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剑英曾犯毛泽东大忌站错队

+

A

-
2018-07-06 22:34:36

毛泽东曾称赞叶剑英“诸葛一生唯谨慎,吕端大事不糊涂”,但叶剑英在主政广东时犯了毛泽东大忌,在多次检讨后才过关。

1966年11月26日,毛泽东最后一次检阅红卫兵,毛泽东左边即叶剑英(图源:VCG)

1949年10月19日,中国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叶剑英为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方方、古大存、李章达为副主席。这两次改组,形成了以广东籍回乡干部(叶剑英、古大存)和解放前外地来粤干部及广东籍本土干部(冯白驹、方方)三合一的“广东派”干部。

1949年12月4日,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的讲话中不仅为广东土改规划了一个大概的时间表,而且提出了谨慎稳妥防止偏差的土改方针:“还有广东,则须于明冬开始进行,后年可望初步完成。至于全部完成,则至少还需要一年。”“因为这次土地改革工作是在与资产阶级合作的条件下进行的,同以前在战争期间与资产阶级隔绝的情况下进行是不同的,所以需要更加谨慎,领导机关要掌握得很紧,随时了解情况,纠正偏向,以求少犯错误。”

1950年春,根据中南军政委员会的指示,广东开始试行土改,由方方担任广东省土改委员会主任。1950年9月,正式成立了广东省土改工作团,团长李坚真,副团长林美南、罗明。叶剑英提出了“广东特殊”论,先从“三县着手”的土改试点方案,确定先在揭阳、兴宁、龙川三县进行试点。同年8月,李坚真到中南局参加土改会议,向中南局汇报了“全省着眼,三县着手”的做法,中南局没有提出不同意见。10月,叶剑英向毛泽东汇报土改工作,毛泽东说:“土改面积除原定三县外,其他各地委均需选一个区乡进行试点。”11月,华南分局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增加了惠阳、鹤山、曲江、宝安、遂溪、丰顺、英德、普宁等八个县各选取一个乡进行土改试点。

毛泽东对此并不满意,叶剑英与中南局在广东土改问题上的分歧,毛是知道的,最后他站在中南局一边,批评了叶剑英。

有学者的研究认为,毛泽东片面听“中南局部分负责同志片面性的言论,没有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听取干部、群众和叶剑英的意见”的结果。史料证明,“告状”是有的,不过袁小伦在《温故》一书中更相信,中南局的激进主张符合毛泽东的意图,因而批了叶剑英。时评家陶短房给出了另一种意见,他认为建国之初,叶剑英主持华南军政,身为广东人、早年又在广东经营的他似乎有些错估形势,或者长期当高参的他终于当了封疆大吏,大量任用亲族和地方干部,无意中犯了毛泽东大忌。

无论毛泽东真实心意如何,他展现出了对叶剑英以及广东的不满。1951年6月29日至7月6日,华南分局在广州召开扩大会议,批评分局领导的土改右倾和地方主义错误。

叶剑英知道中央——或者说毛泽东对其不满意,他在会议的开头和结尾都作了检讨。在6月30日的会上说:“分局领导是不明确的,主要方向迷失了,没有抓紧大量问题,没有依靠主要的力量;因之,虽然做了许多工作,但主要问题没有抓住,全局就输了。“在干部的使用上,两年多来,分局也是犯错误的……特别严重的是出现了地方主义的倾向。尽管分局提出了向大军学习,依靠大军,都遭到顽强抵抗。而分局领导上没有采取坚决的措施,击破地方主义,反而采取了自由主义的态度,纵容了地方主义的发展。”在7月6日闭幕会为分局的错误承担了个人责任:“在农民问题与地方主义倾向问题上,我都应负主要责任,因为我是分局的主要负责人。”“总之分局领导及方方同志在工作上的错误,我要负总责任。”

但这个检讨没有过关,7月10日和11日,中南局机关报《长江日报》连续发表了两篇评论《论正在前进的广东农民运动》、《认真学习,稳步前进——再论广东农民运动》,未点名地批判叶剑英。叶剑英看了社论,大怒:“为什么将党内的认识分歧公诸报端?我是中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为什么不给我打招呼?”

这年11月,毛泽东再次批评广东土改速度太慢,说全国有三只乌龟,福建和广西已经爬上去了,只有广东还没有爬上去。尽管叶剑英很快地召开全省地委书记联席会议,进一步研究如何加快土改进度,毛泽东还是决定出手了。

12月,毛泽东把陶铸由广西调往广东,出任华南分局第四书记,接替方方负责土改工作。在陶铸的主持下,在广东掀起反对地方主义运动,矛头直指本土派,并称叶剑英是后台。广东先后36次大规模进行“土改整队”、“整肃”,共处理广东“地方主义”干部6,515人。这期间,他们提出“依靠大军,依靠南下干部,由大军、南下干部挂帅的方针”,各级党委都要由大军和南下干部挂帅,当第一把手。

1952年6月,毛泽东在中南海举行中央书记处会议讨论广东问题,点名批评广东地方主义,批评方方“你犯了两条错误。一是土改右倾;二是干部问题犯地方主义错误”,称广东土改是乌龟,全国落后。但毛泽东把叶剑英与其他人区别对待,他强调叶剑英对这个问题没有什么责任,更不能说他是摘地方主义的头头,大家要理解他。当然,包括剑英在内,各地的同志都应从这件事中总结教训,防止今后再发生此类错误。

在毛泽东发言后,叶剑英、方方、冯白驹在会上做了检查。会后,叶剑英被迫“养病”,方方降职为华南分局第五书记,四野第三政委、中南局第一副书记谭政兼任华南分局第三书记、华南军区政委。6月16日,毛泽东在华南分局关于叶剑英患病的电报写下批语:“尚昆同志:请查询广州是否有高明的医生及剑英病情告我。”

在广东本土派被打倒后,叶剑英也就平安过关了。1954年6月,叶剑英奉命调回北京,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9月,当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并担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部长。1955年4月,叶剑英任训练总监部代部长,主持全军的军事训练工作;9月27日,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