冢,里面埋着3名船员,根据1984年至1986年加拿大人类学家欧文贝蒂(Owen Beattie)化验的结果,这三人死前有铅中毒的迹象,很可能是受罐头的焊料或船上水管渗出的铅影响,这使其免疫系统严重受损,加上营养不良,才使得船员陆续死亡。

1859年,英国海军船长弗兰西斯(Francis McClintock)在比奇岛附近的威廉国王岛(King William Island)上,发现了救生艇的残骸与船员的遗体,并在石堆中找到富兰克林副手留下的文件。文件里记录着船队从18469月后就一直受困于冰中,海冰并未如富兰克林预期般在来年夏季解冻。在焦急的等待里,富兰克林于18476月病亡,还有数十名船员也相继死去。而原先充足的食物罐头则有将近一半变质,余下的船员不得不在1848年弃船南逃,希冀可以遇上任何人类或聚落伸出援手。但没走多久,幸存者便一个接一个倒地。根据当地因纽特人(Inuit)的口述,他们曾见到数十个人在雪中挣扎,但最后仍没有半个人存活下来。至于幽冥号恐怖号的残骸,则迟至2014年与2016年才被发现。在如此重大的牺牲后,西北航道仍继续吸引众人前往探寻。最后终在1903年,由挪威人阿蒙森(Roald Engelbregt Gravning Amundsen)打通。

北极航道开通后,其价值很快在战争中体现出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英等国通过北极航道向苏联源源不绝的输送物资。但随着冷战的开启,北极航道成为对峙的禁地,加上冰封的缘故,使其开发与应用受到极大的限制。不过当冷战结束、气候暖化加速之后,北极航道又重新回到世人的目光内。

2009年,2艘德国货轮在未透过破冰船的协助下,成功穿越北极航道,在那之后这条航线逐渐热络起来。各国也纷纷加强自身在北极的活动,尤以俄国与加拿大为最。年,俄国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CLCS)提出申请,要求将北极地区12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划为专属经济区,但遭到驳回。2012年,俄国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宣称北极航道比苏伊士运河还重要,积极开发北极地区,并于2015年成立北极战略司令部。

加拿大对北极航道亦有垄断的野心,其曾于1972年宣布西北航道是其国内航道,加拿大前总理哈柏(Stephen Joseph Harper)更在任内几乎年年前往北极声明主权。加拿大甚至将寻找富兰克林沈船,视为证明加拿大主权的凭据,此外还在北极地区多次组织军事演习。不过加拿大的举动引来国际社会的不满,不少国家均主张北极航道应为开放的国际通道,不愿承认加拿大的独占

而中国为了科学考察、避免北极环境变化影响自身、以及分散马六甲海峡与中东地区的进口风险,还有突破巴拿马运河与苏伊士运河的运量限制,也大力投入北极航道与北极地区的研究和开拓,并与俄国合作在此共建冰上丝绸之路日本、韩国等北极圈的域外国家,也对北极开发显露出兴趣,韩国前总统朴槿惠更曾声称要利用北极航道的开通,将釜山打造为海洋首都对比今日欣欣向荣的景况,前人数百年来在此付出的牺牲,恐怕今人颇难以想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