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为何要置一乡下女孩于死地

+

A

-
2018-06-19 05:44:16

宋朝时曾发生一起情节简单的伤害案,未曾想,围绕着起伤害案,官员进行了一场马拉松式的大讨论,几乎贯穿了神宗朝(1067年至1085年)始终。直到17年后,司马光将伤害案的主角——一名乡下女子改判死刑,这起案件才真正完结。

宋神宗几次下旨才使阿云免于死刑(图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这起案件在《续资治通鉴长编》、《文献通考》、《宋史·刑法志》及《许遵传》中均有记载。

据记载,熙宁元年(1068),登州女子阿云在为母服丧期间,由父许聘韦大,尚未完婚。她嫌韦大丑陋,又无处逃遁,遂趁其睡觉时以刀劈砍,未死,断其一指。

登州府审讯后,依《宋刑统》“谋杀人者,徒三年;已伤者,绞;已杀者,斩”之条以及案发前数月神宗所颁新令“凡谋杀致人受伤,司法官经审问,将要纠举时,罪犯自首,依照谋杀罪减刑二等论处”,判处阿云流刑。在这个的基础上,知府许遵在奏报中主张,阿云“纳采之日,母服未除,应以凡人论”,依新令可以减刑二等,不必处绞。

按照当时的法律,妻子谋杀丈夫是不可饶恕的十大罪行之一,必须处死。不过法律还规定,子女在服丧期间是不允许嫁娶的,这是不孝的行为。许遵认为阿云叔父的行为不合法,阿云和韦阿大的婚姻也就没有了合法性,他们只是一般人的关系,而且宋神宗才发布了一道圣旨,谋杀而导致他人受伤,在司法人员讯问时主动供述案情即自首的,可以降两级处罚。

不过刑部和大理寺通过审理一致认为,即使阿云与韦阿大不是夫妻关系,作为一般百姓故意谋取别人性命而导致别人伤亡的,也必须被判处绞刑。

这时事情又发生了戏剧化的转折。许遵被调往大理寺任大理寺卿,这是大理寺的最高长官。针对刑部的判决,许遵指出:“刑部定议非直,云合免所因之罪”,即刑部的判决也是不正确的,阿云应该从轻发落,如果不论青红皂白,“一切按而杀之”,就会“塞其自守之路”,不符合“罪疑惟轻”的断案原则,请刑部再议。

御史台的官员知道了这个事,指责许遵妄法:“遵不伏,请下两制议”,紧接着,朝廷令翰林学士司马光、王安石同议。就这样,一件极为普通的伤害案,最终成为王安石与司马光交锋的舞台。

王安石和司马光“二人议不同,遂各为奏”。王安石支持许遵,判阿云有期徒刑;司马光支持刑部的观点,继续要求勒死阿云。

王安石的断案依据来皇帝自首可从轻发落的诏令,司马光要勒死阿云的依据来自《宋刑统》:杀人时,“于人有损伤,不在自首之例”,所以阿云不能自首。但是,在《宋刑统》中还有一条解释,“因犯杀伤而自首者,得免所因之罪”,根据这一条解释,阿云仍然可以活命。

双方争论不休,绝不退让。“翰林学士吕公著、韩维、知制诰钱公辅”等人皆支持王安石的意见,“以为宜如安石所议便”。司马光也不会善罢甘休,一时间“廷论纷然”。

这起案件表面上是自首之争,实际上很难与党争的大背景切割。

那个时代,皇帝诏令的权威性是不需要论证的,而刑法解释条款的重要性也是不能否定的。如果以皇帝的诏书为准,就证明皇帝的旨意对法律有最终解释权,皇帝的旨意可以对法律进行修改和变更,而这是王安石推行变法的基础。

在双方僵持中,宋神宗于次年二月庚子下诏“今后谋杀人自首,并奏听敕裁”,在敕律冲突中以敕破律。同月,王安石拜参政知事,开始主持熙宁变法。

对于司马光等朝臣来说,这种结局他们绝不接受。此后,不仅刑部和御史台联合抗议,拒不执行庚子诏书,更把矛头直接对准了王安石。

是年八月,宋神宗再次下诏:“谋杀自首及按问欲举,并依今年二月二十七日敕施行。”至此,争论了一年之久的谋杀自首之法乃定,此案以宋神宗下诏、王安石之议得胜、定“谋杀伤首原法”、刘述等六人贬官、阿云免死定案。神宗的按问首原敕令成为全国通行的法律,熙宁变法也在王安石的主持下全面推行开来。

没过多久,朝廷大赦天下,阿云被释放回家。

元丰八年(1085年),支持变法的神宗病逝。哲宗元祐元年(1086年)司马光执政,他除了尽废新法外,更将“阿云案”重新翻出进行审理,将阿云改判死刑,为此案彻底画上了句号。

撰写:栾泠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