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乃伊入药 古代欧洲医学的神秘偏方

+

A

-
2018-06-25 06:10:02

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开赛近两周,历经两轮小组赛后,埃及队已吞下两败,将成为率先被淘汰的队伍。而在欧洲冠军联赛2017至2018年赛季左肩受伤的“埃及梅西”─萨拉赫(Mohamed Salah),在世界杯前伤势已恢复六、七成,但在第二场比赛则是遭到地主队俄罗斯的严防下,没有太多发挥。远赴俄罗斯观赛的埃及球迷,许多皆以法老王装扮“应援”,转播也常以法老队代指埃及队,由此可见,即使在世界杯期间提到埃及,众人第一印象仍是法老王、金字塔、人面狮身像,埃及球员萨拉赫也被称为“埃及王子”或“埃及法老”。作为埃及重要文化符号的木乃伊,也屡屡做为影视题材活跃于世人面前。

埃及球迷,以法老王装扮“应援”(图源;新华社)

古埃及木乃伊,实为其宗教观之产物。古埃及人相信人死后会复活,为了让人们能够顺利在来世复活,必须将死者的尸体保存良好,这样死者的灵魂才能顺利找回躯体,死而复生。这就是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的原因。

木乃伊是人为制成的干尸,为古埃及宗教观中最重要的仪式之一。从现今考古出土许多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的器具与壁画,可以看到古埃及人对于死亡之重视。首先祭司会清洗死者躯体,后取出内脏器官,放至四个卡诺皮克陶罐(Canopic jar)中,唯独心脏不会取出,因为古埃及人相信,心脏在死后的审判仪式中有重要地位。阿努比斯神(Anubis)会将心脏与代表真理的玛特女神(Ma'at)的羽毛,一同放在天秤的两端秤量,天秤若是倾斜,灵魂就会被怪兽吃掉而失去死后复活的机会。

祭司也会将大脑取出,再用树脂填充尸体的大脑与内脏器官。之后再将泡过的亚麻布一层一层缠绕上去。古埃及这道制作木乃伊的工法,是历经漫长时间、慢慢实验才确定的,古王国时期的木乃伊并没有取出内脏器官,大多都容易腐烂。最后不只法老王室可以制作木乃伊,连平民也能制作木乃伊,不过简陋许多。但也因为制作木乃伊涉及人体的解剖学,让古埃及的医学相当发达。

如今木乃伊是古埃及学与各大博物馆争相研究的重要文物,但是在19世纪前的欧洲,却是重要的药材。在近代医学兴起前,欧洲深信古代偏方的疗效,其中含有怪异、恶心、神秘的成分,木乃伊就是其中之一。

制作木乃伊是古埃及宗教观的重要程序(图源:VCG)

“Mummy”一词,源自于波斯语“mūmiya”和阿拉伯语的“mūmīya”。Bitumen,也就是沥青,是欧洲中世纪常见的一种药物。波斯人将“bitumen”称为“mumia”(英语的wax 蜡),同时也把制作木乃伊所需的材料称为“mumia”。欧洲人在无从分辨波斯人口中“mumia”,到底是指沥青或是木乃伊的情况下,则因为找不到天然沥青bitumen,只好收购“mumia”(木乃伊)当作药材。

木乃伊药粉的“疗效”让欧洲趋之若鹜,在市场需求下,甚至有了走私木乃伊的行业,更有不肖商人贩卖起黑心木乃伊。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竟然将刚下葬不久的尸骨挖出研磨成粉,假冒成木乃伊贩卖。

此事在中国明朝时也有历史纪录,首次出现在明代陶宗仪的《辍耕录》,这段文字也被李时珍收录在《本草纲目•人部》中,就名为“木乃伊”:

“天方国有人年七八十岁,愿舍身济众者,绝不饮食,惟澡身啖蜜,经月便溺皆蜜。既死,国人殓以石棺,仍满用蜜浸之,镌年月于棺,瘗之。俟百年后起封,则成蜜剂。遇人折伤肢体,服少许立愈。虽彼中亦不多得,亦谓之蜜人。陶氏所载如此,不知果有否?姑附卷末,以俟博识。"

不过这个药材在天方(今阿拉伯地区)也十分少见,李时珍对于“蜜人”的疗效存疑,因此仅记载在卷末。由此可见,东西方在过去皆有怪诞的“吃人”情事,所幸今日医学昌明,木乃伊也已成为重要的文化资产受到保护,毋须担心被挖出磨粉做为偏方药材。作为文明古国的埃及,除了现代球员在世界杯赛场上驰骋的英姿赢得世人赞叹,其古代法老、金字塔、木乃伊的神秘面纱,尚有待后世一一去解密。

撰写:林君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