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猴奋起千钧棒 中印人民心中的那只“猴子”

+

A

-
2018-07-26 03:41:12

近几年总是能在电影院看到各式各样的孙悟空,不论是甄子丹版的齐天大圣《大闹天宫》,或是郭富城版的孙悟空《西游记女儿国》,还是去年号称“史上最帅孙悟空”的台湾演员彭于晏《悟空传》,都可以看到孙悟空这一角色至今仍有超高人气。

台湾演员彭于晏挑大梁饰演孙悟空(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在南亚的印度,也同样地对一个神通广大的猴神─哈努曼(Hanuman)非常喜爱。2015年印度宝莱坞三K(三位姓Khan的男演员)之一的萨尔曼.汗(Salman Khan)的电影《小萝莉的猴神大叔》(Bajrangi Bhaijaan,中国大陆于2018年3月上映),影片讲述一位虔诚信仰哈努曼的大叔,协助一位来自巴基斯坦的哑巴女孩回家的故事。印度也有许多改编自史诗《罗摩衍那》(Ramayana)或是哈努曼的动画电影、电视剧。

《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在中国上映广受好评(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西游记成书于中国明代中期,除了是经典文学外、更被誉为中国四大名著之一。古印度史诗《罗摩衍那》的成书年代不仅早于明代,更可追朔至公元前300年,为印度最古老的史诗之一,与另一部梵文史诗《摩诃婆罗多》齐名,在印度的文学、宗教上具有特殊地位。  

孙悟空与哈努曼之间的文化联系一直是学者关注研究的议题,在民国初年时更是许多学者争相讨论的话题。胡适曾写过《西游记》考证,他曾翻遍中国各种佛教、戏曲、文学古籍,找寻最初的“西游记",最后他提出了孙悟空应是来自印度的看法:

“但我总疑心这个神通广大的的猴子不是国货,乃是一件从印度进口的。也许连无支祁的神话也是受了印度影响而仿造的。……因此,我依着钢和泰博士(Alexander von Staël-Holstein,1877-1937)的指引,在印度最古的纪事诗《拉麻传》(罗摩衍那)里寻得一个哈奴曼,大概可以算是齐天大圣的背影了。"

《罗摩衍那》的主角并不是哈努曼,而是印度教三大主神之一的毗湿奴神(Visnu)化身─罗摩(Rama)。史诗讲述罗摩的一生以及从魔王罗波那(Ravana)手中救回妻子悉多(Sita)的故事。罗摩因协助猴王国王夺回王位,猴王国王派出手下大将哈努曼协助罗摩寻妻。

根据印度教神话,哈努曼是风神伐由(Vayu)与安阇那(Anjana)的孩子安阇那曾是一位美丽的飞天女神(Apsara),因为得罪一位化成猴子的仙人,被仙人诅咒变成一只母猴。之后被风神伐由看上,生下了哈努曼。哈努曼一生下来就力大无穷,但也常常闯祸。哈努曼曾经因为想将太阳当成果子吃掉,被当时仍为天神之首的因陀罗(Indra)用金刚杵打死,风神伐由因此相当震怒。之后在梵天神(Brahma)的帮助下哈努曼得以复活,也因此获得千眼神、太阳神等许多神明给予的多项神通,让祂在战斗中不易受伤、可以变化成千种样貌。《罗摩衍那》中的第五章《哈努曼书》,这一章节描述哈努曼在斯里兰卡终于找到悉多,并放火烧掉魔王罗波那的楞伽宫之故事。

《罗摩衍那》中的哈努曼广受印度人民喜爱,因而成为猴神被祭拜(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然而,根据后世的史家研究,吴承恩的《西游记》应是经过唐代以来佛教故事等许多元素,集合许多人的想象力慢慢演变,元代已有《西游记》雏型的戏曲,直至明代才成书的一部著作,但当时以古梵文写成的《罗摩衍那》尚未出现中文译本,《西游記》应不是受《罗摩衍那》影响而来。孙悟空与哈努曼这两位被受中国与印度喜爱的猴子,乍看下有许多相似处,但从故事中崭露的个性可以看出,祂们还是有相异之处。

以闯祸和神力这点,可以看出不同,孙悟空是主动闯祸的,无论是在西王母的蟠桃盛会上捣蛋,或是之后的大闹天宫,孙悟空都是依自己的想法意思去做这些事情的。从孙悟空在前来捉拿祂的佛祖面前大放厥词,可以看出祂对于天庭,有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等神通,是在冥冥之中的安排与机缘获得的。而哈努曼的闯祸,与孙悟空含有自我意识地反抗般的闯祸不同,祂所获得的这些神力,也不是出自哈努曼的自我意识,而是那些神明出自于对风神的畏惧所给予。或许可以推论,哈努曼有可能是孙悟空的原型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原型。

无论是中国的孙悟空,还是印度的哈努曼,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两只身通广大的猴子历经漫长的时光,逐渐成为两国传统文化的重要角色。特别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无视体制的造反精神,更是为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推崇。1945年,毛泽东与蒋介石举行重庆会谈期间,曾对陈立夫批评国民党于1927年后的剿共政策:“我们上山打游击,是国民党剿共逼出来的,是逼上梁山。就像孙悟空大闹天宫,玉皇大帝封他为弼马温,孙悟空不服气,自己鉴定是齐天大圣。可是你们却连弼马温也不给我们做,我们只好扛枪上山了” 。

中共建政后,毛不仅没有忘记对孙悟空的喜爱,反而将祂作为反官僚主义的象征。毛在1961年所做的词《七律·和郭沫若同志》:“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今日欢呼孙大圣,只缘妖雾又重来”,更是影响了当时千千万万的中国青年,就连文革期间,四川重庆的造反派组织─“军工井冈山望江机器厂东方红公社”,其下就有进行武斗的“金猴战斗队”,可见红卫兵组织在武斗时期都不忘“孙猴子”的造反意义。

1986年版《西游记》师徒四人相隔多年再度聚首(图源:VCG)

传统话本与戏曲的魅力,政治上有了毛泽东的加持,以及1986年中国大陆央视电视剧《西游记》中,演员六小龄童(章金莱)扮演的美猴王,使孙悟空形象更加深入人心。2018年7月12日,第二屆兩岸人文名家論壇在台北圆山大饭店举行,台湾美猴王朱陆豪与大陆六小龄童同台比演技,更是引起话题。据说1986年版《西游记》迄今在电视台重播了不下3,000次,因而成为一代中国人民的集体记忆,更因为历史文化圈的影响,东亚地区皆可很容易观赏到关于孙悟空与哈努曼的文学、影剧形象,成为中印两国无可取代的文化瑰宝。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林君穎 許陳品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