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之功不能抵军之过:林左与歼20的是是非非

+

A

-
2018-06-29 07:23:17

2018年5月,被传“休假式治疗”多时的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林左鸣被免职,由中航工业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谭瑞松继任。时隔一月,谭瑞松升职后留下的中航工业总经理、党委副书记职务也尘埃落定,由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罗荣怀接任。至此,自林左鸣“休假式治疗”以来,中航工业这家中国唯一的军用飞机供应商,领导层调整终于尘埃落定,围绕中航工业、林左鸣的是是非非是否也将落定呢?

2016年3月,时任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出席空中客车交付中心落户天津及A330客机完成仪式(图源:Reuters)

民之功不能抵军之过

2017年10月25日,在中航工业传达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专题会议上,时任中航工业总经理的谭瑞松在代表集团党组谈及今后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要坚持强军首责,航空武器装备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本,民之功不能抵军之过。”

在观察人士看来,这句话就是对当时还担任中航工业董事长、党组书记的林左鸣的“盖棺定论”,尤其是那句“民之功不能抵军之过”意味深长。在等级森严的中共体制内,作为下级的谭瑞松如此评价还在任的直接上级,结合林左鸣的“休假式治疗”,这句话很大可能不是来自谭瑞松,而是来自更高层的授意,代表了中共高层对中航工业、林左鸣的批评与不满。

2017年8月,时任中航发集团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罗荣怀(右)在江西南昌与江西省副省长李利(左)共同为航空发动机学院揭牌(图源:VCG)

自2008年担任中航工业总经理,2012年升任董事长以来,林左鸣在响应中共做大做强国企号召发展中航工业上确实立了功。据中航工业官网披露,中航工业已经发展为下辖100余家成员单位、27家上市公司、员工逾45万人的庞大集团,业务范围不仅包括传统航空领域还涉及资产管理、工程建设、金融证券、汽车、房地产等诸多行业,资本运作动作频频,一度甚至传出整合成飞、沈飞、贵飞中国三大军用飞机制造商合并上市。

然而,林左鸣却似乎忽略了中航工业本质上是一家军工企业,中国唯一的军用飞机研制、生产企业,肩负中国国家安全的重任。正是林左鸣在中航工业安身立命之本的军机领域的一系列“山头主义”行为,引起了中共高层的不满。

据中国互联网上知情人士爆料,在中国军方组织的第四代战斗机竞标中,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601所)落败于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611所)歼-20方案,在歼-20研发过程中,林左鸣强制将歼-20尾部交由601所研制,致使歼-20最初亮相时尾部被认为是不符合隐身需要的败笔,在后续方案中才修改过来。就在歼-20项目攻坚的2016年,又将601所、611所所长调任中航工业总部担任副总工程师闲职,同时将601所、611所副所长对调扶正担任所长,而时任611所所长杨伟正是歼-20战机总设计师,最终在军方干涉下,杨伟虽调任总部但仍负责歼-20项目。

在“民之功不能抵军之过”这句话出现之前,中共高层就以特殊方式表达了不满。2016年,中国政府整体剥离中航工业飞机发动业务,组建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并选择来自航天系统的时任航天科工集团总经理曹建国担任一把手。

2018年,中共十九大上,十八届中央委员林左鸣未能连任,中航工业领导层无一入选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中纪委委员,反而是不是十九大代表的歼-20总设计师杨伟名列中央候补委员,并且排名靠前。同时,多次落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杨伟,2017年再次落选后,在不是候选人的情况下当选层次更高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更令人奇怪的是,据知情人士披露杨伟的提名并非来自航空系统而是来自航天系统。此前,调任601所所长进而又被闲置的611所副所长赵民,据2018年5月31日的四川新闻披露,已经回到成都出任611所所长。

撰写:荏苒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