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美侵台案 中国代表权与台湾问题的联合国攻防战

+

A

-
2018-06-26 05:24:54

各会员国在其国际关系上不得使用威胁或武力,或以与联合国宗旨不符之任何其他方法,侵害任何会员国或国家之领土完整或政治独立”──《联合国宪章》第一章第二条。

自从
1945626日《联合国宪章》在旧金山签署以来,联合国迄今走过了磕磕绊绊的73年,其成立没多久便面临冷战对峙的两极局面,中国国共内战、朝鲜战争、中东战争等重大事件接踵而至,突显联合国成为美苏阵营角力场地的尴尬局面。而其中与两岸颇有关联的,即是19508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控诉美国违反《联合国宪章》的控美侵台案,要求制裁美国政府武装侵略中国领土的罪行并应立即采取措施,使美国自台湾及其他属于中国的领土完全撤出它的武装侵略部队

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派遣舰队进驻台海,并宣布“台湾地位未定”(图源:VCG)

当中共在内战中取胜后,便于1950年宣布要接掌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席位,退守台湾的国民则在国际间苦撑,为保全中国代表权奋斗。当时美国政府的态度则有些暧昧,虽然一方面仍承认中华民国政府,但又避免与之结盟导致承担政治义务和再度卷入中国内战;另一方面又担心共产中国拿下台湾这个位于西太平洋、具战略价值的岛屿。因此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迅速派遣第七舰队前来,宣布“台湾海峡中立化”,并称台湾地位必须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复、对日和约的签订或经由联合国考虑盘算将台湾地位模糊化。如此一来,即使日后中共政权正式剿灭中华民国政府,也无权提出对台湾的主权要求。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甚至还考虑过将台湾收作日本的一部分,共同置于驻日盟军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的管辖之

面对美国的举措和声明,北京自然不会默不吭声,时任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的周恩来
立刻抨击美国违反《联合国宪章》,武装侵略中国领土。接着在苏联代表马里克(Yakov Malik19508月轮值担任联合国安理会主席的优势下,中共政权借机于提出“控美侵台案”,希望透过联合国的制裁,令美国再无干涉中国内战的借口,同时也宣传自身,增加取得联合国席次的机会。美国代表奥斯汀(Warren R. Austin)对此回应,美国对台湾并无领土或军事野心,并重申“台湾地位未定”,进而欢迎联合国审议台湾问题或派员前来调查。

美国的声明转移了焦点,企图将控诉案转为讨论台湾地位问题,这不仅招来苏联代表马里克的驳斥,连中华民国驻联合国代表兼驻联合国安理会代表蒋廷黻也不同意。蒋廷黻反对将控美侵台案列入议程,因为这隐含承认中共政权代表全中国的意味,对台湾问题的讨论,更等同否决中国对台湾的主权,这内外因素加总起来,都是对中华民国政府合法性的质疑。因此蒋廷黻声称中共仅是苏联的傀儡、不能代表中国人民,连向安理会提案的资格也没有,他更强烈反对马里克依循《联合国宪章》条文邀请中共政权代表出席议事的建议,甚至扬言动用否决权,反驳邀请中共代表出席仅是程序问题、而非挑战中国代表权的实质问题。但对台湾地位的维护,蒋廷黻碍于美国压力,仅能含糊的表示此时不适合讨论这法律问题,然后重申台北是中国的合法代表,对台湾岛具合法权利。

结果当安理会于
1950929日的第506次会议上,以9票赞成、3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邀请案时,蒋廷黻的意见惨遭忽略,他高呼自身的反对票是执行否决权,没想到安理会月的轮值主席、英国代表贾柏(Gladwyn Jebb)却斥责常任理事国,若任意施行否决权会妨碍联合国运作,自以多数决通过,显见当时中华民国政府地位的低微。蒋廷黻出于无奈只能让步,改提议将争端交付国际法庭裁决,希望能拖就拖,但贾柏再以送交国际法院费时为由,直接宣布缓议。蒋廷黻愤而抗议,贾柏便又让安理会表决一次,结果再度通过,邀请中共政权代表出席一案就此底定,蒋廷黻的努力宣告彻底失败。

中国大陆代表团由周恩来在国内直接领导,并指示联合国之行的宣传重点(图源:VCG)

中国大陆方面接获联合国邀请后,派出以外交部苏联东欧司司长伍修权为首的9人代表团飞抵纽约。不过,在1127日安理会正式开始讨论控美侵台案之前,美苏之间又进行了一回较量,双方阵营为了该由美国代表还是北京当局代表先发言进行了冗长辩论,耗费了将近3小时,使得实质讨论顺延至次日。等到伍修权正式发表演说时,他痛批美国对台湾与朝鲜的侵略、联合国对“新中国”的排挤、台湾属于中国的论证,称台湾根本不存在什么地位问题,并要求谴责和撤出美国在朝鲜与台湾的军队,让朝鲜问题由南北朝鲜人民自行解决等。由于这是中共建政后首度于国际场合发声,因此在演说时展现强大的民族自信以宣示“新中国”的地位,伍修权便说道我们痛骂了人家,这可以说百年来中国的屈辱外交翻了过身,过去外国人都可以骑在我们中国人民的头上,现在全世界对我们的态度全变了。伍修权还回忆不论是发言的内容,还是演说的声音,都把会场给震动了,就像把中国人民憋了多年的气,一下子吐出来了,正可见其充沛的自豪感。

尽管随着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上的败退,中共政权与联合国的矛盾日趋激化,控美侵台案”也因美国为首的阵营反对而被否决,但北京在这趟联合国之行仍达到内外双重效果。对内因团结人民发起反美斗争而凝聚和动员民心,并消除了国内旧有的亲美势力。对外则彰显自身是有效统治中国大陆的政治实体,于宣传上动摇中华民国政府的合法性和传达政治理念,同时也累积观摩和学习国际事务的运作经验,并搜集美国舆情以了解其动态。虽然中共政权并未成功取得联合国席位,但此行已刷新国内外耳目,收获可谓相当丰富。

至于美国,虽然始终否认北京当局的控诉,但却不反对邀请中共政权代表出席联合国,其主要目的是趁机让台湾问题国际化,宣扬“台湾主权未定论”,同时透过北京的强硬姿态来制造其负面形象,鼓动国际间对共产中国的围堵。此外,一旦开启邀请中共政权代表出席联合国的先例,往后也能比照邀请尚未加入联合国的日本或韩国代表出席特定议题,为美国张目。

而在此攻防战中最窘迫的恐怕非中华民国政府莫属,其不仅未能阻止
“控美侵台案”的成立,等于让联合国变相承认中共政权的存在;也未能阻止中共政权代表出席,令北京有机会在国际场合宣传自身的地位与实力,削弱中华民国政府的合法性;启用的否决权更直接遭到无视,严重打击常任理事国的威信!

在台湾问题上中华民国政府也无法坚定维护,虽然两岸均声明台湾属于中国领土,但“中国该由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来代表始终是双方的攻防重心,因此中华民国政府无法直接附和中共政权的台湾主权声索,但又碍于依赖美国的保护而无法对其据理力争,对联合国亦是如此,左支右绌下,最后仅能软弱的声言台湾未遭受美国侵略、中共政权无法代表中国人民云云。虽然最后“控美侵台案”未成立,但中华民国政府的式微已暴露无遗,这注定其愈趋仰求美国支持的外交走向,最后遭国际社会边缘化,也仅仅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撰写:塗柏鏗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