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隐射中国政治 跨国企业为何偏好官二代

+

A

-
2018-07-07 23:05:19

最近中国上映的热门电影《我不是药神》,其宣传噱头之一即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所谓真实事件,即2013年发生的陆勇案。电影中由李乃文饰演的瑞士医药代表,在中国互联网上也被对号入座一位中共高干子弟,似乎《我不是药神》在鞭挞中国社会现实的同时也影射了中国现实政治。

电影《我不是药神》剧照。图中为徐峥扮演的以陆勇为原型的电影男主角程勇(图源:VCG)

反派竟是官二代?

2013年8月,中国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在调查一起网络贩卖银行卡团伙时,时任江苏省无锡市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老板的陆勇,因曾购买信用卡而被逮捕。随后陆勇销售印度抗癌药物被媒体曝光,由于此案超越了一般刑事案件,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社会事件。

从2013年被捕到2015年被无罪释放的一年多里,围绕陆勇案在中国社会引发轩然大波,矛头的焦点直指国外原研药在中国的高价。陆勇案涉及的瑞士诺华公司生产的抗癌药物格列卫,当时在中国售价高达23,5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一盒,而印度仿制的格列卫中国“团购价”仅200元人民币一盒,相差100倍以上,更是成为众矢之的。

在《我不是药神》电影中,由青年演员李乃文饰演的瑞士医药代表,实际就是影射瑞士诺华公司。电影上映后,有好事的网友指出,2004年至2010年担任诺华中国区总裁的李振福,正巧与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次子同名。

据2012年出任中国国有上市公司上海医药独立董事时公开的简历,李振福1963年出生于北京,1986年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随后前往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大学攻读理学硕士,后曾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工商管理课程。在担任诺华中国区总裁前,李振福曾在美国贝思佳集团公司任职11年,2010年从诺华辞职创业,创办了德福资本,并担任首席执行官至今。同时,李振福还是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理事成员,美国百人会会员,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学院国际董事会成员,中华慈善总会荣誉副会长,大自然保护协会中国理事会理事成员。

从李振福的简历来看,中国大学毕业,海外留学攻读研究生,然后进入跨国企业工作,进而创业,这是中国高干子弟两大典型职业路径之一。另一条路径是,进入中国企事业单位、科研院所工作,获得体制内身份,到一定职级即进入政府工作,前往基层锻炼,从此走上仕途。

前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美国留学后也曾前往美国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香港分公司求职,但被以身份敏感为由拒绝,后创办了优创科技有限公司以及私募基金新天域资本公司。温云松的妹妹温如春,也曾在雷曼兄弟公司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任职。

跨国公司为何偏好官二代

《我不是药神》中由李乃文饰演的瑞士医药代表(图源:@豆瓣电影)

据美国媒体披露,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曾多次调查美国上市公司雇佣中国政府高官、国企高管亲属,摩根士丹利、高通、西门子、辉瑞、强生、IBM、沃尔玛等都曾被处以罚款。那么,跨国公司为何偏好中国官二代,为何宁愿被罚也要雇佣中国官二代呢?

美国《彭博商业周刊》在《摩根雇佣官二代启示录》一文中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不同于欧美市场,中国市场经济在私域中未能有效甄别出非交易性人际关系与交易性市场信用的楚河汉界,而存在相对突出的人格化交易,这使市场参与者倾向于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关系市场”。

在彭博商业周刊看来,中国是一个独特的市场,在国有经济占主导地位的中国,参与中国市场经营的主体,广义上都是与政府做生意,“市场秩序无法有效替代人际关系式交易”。也就说,在跨国公司看来,在中国关系要比市场更有效率,这也算是入乡随俗吧。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则认为,“在市场经济制度下,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大型企业在同等条件下优先选择招募官二代、富二代是一种世界性现象”,并非中国特色。2001年,中国草甘膦之所以在阿根廷遭遇反倾销,关键就在美国孟山都公司高薪聘请了阿根廷经济部长之子。

不过,梅新育同样也认为,跨国公司所看重的是官二代、富二代超越同龄人的人脉等资源。就算官二代、富二代“即使不寻求非分手段和非分利益,这一优势也已经足以使得他们的业绩更容易脱颖而出”。

在梅新育看来,是否寻求“非分手段和非分利益”,关键在于所在国社会环境是否扭曲,如果社会环境扭曲,企业雇佣官二代、富二代的目的常常也是扭曲的,这一点不仅适用于跨国企业,也适用于所在国的企业。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