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歼灭满族第一抗日将领之谜

+

A

-
2018-07-13 22:31:09

双枪老太婆赵洪文国为中国人熟知,其子赵侗其实也名声颇大,有“满族第一抗日将领”的头衔。所以自1939年赵侗死后,各种流言猜测甚至延续至今。而赵侗究竟死于谁人之手,由于当时确切的公开资料非常少,一直迷雾重重。

聂荣臻曾在回忆录中讲述伏击赵侗的经过 (图源:VCG)

赵侗之死

根据公开资料可知,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赵侗开始参加抗日运动,七七事变前在东北已小有名气。七七事变后,赵侗在北平起兵抗日,定军队名称为华北国民抗日军,在平西山区开展游击战。这年年底,赵侗率领军队加入八路军,改编为晋察冀军区第五支队,赵侗出任司令员。

1938年8月,赵侗以下基层视察为由,秘密脱离了游击队。后前往重庆并获得了获得了空前的欢迎,媒体将他视作开展抗日游击战争的英雄。1939年1月,赵侗受到蒋介石接见,入国民党中央训练团党政训练班第一期学习。毕业后被国民政府的军事委员会委任为晋察冀游击第一总队少将司令,奉命返回华北重新组织游击队。据《现代满族英烈传》一书记载:“1939年6月29日,赵同与吴桂良等由经培训的大中专知识青年中挑选100名将士,亲自率领北上对日抗战,第一站到达西安。”

1939年秋,赵侗率300余人,配长短武器和2部电台,不顾威胁北上敌后,途中遭到伏击,在河北新富、灵寿两县交界的陈庄附近战死。

关于伏击者的身份一直并不清楚,据当时国民党方面的资料《中共不法行为及破坏抗战事实纪要》记载:“本年(指民国二十九年,即1940年)1月2日河北民军第七纵队司令赵侗所部官兵,在灵寿被贺龙部全数消灭,赵司令被枪杀”。1941年,重庆出版一本署名李君的《赵侗之死》,其中讲到赵侗是为八路军所杀,但当时八路军方面并未承认,此事疑云重重。不过赵侗之母坚信赵侗是被八路军“陷害”致死的,从此走上与共产党对抗之路。

在中共建政后,中共承认赵侗是遭八路军伏击消灭。《八路军第一二零师暨晋绥军区战史》中称,赵侗部是于1939年12月29日在河北省灵寿县慈峪镇附近之北霍营一带被一二零师独一旅二团所消灭。

至此,赵侗死于谁人之手的谜团解开了,但更大的谜团出现了——八路军为何要击毙同为抗日部队的赵侗。

反目成仇

中共官方说法是“消灭叛逆”,据《八路军第一二零师暨晋绥军区战史》记载,“1939年,赵侗率少数人逃跑,被国民党特务机关复兴社收买。12月,国民党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赵侗奉国民党之命率复兴社分子120人编成的所谓‘平西挺进支队’,携带国民党军委会的电台、密码,潜入晋察冀边区的灵寿县慈峪镇附近之北霍营一带,进行破坏活动”。

聂荣臻在《聂荣臻回忆录》中的记述更为详细:赵侗为人很狂妄,一直想要脱离游击队,同国民党的关系拉得很紧。聂荣臻多次做过赵侗的工作,但是赵侗总有二心。他本人后来还带了10来个人逃跑,后来跑到重庆,国民党政府收编了赵侗,给他下委任状,并配电台、密码和各种新式武器,派他回华北,破坏共产党建立的敌后根据地。1940年初,他返回华北时,在石家庄以北的一个地方,正好碰上从冀中回晋西北的贺龙的120师部队,便展开了一场遭遇战,战斗中120师全歼了赵侗的队伍。

