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运动:被放大的疫苗恐慌

+

A

-
2018-08-03 05:23:28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中,人们一直寻求摆脱瘟疫和疾病的方法,通过接种疫苗来抵抗疾病是一种不错的方法,通过接种疫苗,人类已经消灭了天花,脊髓灰质炎病例减少了99%,白喉等传染病发病罕见,麻疹、新生儿破伤风等疾病的发病率显著下降。【相关阅读:疫苗:人类与疾病斗争中的利器

2013年,中国也曾出现大量婴儿接受乙肝疫苗后死亡事件(图源:VCG)

然而自从现代疫苗诞生起,反对的声音就如影随形。

在牛痘疫苗刚出现时,英国牧师们认为,“疾病是上帝用来惩罚尘世间罪恶的,任何通过接种疫苗来预防天花的企图都是邪恶的行动。”而且天花为上帝所赐,而牛痘却来自动物的身上,因此种痘是“渎圣”的行为。1885年,天花在蒙特利尔爆发时,当地的天主教徒还拒绝种痘,宣称静待上帝的“惩罚与判决”。

现在教会中几乎没有这样的论点,不过仍然有其他因为各种宗教因素反对疫苗接种的人。美国目前大多数的州都允许因为宗教因素不注射疫苗,只有三个州(密西西比州、西维吉尼亚州以及加州)例外。

而且,接种牛痘意味着要将孩子原本完好的手臂划破,植入来自别人身体的痘苗,这种做法不免令人心生恐惧。还有人出于对医学的普遍不信任而抵制接种,他们相信,天花是由空气中的腐败物质引起的,因此接种疫苗是无效的。

此外,早期因为微生物及消毒之类的知识还不足,不可能作到无菌的消毒,疫苗确实有造成一些副作用,甚至人员的伤亡,这也加剧了对疫苗的恐慌。

于是,英国政府1867年颁布新的疫苗法令,宣布凡无正当理由而拒绝给孩子注射疫苗的父母将受到罚款时,遭到很多人的反对。英国的反疫苗联盟和反强制接种疫苗联盟从那时起就应运而生,许多记者也开始在媒体上积极反对疫苗接种,由此拉开了国际反疫苗运动的大幕。

随着医学发展以及新疫苗的出现,疫苗恐慌总是随着疫苗被验证安全后平息,再随着新疫苗的出现而再现。

《中国新闻周刊》在《疫苗争论启示录》一文中记述了“百白破疫苗”的恐慌。

百日咳、白喉与破伤风三种传染病的疫苗配制在一起的百白破疫苗因其安全性曾在英国医疗界引起了广泛的争论,从1974年到1981年持续了7年之久。

在电视新闻持续报道下,医学上的争论造成了疫苗史上最大规模的倒退,它横扫英国、日本,并扩散到美国、前苏联和澳大利亚。仅在英国,到1977年,百日咳疫苗接种率从77%至33%,斯旺西地区的接种率更是只有9%,百日咳疫情流行随之而来。在1979年,有102,500报告病例遍及英国,估计有36人死亡。日本百日咳疫苗接种率从1974年的80%下降至1976年的10%,并于1979年百日咳疫情流行,出现1.3万余病例、41人死亡。

英国政府推出一系列的调查来验证疫苗的安全性,最终由英国儿童脑病研究会公布调查结论,证明儿童接种百白破疫苗后受到神经伤害的几率非常小,只有约1/31万。随后,日本医学家开发出了无细胞的新型疫苗,与老疫苗相比,它的不良反应更小。

尽管疫苗的安全性被证明,为了让民众重拾对疫苗的信心,时任英国卫生部长的女儿和威廉王子(Prince William)高调接种百白破疫苗。其后,疫苗在控制传染病上效力显着被证实,人们逐渐恢复接种疫苗的信心。1990年以后,百白破疫苗接种率提高到93%,百日咳发病率随之下降,恢复到中断接种前的水平。

如果说此次疫苗恐慌还是因为疫苗安全性确实引发争议,那么接下来的事例就是一次精心炮制的谎言了。

1998年,英国医生安德鲁·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等13人在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称儿童接种“麻腮风三联疫苗”(即“MMR疫苗”,同时预防麻疹、腮腺炎和风疹的疫苗)会导致自闭症。随后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等机构随后也开展了长期研究,最终未发现这款疫苗与自闭症存在关联。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美国国家科学院和英国卫生署也都出面澄清。

2004年,一名英国记者发现威克菲尔德收受超过43.5万英镑贿赂,篡改了研究中儿童的病例,以满足“那些想要起诉疫苗公司,制造疫苗恐慌的律师们”。同年,《柳叶刀》杂志也宣布“完全撤销”那篇造假论文。

2011年,MMR疫苗导致自闭症有关的说法被评为“近100年来破坏性最大的医学骗局”,但疫苗恐慌带来的恶果已经显现。自1998年后的10年间,数以百万计的儿童错过了接种,导致麻疹疫情爆发。2012年3月至2013年2月,欧洲经济区国家和克罗地亚共报告8,499例麻疹病例,在每个年龄段未接种疫苗病例所占比例都非常高,其中只有17%的患者确认接种过麻疹疫苗。

而且这种影响没有随着真相大白消散。2013年时,美国公共政策民调基金会所做的调查显示,仍有20%的民众认为儿童疫苗导致了自闭症。

尽管各国政府斥巨资为疫苗安全护航,实际上在疫苗安全上稍有风吹草动便会不断引发惶恐,腾讯新闻指出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如在法国曾出现“乙肝疫苗与多发性硬化存在联系”的谣言,酿成长期的乙肝疫苗恐慌;“艾滋病毒和小儿麻痹症疫苗有关”的谣言,曾导致尼日利亚患小儿麻痹症最多的省,却禁用小儿麻痹症疫苗。美国曾出现过怀疑疫苗中所含“硫柳汞”对人体有害的风波,“反疫苗接种主义”者掀起了一场“净化我们的疫苗运动”。

然而无论安全,事关孩子的安全,由安全问题引发的疫苗恐慌恐怕会长久的存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