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名单制度到人才储备 中共官员选拔机制变迁

+

A

-
2018-07-07 20:17:03

日前,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政治局会议,提出要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本文以年轻干部为主,简要回顾一下中共官员选拔机制的变迁。

中共领导干部的从政经历大都起于基层,极少数佼佼者成为最高领导层(图源:Reuters)

尽管还存在不少问题,但中共超强的执行力让很多国家赞叹不已。其实,中共的执行力除了来自路线政策以及“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外,还在于能够培养和使用一大批优秀官员。

在1949年之前,因长期处于战争年代,条件比较艰苦,官员选拔任用以委任制为主,上级任命下级,由领导说了算,或由会议决定。中共建政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延用这种高度集中的干部体制和选拔制度。

组织选拔建名单

1980年代初,正值文革结束后,一大批获平反的老干部复职,干部队伍老化,中共政坛面临“青黄不接”,邓小平甚至警告可能要“亡党亡国”。1983年下半年,中共决定用最快的速度建立省部级后备干部制度,由李锐任局长的中组部青干局负责执行,胡耀邦形象地称之为“第三梯队名单”。

1983年10月,中组部发出《关于建立省部级后备干部制度的意见》指出,“省部级后备干部,是指省市区党委正副书记和常委,省市区人民政府的正副省长、正副市长、正副主席和中央国家机关正副部长的后备对象。于1984年7月以前,共选定1,000名。其中省委书记、省长和中央国家机关部长后备干部200名,省委副书记、常委和副省长以及中央国家机关副部长的后备干部800名。每个省、市、自治区200名左右,共600名;每个部委5名左右,共400名。”

至1984年秋,首批约1,100人名单确定。名单是动态的,随时调整。已经进入领导班子的,会从名单中去掉;有新的人选,会补充进去。在1984年名单的基础上,1985年、1986年、1987年又分别推出三个新版本。多年后,名单开花结果。在中共第十七、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14人中,有12人是名单中人。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彼时也名列“第三梯队”名单之中。

中共中央2002年颁布实施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指出,“党政领导班子成员一般应当从后备干部中选拔。”2016年1月,新华社报道显示,在2015年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抽查中,有698人因瞒报被取消后备干部资格。这说明,后备干部至今仍是中共选拔官员的一项重要制度。

台湾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蔡文轩认为,东欧剧变后,中共能够屹立不倒并取得让西方侧目的经济发展,正是因为拥有后备干部这样的制度。这种制度保持了中共干部体系意识形态的统一性,能够避免诸多不稳定情形的出现。

在习近平时代,中共官员选拔机制有新变化(图源:新华社)

公开选拔成惯例

从改革开放至中共十三大,中共官员选拔主要是组织选拔,比如“第三梯队”就是典型的组织选拔。中共十三大至十六大,以组织选拔为主,建立公务员制度,机关干部实行竞争上岗,探索公开选拔的方式。先后制定了《关于党政领导机关推行竞争上岗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做好公开选拔领导干部工作的通知》《全国公开选拔党政领导干部考试大纲(试行)》等。中共十六大以后,公开选拔逐渐成为主要路径。公开选拔的职位不断提高,从村官和乡镇领导职务,发展到县副职、正职,甚至厅局级领导职务。如今,副厅级以下以及部分专业性较强的领导岗位,已经实现了公开选拔。

值得一提的是,公开选拔也运用到了中央领导成员的产生上。2007年6月25日,中共400多名高级领导干部在北京召开会议,就可新提名为十七届中央政治局组成人员预备人选进行民主推荐。

中共是一个善于以长远的眼光来思考和把握重大战略问题的政党。国计民生如此,官员选拔也如此。《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建设规划纲要》从1998年开始,每五年制定一次,最近一次于2014年制定。范围更广的《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纲要》则于2000年制定,每十年制定一次,最近一次于2010年制定。

年轻干部是重点

自改革开放以后,由于事关“党的事业后继有人”,中共历来注重培养选拔年轻干部。2000年,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胡锦涛在“全国培养选拔年轻干部工作座谈会”上曾披露当时用人的三大问题,一是相当一部分党政领导班子没有形成合理的年龄梯次结构;二是县以上各级官员专业知识结构不合理,缺少熟悉现代经济管理、金融、外经外贸及法律的官员;三是相当一部分领导干部尤其是年轻干部思想蜕化。彼时中组部下达明确领导年龄配比方案,即“今后两年,要抓紧选拔一批45岁以下的优秀年轻干部进入省部级领导班子。”

此后,中共人才培养和选调机制更趋灵活、机动,空降、挂职、公派交流等花样繁多。譬如中组部分别于2005年和2009年,选派94名中央单位和沿海省市官员空降东北,选调25名中央财经部门、金融系统官员空降湖北、重庆。2001年中组部与美国哈佛大学启动了一个人才培养计划。于是,新的人才培养模式正在不断突破旧有的名单制计划。

中共十八大以后,中共官员选拔机制又有新变化,主要体现在“四不唯”——不唯票、不唯分、不唯年龄、不唯GDP。

新华社通稿显示,习近平这次主持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主要议程是审议《关于适应新时代要求大力发现培养选拔优秀年轻干部的意见》,虽然具体内容没有公开,但预计这是落实十九大报告的一大动作。

在去年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就提出,“大力发现储备年轻干部”,注重在基层一线和困难艰苦的地方培养锻炼年轻干部,不断选拔使用经过实践考验的优秀年轻干部。因此,基层一线和困难艰苦的地方(传统上的老少边穷地区)将成为一个新的观察窗口,来自这些地方的年轻干部可能会有更多的晋升空间。

撰写:关岭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