但中共的说法遭到了质疑,有人认为这是八路军不愿意赵侗回来抢地盘的火并,也有人相信是赵侗的武器装备让中共起了贪婪之心而导致的悲剧。

不过《有关赵侗之死的真相》一文中给出了另一种解释。该文称,1942年重庆曾出版一本署名为“林夕”的《赵侗之死》,虽然作者和叙述者显然是抱着同情的态度,但通过这本讲述赵侗北上经历的书,我们约略可以了解赵侗之死其自身的内在原因。 

文章指出赵侗曾积极加入中共,但一直未果。《杨成武回忆录》等中共官方出版资料证实了这一说法,有当时经历者回忆称,赵侗是中国国社党党员,该党认为“铲共与抗日同样重要,必须同时兼顾”。虽然没有资料证明赵侗一直有反共思想,但这很好的解释了为何中共接受其老部下入党而一再拒绝赵侗,以及赵侗最后愤然出走重庆。

在从重庆前往西安后,赵侗接受了胡宗南的改造,将胡宗南所派的战干四团的学生王世杰等一百余人加了进去,使得原来只有六十余人的小团体扩充到二百多人,并调整了干部。同时把原来小团体中的亲共份子剥离出去,团体面貌从一个抱有一些理想色彩的松散团体变成反共团体。而后接受胡宗南赠送的武器装备,在1939年末国共关系紧张时期,赵侗是很明显地把自己放在一个和八路军对立的位置上了。 

即使赵侗在政治上是极其幼稚的,有其取死之道。文章作者也不赞同中共的做法,赵侗毕竟打的是抗日的旗号,就算是打算搞摩擦去的也劣迹未彰,八路军在其甫入防地之际,就布置一举消灭,似也不无“不教而诛”之嫌。

军旅作家王龙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广东省政协发行的刊物《同舟共进》上发表文章称,如果不了解当时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复杂形势,就无法得出一个全面正确的结论。

根据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八路军文献》可知,从1938年下半年开始,国共双方在抗日根据地的摩擦冲突明显增多。粗略统计,从1938年8月到1940年5月,中共内部及向国民党方面发出的与反摩擦有关的电文达25份之多。在这些电文中,反复出现一个重要的名字:鹿钟麟。

此书搜集的有关此人与八路军争政权、搞摩擦的电文达8份之多,其中1939年3月17日,朱德直接致电蒋介石、程潜、阎锡山、卫立煌四人,控诉鹿钟麟部袭击八路军制造摩擦:鹿钟麟、赵永祥部在一、二两月份内,共活埋我军通讯员、地方工作人员达二十余名,到处吊打地方行政及医院人员……近日赵部更活埋我第五支队副官、侦察员数名,业已会同石副总司令(石友三)派员验尸,并查明确为赵部所害。

王龙指出,这仅系鹿钟麟制造的反共摩擦中的一件,其他突袭杀害八路军人员的事件,在电文中屡见不鲜。而据亲自提审过赵洪文国及其子赵连仲的都爱国先生后来回忆,赵侗当时正是奉鹿钟麟这个老牌“反共专家”之命,南下邢台向其靠拢之际被八路军歼灭的。国民党顽固派除了针对八路军以外,对新四军也发动了多次“摩擦”,制造了多起惨案,其中“确山惨案”和“平江惨案”广为人知。共产党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1940年2月1日,毛泽东在延安民众讨汪大会上严正指出:“对于那些敢于闹平江惨案、确山惨案的人,对于那些敢于破坏边区的人,对于那些敢于打击进步军队、进步团体、进步人员的人,我们是决不能容忍的,是必定要还击的。”

赵侗在重庆接受了蒋介石的训练和任命,其部队在西安又接受了胡宗南补充的手榴弹、子弹;离开西安之后,始终是由石友三的兄弟石友信所带教导队护送,直到河南林县才分开,石友信还向赵侗部赠送了二十余支自制的捷克式步枪。这些消息,深谙情报工作的共产党怎能不知道,何况赵侗身边一直未曾断过潜伏的共产党员。

共产党方面对国民党抢地盘、搞摩擦保持了较高的警惕。这方面血的教训早让八路军戒备防范,严阵以待,赵侗所部覆亡的命运可想而知。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