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与叶群扑朔迷离的关系

+

A

-
2018-06-22 05:36:30

1971年9月13日,中共中央副主席林彪与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以及机组人员等共9人在当日凌晨擅自搭机飞离山海关机场,在接近蒙、苏边境时又折返,最终坠毁于蒙古人民共和国肯特省首府温都尔汗附近的贝尔赫矿区南10公里(苏布拉嘎盆地),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事件发生后,留下的不仅是九一三事件的真相,还有林彪与叶群的之间朔迷离的关系。

林彪与叶群的合影(图源:VCG)

叶群聪明有学识

叶群,原名叶静宜,1919年生于福建省福州的一个官宦之家。其父叶琦是国民党的少将,有三房老婆。叶群是叶琦与其特宠爱的三姨太生下的爱女。叶群从小就聪明伶俐,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十四岁时,她被送到北京师大附中读书,中学毕业后,她考取了国民党控制的电台当广播员,并加入国民党的“CC派”组织。

1935年,叶群在国立北平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读书,与王光美是同班同学。叶群曾参加“一二九”学生运动,1936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比王光美早参加革命十年。她也有“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国家的兴亡”的革命经历。

“卢沟桥事件”后,在抗日救亡潮流的推动下,叶群也随其它爱国进步青年一道来到了延安,投奔革命。1938年,叶群任中国女子大学组教科科长;解放战争时期,在第四野战军司令部担任参谋、秘书、编译等职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教育部普教司副司长、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1960年恢复军籍后曾授上校军衔,这是与其能力、资历基本相称的。

据公开资料显示,叶群俄语水平不错,有文章报刊多次登过叶群翻译的文章。1962年6月3日,她署名叶群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古代一位优秀战略家——陆逊》的文章,不仅对魏蜀吴三国鼎立的形势分析得很到位,还提出富国、强兵、爱民是克敌制胜的根本,这样的水平在高级干部的夫人中是绝无仅有的。也成为叶群的政治资本。

林豆豆:叶群欺骗林彪

1943年,林彪和叶群正式结婚,在连生两子后,大多时都以随军家属出现在林彪身旁,名为林彪秘书,并未做什么工作。林彪从不交友,生活单调,身体不好不出门,不仅生活上对叶群依赖很大,在苏联时的应酬也全靠叶群,长期的经历使得叶群深得林彪信任。

1953年高饶事件之后,毛泽东提出:“林彪要准备到中央来工作。来中央之前,要注意熟悉全局,熟悉中央工作情况、人事情况,特别重要的是要认真读十来本马列主义的书。我认为他这个人的思想还比较深刻,但光有这点是不行的。一个负重要职责的高级干部,知识总要广一点才行,要渊博,光渊不博是不行的。”

1958年5月25日,在中共八届五中全会上,林彪被增选为中共中央副主席,排名第六。

人民网的文章指出,此时,林彪的思想逐渐向“骑上去”倾斜。为了趋利避害,林彪作了长期的观察和思考。叶群充当他的助手,倾听他的诉说,不时作一点补充,进行一些讨论,最后将他的心得记录下来。

中共党史研究学者高华也相信,在上世纪50年代漫长的十年中,叶群与林彪一同韬晦,闭关不出,深刻地研究宫廷政治和毛泽东,他们二人或者说叶群将毛泽东研究得十分透彻,二人一起制定了“捧毛”的策略。

不过高华认为,长期的经历使得林彪相信叶群判断力之准确,这样在文革中,叶群就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第一点就是控制林彪接触的信息;第二点是给林彪的意见和批示“把关”,所谓把关就是捧毛泽东、捧江青,所有送交毛泽东的文件一定要等叶群看过后才能送交,哪怕要迟一个小时,甚至迟一天,这都是林彪同意的。

与高华认为的操控不同,林立衡更进一步的将林彪叶群夫妇的关系描绘为“欺骗”。

这种观点贯穿《林立衡“九一三”后写给中央的材料》中,林立衡回忆称,林彪早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就多次嘱咐我:“我身体好些还能管住她(指叶群),要是我身体不行了,管不了她了,那时你可千万不能让她胡来。她政治上不行,你可不要听她的。”六四年后特别是六五年中央上海会议后,我和叶群之间的矛盾尖锐起来,就是因为我听了林彪的话,反对骗林彪。叶群多次对我和公开对工作人员说过:“不骗‘首长’,听‘首长’的怎么行?!要是听他的,早就完蛋了!什么时候听他的,什么时候就得完蛋,我们也都得跟着倒霉!听主席的,就不能不骗他。”对此,我对工作人员说:“‘首长’和‘主任’(指叶群,下同)之间是两条路线”,……六八年当林彪对我问及叶群时,我向林彪告发了六四年以来叶群干的坏事,林彪听了震怒,叱咤叶群后,给工作人员规定,不准叶群再见他。

荣辱与共

但是这种说法与林彪身边人的回忆有差距,林彪办公室秘书张云飞与林彪儿媳张宁的回忆中,林彪在与叶群的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而且大大小小的军事和政治方案都由林彪本人制定。

此外,也有不少学者指出,文革后,官方为了维护毛泽东,把毛和江青切割。林豆豆为了护林,也机械地仿照;如此这般地切割,结果适得其反。

林、叶荣辱与共,政治上是一体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文革史研究者余汝信指出,这是林、叶关系的基本点。林彪、叶群家事中无关大局的磕磕碰碰,远不能置换这个政治上的基本点。林立衡为了强说“林彪是被骗的”,扭曲了这一基本点,强将林、叶进行政治上的切割,就如官方为了维护毛泽东,强将毛泽东、江青进行政治上的切割一模一样。官方称,坏事都是江青干的,毛是被江所利用;林立衡则说,“坏事”都是叶群做的,林彪是不知情或被骗的,两者显然都不是事实。

文史作者天穹进一步指出,叶群没有中央分配的独立的工作,她的工作几乎就是中央和林彪的联系人、军委办事组和林彪的联系人。且叶群在文革的重大问题上几乎没有单独的意见和态度,林彪的利益和荣辱就是叶群的利益和荣辱,这点叶群很清楚,也是叶群一切行为的出发点。

因此,林彪放权叶群林办主任一职,给了她参政并干政的巨大舞台。1969年,在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林彪作为接班人写入党章,叶群也当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这绝非高华所说的叶群是为了实现夫贵妇荣的梦想而单方面的努力。

而这一对夫妻确实是荣辱与共了,1971年9月13日,林彪与叶群葬身沙漠。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