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帝国东扩:“黄俄罗斯计划”的破产

+

A

-
2018-07-30 06:54:35

19世纪末,当俄国在中亚方向的扩张受制于英国,不得不在征服中亚后改弦更张时,由于受地理条件限制,俄国无法在瓜分非洲的狂潮中分一杯羹,1897年俄国又与奥匈帝国签订协定维持巴尔干现状,远东的中国成为俄国当时唯一的扩张方向。

沙皇俄国“黄俄罗斯计划”示意图。自海参崴至喜马拉雅山脉乔戈里峰划一条线,沙俄企图侵占该线以北的中国领土,野心之大、胃口之好前所未有(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为了让俄国转向东方扩张,减轻德国东部边境压力,德国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向他的表兄弟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大肆鼓吹“黄祸”。在1895年给尼古拉二世的一封信中,威廉二世宣称俄罗斯的命运就是:“开垦亚洲大陆和捍卫欧洲,免受大黄种人的侵犯。在这方面你将会看到我是永远站在你这一边,随时准备尽我的最大力量来帮助你的……俄罗斯的伟大未来,就(在于)垦殖亚洲和捍卫十字架以及古老的基督教欧洲文化,免受蒙古人和佛教的侵犯……。”

在此之前,19世纪中叶俄国扩张方向由美洲重返亚洲后,俄国国内以叶斯佩尔·乌赫托姆斯基(Esper Ukhtomsky)公爵代表的一批知识分子——“东方人派”,为俄国在远东、中国的扩张完成了舆论准备与意识形态支持。他们通过大肆宣传:“俄国文化和东方文化的关系要比它和欧洲文化关系更为密切,并且觉得把东方合并到俄罗斯帝国里,使两者融合起来,是俄国的历史使命。”

乌赫托姆斯基作为尼古拉二世的老师,其向东方扩张的观点对尼古拉二世影响极深,在其鼓动下1891年尼古拉二世以皇太子身份访问远东,在日本的遇刺又增加了尼古拉二世对黄种人的仇恨,为俄国激进的东方扩张政策以及未来的战争埋下了伏笔。1894年尼古拉二世即位后,一个以征服中国北部尤其是东北的“黄俄罗斯计划”出炉,意图在大俄罗斯、小俄罗斯(即乌克兰)、白俄罗斯之外,增加一个黄种人组成的“黄俄罗斯”。

在当时的俄国政府内部,尽管推行”黄俄罗斯计划“向东方扩张成为共识,但也存在以财政大臣谢尔盖·维特(Sergei Witte)为首包括乌赫托姆斯基在内的温和派,以及以陆军大臣阿列克谢·库罗帕特金(Aleksey Kuropatkin)、御前大臣亚历山大·别佐伯拉佐夫(Alexsandr Bezobrazov)为首的激进派。温和派主张和平渗透,步步为营蚕食中国,连接俄国欧洲部分与太平洋岸海参崴的西伯利亚大铁路即是维特的手笔。激进派主张以军事手段占领满洲、控制朝鲜。

在温和派主导下,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维特一手策划了俄国、法国、德国三国联合还辽,阻止了日本割让辽东半岛的企图。进而,维特又以与中国结盟对抗日本为条件,于1896年利诱出席尼古拉二世加冕礼的清政府使臣李鸿章签署《御敌互助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获得了修筑横穿中国东北的中东铁路——中国东省铁路的许可,从而使西伯利亚铁路缩短450英里,节省经费3,700万卢布。以中东铁路为契机,俄国又获得了铁路沿线的行政管辖权,俄国军队名正言顺地进驻满洲。同年,俄国以共同排斥他国为条件,从日本手里获得了朝鲜的共同管辖权。

1897年,德国以两位传教士在山东巨野县被杀为借口,突然出兵占领青岛,次年强迫清政府签署《胶澳租界条约》,租借青岛99年,从而掀起了各国瓜分中国的狂潮。尽管当时维特极力反对瓜分中国,俄国还是对中国提出了领土要求。1898年,俄国军舰以协助清朝抵御德国为借口进入旅顺,事后迫使清政府签署了《旅大租地条约》,获得了旅顺、大连25年租借权。

几个月后,俄国又迫使清政府签署了《旅大租地续约》,取得了修筑中东铁路南线即哈尔滨至旅顺铁路的权利。由此,俄国将势力由北满扩展到整个满洲,大有独吞整个中国东北的势头,这严重影响了日本在中国东北乃至朝鲜的利益,日俄矛盾在逐渐积聚。以1898年为分界线,俄国激进派逐渐压倒温和派,获得了在远东扩张的主导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长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