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破寒冰终不还 北极航道开拓史(上)

+

A

-
2018-08-08 00:03:27

201884日,中国首艘针对极地气候打造的冰级轮天恩号,自江苏连云港出发,将取道北极航道中的东北航道,前往欧洲出口风电设备。而730日,曾20179月试航西北航道的中国科考船雪龙号,也载着北极科学考察队,第九度前往北极圈考察。随着全球暖化的加快,北极航道的战略与经济价值日趋重要,各国皆摩拳擦掌想在此分一杯羹,中国出于环境、能源、经济与战略考虑,自然也不欲落于人后。但在数百年前,北极航道的开拓几乎无法被时人想象。由于当时受限于测量技术、浮冰、坏血病等因素,各国探险家在付出惨重的牺牲之后,北极航道的轮廓才逐渐清晰,而商用化则是等到更晚近才有实现的可能。

中国北极科考船“雪龙号”,于2018年7月进行第九次的北极科考(图源:新华社)

北极航道可概分为西北航道、东北航道与中央航道三条,前者起自北美,穿过加拿大北部后抵达太平洋;东北航道则是自挪威或俄国西伯利亚取道白令海峡后,前往太平洋。中央航道则处于前两者之间,穿越北极点附近,尽管其位于公海,较少受到俄国、加拿大、丹麦等北极圈国家声索主权或经济海域管辖权,但因海冰较多,因此当前的商业应用价值远较前两条航道低。

对北极航道的探勘,可远溯至
十六世纪。尽管当时欧洲人已在地理大发现的过程中探明不少未曾接触的区域,但仍存在不少地理迷思,譬如南美存在个黄金国(El Dorado)、南方有个未知大陆(Terra Australis Incognita)以平衡地球陆块、西伯利亚维亚特卡河(Vyatka River)有尊土著膜拜的黄金老媪像(Golden Woman)等等,墨卡托(Gerardus Mercator)还在其1569年出版的世界地图中采纳黄金老媪的传说,以Zolotaia baba之名标示。墨卡托更在地图中绘出可航行、实际上没人知晓全貌的北极航道。

1562年的威尼斯地图学家基亚科莫加斯塔迪(Giacomo Gastaldi)亦在其地图上,在亚洲与美洲之间绘出个不存在的阿尼安海峡(Strait of Anián)。这些迷思大大激发了欧洲人向外冒险的狂热,尤其是对北极航道的执着,但也因这些迷思而导致不少冒险家于途中呜呼丧命,埋骨于终年不化的寒冰之中。

自从摆脱蒙古统治后,不停往西伯利亚扩张的俄国,对找出北极航道也跃跃欲试。当时俄国还不太明白这片广袤的冰天雪地究竟边界在哪?有无与美洲相连?因此派出不少探险队查看。
十七世纪的俄国毛皮商谢明伊凡诺维奇迭日涅夫(Semyon Ivanovich Dezhnev)曾成功通过白令海峡(Bering Strait),但他浑然不觉,反而以为堪察加半岛一路往东延伸至美洲。日后有不少人试图重走迭日涅夫的路线,但都因粮尽或海冰阻路而失败,使得很长一段时间里,地图上东西伯利亚的轮廓仍旧很模糊。

1724年,当时正病入膏肓的俄国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1672-1725),下旨要求找出穿越北冰洋的通道,并绘制堪察加半岛北边的地图。丹麦裔军官维他斯白令(Vitus Jonassen Bering)接下此重任,并在翌年彼得大帝驾崩后正式启程。莫斯科朝廷曾以为,西伯利亚已成长为遍布许多俄国城市的富饶之地,连白令也预期自己可在当地补充所需的兵员。但一开始在踏入托博尔斯克(Tobolsk)─前西伯利亚汗国的首都时,白令就大失所望,该城人口稀少,征得的壮丁仅略超过他期望的一半。白令接着跋涉三年才抵达鄂霍次克海滨,此时已有不少手下死去或逃走,白令只得再向当地土著强征物资与人力,结果招来强烈的抵抗。等白令好不容易解决这些问题后,他才扬帆出海,测绘西伯利亚沿岸,并判定西伯利亚与美洲之间隔着海峡而非陆地,该海峡则在多年后以其名命名─白令海峽

白令于1741年经过阿留申群岛时遭到暴风雨之想象图(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1733年,白令再度衔命远征,这回他不仅要打通北极航道,还得开辟对日本贸易的路线。俄国派给白令三千多人的队伍,使他终于不用再为人力吃紧而伤神,但这么庞大的人数,却反而在贫瘠的西伯利亚造成资源的困窘。当白令于1741年自堪察加半岛出发后,他往东南边航行,花了两个月以上才发现美洲外海的卡亚克岛(Kayak Island),不过筋疲力尽的白令已搞不太清楚自己究竟到了何方。接着在返航时又因太晚启航,白令的船队受到暴风雨侵袭,船员间又饱受坏血病折磨,白令被逼得许诺一旦得以生还,自己将向东正教与路德教派两边的教堂捐献感恩。不过显然上帝并未就此眷顾白令,白令很快也跟其他船员一样病倒,最终于1742128日病逝。而白令未竟的使命,则由瑞典籍芬兰裔的阿道夫伊雷克(Baron Nils Adolf Erik Nordenskiöld)完成。阿道夫率领约30人的队伍,于1878年自赫尔辛基出发,接下来仅用了短短约一年的时间便抵达白令海峡,至此终彻底打通东北航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